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百岁世子妃 > 第25章
    “裴大小姐,咱们又见面了。”

    欧阳暮一身官服,比上次看的有威严了许多,有点铁判官的味道了。

    黎念回礼:“欧阳先生。”

    欧阳暮做了一个请坐的手势:“此次带的人不多,可能得麻烦各位小姐多等一会儿了。”

    “无妨,反正她们也没事干。”

    欧阳暮狭长的眸子半笑不笑,彬彬有礼:“那么,裴大小姐觉得平时迎春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吗?”

    “没有,平时很正常。”

    “哦?”欧阳暮执笔在宣纸上写了两句,然后停笔想了想,歪头问,“裴大小姐有什么发现吗?”

    黎念也学着他歪头,眨眨眼:“欧阳先生觉得我发现了什么吗?”

    欧阳暮笑容更深:“没有,就觉得迎春是你的丫鬟,你应该比我们了解她,可能会发现一些我们发现不了的线索。”

    “那让您失望了,我当时并不在现场。”

    “裴大小姐是认为凶手是在现场临时挑的人?”

    黎念微愣,果然是应天府的二把手,这份心思让她都差点绕进去。

    “欧阳先生认为呢?”

    欧阳暮并没有直面回答这个问题,话题一转:“裴大小姐可知道傀儡术?”

    “不知。”

    “长宁公主可不是这么说的。”欧阳暮目光凌厉,“而且听说当时是你提出找傀儡针的。”

    黎念和他对视:“当时的情况都看出来迎春是被控制的,长宁公主没跟先生说吗?她当时也要检查来着。”

    “可是公主却没想到会是有人在迎春身上动手脚,她还以为是药物之类的,所以才提出查看。”

    黎念垂眸,欧阳暮不等她说话,从一旁拿过来一根银针递过来:“裴大小姐,能帮我拿一下吗?”

    黎念顺手接过来,不明白他要干什么。

    欧阳暮眸光一闪:“果然……”

    “裴大小姐也会傀儡术吗?”

    银针掉落,在这寂静的偏殿里清晰可闻。黎念错愕地看着欧阳暮:“什么……”

    欧阳暮不紧不慢地蹲下身将黎念掉落的那根银针捡起来放好,这才看向黎念:“千影说傀儡针和一般银针不同,针头格外脆弱,要么有特定的工具,要么就得注意拿针的姿势。”

    拿针的姿势……

    黎念瞳孔微缩,刚才她怎么拿的?

    “我不明白,我刚才哪里让欧阳先生怀疑了?”

    “刚才没有,”欧阳暮笑眯眯地看着她,眼中有一丝不属于他平时稳重形象的狡黠,“现在不是有了吗?”

    黎念咬牙,这个老狐狸!

    “所以,傀儡针要怎么拿?”

    欧阳暮摇头:“小心点不让针头断了就行,爱怎么拿怎么拿。”

    黎念轻呼一口气:“那欧阳先生是怀疑我了?”

    “但是你也没理由选迎春啊。”欧阳暮亲自给她倒了杯茶,笑眯眯地递给她,“兵不厌诈,莫怪!”

    黎念想起沈云澈手指那一圈红:“欧阳先生可知道要用什么工具?”

    欧阳暮轻抚下巴:“类似扳指或者袖箭之类的小巧机括。”

    “扳指……”

    欧阳暮凑近她,长长的睫毛随着他眨眼轻动,一点不像四十几岁的中年大叔,倒像是谁家的小少爷,十分无害。

    “你想到什么了?”

    黎念悄悄退后一步离他远点:“来的时候倒是在沈云澈手指上见过一圈红痕。”

    这个人心机深沉,说话不知那一句就被带跑了,还是离的远点好。

    “沈阁老的孙女沈云澈?”

    “嗯。”

    “唔……”欧阳暮眉头轻皱,思考着什么,“这样嘛……”

    “你知道是谁?”

    这表情怎么不像是惊讶的样子。

    欧阳暮回神,轻笑:“我这不是在查吗?”

    既不说知道,也不说不知道。

    黎念感觉跟他说话心累:“那先生还有别的线索吗?”

    “目前没有。”欧阳暮轻柔地整理一下衣袖,“不过我想大人和展耀那边应该有发现。裴大小姐可有兴趣一起听听?”

    黎念挑眉:“我?”

    “毕竟迎春是你的丫鬟,不想知道结果吗?”欧阳暮朝她眨眨眼,笑得很亲切。

    “好啊。”

    欧阳暮笑笑,让人将迎春带来。

    迎春虽然已经恢复神智,但是因为被抓的时候受了伤,所以失血过多有些虚弱。

    “小姐……”一看见黎念,迎春压抑了很久的情绪终于爆发,“奴婢没有……没有……”

    黎念大概检查一下她的伤口,不严重,都简单处理了,这才放下心。

    “我知道。”

    “小姐……”迎春泣不成声,“奴婢是不是给您添麻烦了?”

    “没有。”黎念拍拍她,“没事,将你知道的如实告诉欧阳先生就是,应天府会查清楚的。”

    迎春这才看了眼欧阳暮,欧阳暮依旧笑着看她,一派温和,让迎春安心不少:“嗯,奴婢相信白大人一定会查清楚。”

    黎念知道应天府在百姓心中位置不凡,倒是没想到只有应天府这一个名字就能安定人心。

    “迎春。”欧阳暮轻声开口,“你还记得自己刺杀皇后娘娘的过程吗?”

    迎春白着脸摇摇头:“不记得,我只记得在宴会上等小姐回来,突然就没了意识,然后就是被抓起来……”

    “中间过程不记得?”

    “嗯……”

    欧阳暮点点头:“那你失去意识之前跟谁接触过?”

    迎春回想了一下:“当时我在等小姐回来,然后二小姐说梅子酒很好喝,不自觉就将自己的喝完了。”

    黎念皱眉,怎么又跟裴若珠有关系?

    “然后呢?”

    “然后一旁的沈小姐说她还有,没动过,不介意可以给二小姐。二小姐很高兴接受了,见我闲着,就让我去拿一下。”

    迎春按着眉心,有些头疼,欧阳暮给她把脉,然后利落地拿起不知什么时候拿在手里的银针,在迎春虎口处扎了一下,迎春似乎轻松不少。

    “多谢大人。”迎春深吸一口气,提起精神接着说,“我就去将酒壶给二小姐拿回去了,然后依旧回座位上等小姐回来。”

    “还有吗?”黎念追问,“你怎么跑到皇后面前的?”

    “这个,我也不记得了,就在等小姐,等着等着就感觉眼皮睁不开了,再然后就不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