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百岁世子妃 > 第23章
    萧梓妍说完就要上前查看,却不料皇上突然发火:“不用看了,都拉出去砍了,将裴大小姐抓起来等候发落。”

    黎念挑眉,这么草率?

    连慕司宸也微微皱眉,皇上为何这次这么着急下决定?

    “陛下!”黎念突然开口,所有人看向她,“臣女若是能找到真正的幕后真凶呢。”

    皇上眯眼,有些浑浊的眼中不失锐利,当着那么多人的面,他也不好不分青红皂白执意将事情压下去,只好耐着性子:“你有什么办法?”

    “臣女想看看清荷和迎春。”

    “父皇。”一直待在人群中看戏的萧怀祯突然上前,“若是裴大小姐能找到刺杀母后的真凶,那是最好不过了,也好让大家看看到底是南临国谁家这么大胆挑衅咱们。”

    南临国正是改朝换代的时候,朝堂上也分了好几股势力,皇上自然是知道的,看了眼身旁的汐贵妃,有些疲惫地摆摆手:“朕给你一盏茶的时间找出来,否则就别怪朕不客气了。”

    一盏茶?众人皆惊,说会儿话就一盏茶了,怎么可能找到凶手?

    黎念却不觉得为难,起身行礼:“遵旨。”

    起身后看了眼慕司宸,慕司宸微微点头:“已经让人去抓了。”

    黎念松了口气,她有个想法,但愿不是真的。

    黎念先来到迎春身边,示意先松了迎春,禁军得到皇上的同意后松手,迎春瞬间弹起,冲着皇后方向,黎念退后一步,让了个空隙,慕司宸下一瞬点住迎春的穴道,让她动弹不得。

    黎念点头,这才上前查看迎春,然后顿了一下,看萧梓妍:“公主能否帮个忙?”

    萧梓妍正被黎念和慕司宸刚才一连串没有商量却熟练的配合激动地星星眼看着他们,正感叹不愧是男女主,就听见黎念叫她,赶紧跑过来:“怎么了?”

    “劳烦公主在她头顶处看看是否有异物。”

    黎念退到一旁,将空间留给萧梓妍,身旁慕司宸在宽大的衣袖遮挡下暗自捏了捏黎念垂在一旁的左手,黎念一僵,却没有躲开。

    慕司宸小声询问:“还能撑住吗?”

    这一天黎念又是新伤添旧伤,又是应付刺客的,脸色本就不好看,看起来像是随时会倒下一样。

    黎念几不可查地点点头,眼睛盯着萧梓妍的动作,心中有些紧张,但愿和那人无关。

    “这里。”萧梓妍停下手中的黑乎乎的石块,指着迎春头顶一处,“这里有东西插进去了。”

    下面看着的公子小姐们已经调整好心态,反正已经安全了,而且哪也去不了,此时看着前面的一切就像是在看戏一样,听着萧梓妍说找到了,都精神一振。

    眼看着萧梓妍一点点从迎春头顶吸出来一根手指长的银针,众人齐齐倒吸一口凉气。

    黎念在看见那针之后,脸色一白,一口气卡在喉咙里:“咳咳......咳咳......”

    下一瞬,一只宽大的手轻轻扶上她的背,一股深厚绵柔的内力传过来,黎念瞬间感觉好受不少,慕司宸声音轻柔:“没事吧?”

    黎念顺手抹了嘴边的血色,止住慕司宸的动作,摇头:“没事。”

    接过来那根银针,眼神复杂,慕司宸盯着她的侧脸,他还是第一次在黎念脸上看见一丝属于人的情绪,以前不管是黎念喜怒感觉都像是表演,假的很,这次的情绪才是真真正正属于她的,但是他并不喜欢。

    是想起谁才会露出这种带着怀念又有些失望的情绪?

    “那是什么?”

    皇上也看见了,皱眉询问。

    萧梓妍还没说话,慕司宸已经沉声回答:“回皇上,臣看着像是傀儡术用的傀儡针。”

    黎念倏然抬头看他,他怎么会知道......

    “傀儡术?什么东西?”

    “皇上,如果允许的话,可以让千影过来一趟,他曾经学过这个。”慕司宸不慌不忙地回答。

    慕司宸身边有七个贴身影卫,这或多或少都见过,皇上也不惊讶,只是:“你说这东西能控制人?千影学过?”

    慕司宸恭敬地回答:“是,千影幼时曾有幸跟着千手公子陆羽学过两年,虽然学的不精,但是也用过几次,臣见过,所以想起来这种针可能千影知道的多些。”

    皇上点头:“那就让他来一趟吧。”

    “是。”

    “陛下!”一个禁军匆忙而来,“在福宁殿附近可疑人,动作太快没追上,臣已经让人接着搜捕,只发现这把琴。”

    一张毫不起眼的普普通通的琴,黎念皱眉,普通的琴居然都能在这么远的地方控制人,来人傀儡术十分高深。

    在后宫居然有这么多刺客遍地跑,皇上脸色阴沉:“一定要抓住。”

    “是。”

    萧梓妍将清荷头上的针也取出来,迎春悠悠转醒,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是自己一条手钻心的疼,身上都是血迹,有些惊恐地看向自家小姐。

    黎念用力捏了下她的手,让苑儿照顾她。

    等着的时候,皇上才重新审视眼前的人,已经换了身衣服,不知道是谁的浅蓝色收腰广袖罗裙,裙边碎碎地点缀着珍珠芯茉莉花,随着步伐起舞,步步生香一般,一头乌发盘起个精致的发髻,白玉缠丝步摇金贵又优雅,两条细细的流苏垂至耳畔,一张绝色的小脸此时有些失血的白。

    裴家那个从小养在庄子里的大小姐?皇上只是听裴行说过一次,原也没有放在心上,今日黎念遇事不慌,一派从容的样子极其耀眼,尤其是和这些娇柔的大小姐们一比较,黎念身上的气魄更加独特。皇上垂眸,看样子是时候让人查一下裴家了。

    但是面上还是随口关切:“听说裴小姐为了救瑾儿受了点伤,没事吧?”

    黎念正想着自己的事,听见后面不改色地行礼回答:“回皇上,一点小伤而已,不碍事。”

    “父皇,”萧怀瑾奶呼呼地拉着皇上的衣袖,“这位姐姐是为了救瑾儿才受的伤,五姐姐说伤口再深一点胳膊就保不住了,你别罚这位姐姐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