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百岁世子妃 > 第26章
    黎念和欧阳暮对视,迎春的反应确实是直接指向两个人,裴若珠和沈云澈,结合刚才黎念发现沈云澈的不对劲,似乎已经确定答案了。

    “来人。”欧阳暮突然喊,“将沈小姐请过来。”

    门外有人应下:“是。”

    欧阳暮指了指后面的屏风:“要先委屈裴大小姐了。”

    黎念无所谓地朝屏风走去,她在确实不方便。从这个角度隐隐能看见外面的情况。欧阳暮已经让迎春起来,自己又在宣纸上写写画画。

    但是他并没有等到沈云澈,展耀推门进来,看见迎春顿了一下,然后在欧阳暮耳边轻声说了什么。

    黎念看见欧阳暮眉头紧皱,脸上也有些不忿,但是很快收拾好情绪,最后还是有些无奈地摆摆手:“大人都这么说了,在下遵命就是。”

    “先生……”

    “行了,我知道的。”欧阳暮将东西收拾好,起身向门口走去,到门口的时候突然站住,“迎春姑娘没事了,可以回家了。”

    迎春愣愣地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没反应过来欧阳暮已经踏出去了,展耀往屏风这边看了一眼,也跟着出去了。

    黎念慢悠悠出来,若有所思。

    “小姐,这是怎么了?”

    黎念冷笑:“还能怎么?被人阻止继续查下去了呗。”

    迎春吃惊:“被阻止?怎么可能,那可是应天府啊,谁那么大权利……”

    蓦地,迎春不自觉捂住嘴,眼睛瞪的圆圆的:“不会是……”

    能号令应天府的,可不都在这皇宫了吗?

    黎念闭眼站了会儿,等这阵眩晕过去,才扶着迎春出去:“回去吧。”

    但是她也没有顺利回裴府,只感觉马车晃晃悠悠,黎念也没多想,她太累了,在车里闭目养神,苑儿因为照顾迎春单独坐了一辆马车。

    黎念醒过来的时候,马车不知什么时候回去已经停了。

    “到了吗?”

    因为刚睡醒,还带着浓浓的鼻音,不像平日里那么不近人情,有些憨憨的可爱。

    帘子被掀开,慕司宸笑语晏晏的出现:“醒了?”

    “慕司宸?”

    黎念皱眉,起身出去,这才发现外面天已经黑了,这里是一片荒树林,秋风萧瑟,看不见一点人烟,在夜色衬托下有些恐怖。

    “这是哪?”

    身上突然多了件披风,抵挡住四面侵袭的凉风。

    慕司宸这才回答:“出城了。”

    黎念疑惑地看着他:“出城干什么?”

    因为刚才睡觉姿势的原因,眼角微微带红,娇憨得很,慕司宸突然心跳漏了一拍,他还没见过黎念这么不设防的时候,是因为刚睡醒的缘故?

    黎念按了按有些疼的头,紧了紧披风,着凉了吗?怎么感觉脑子懵懵的。

    慕司宸回神,轻咳一声:“你没发现马车里熏香不对劲吗?”

    “什么?”黎念皱眉,熏香……

    她刚坐上马车的时候,确实闻见了熏香,因为味道很淡她自己本身带伤没精神,也就没在意,果然有问题吗?

    “谁?”

    慕司宸摇头:“问你啊,你得罪谁了?”

    黎念凝眉想了想,感觉脑袋更疼了:“想不起来……”

    “我就是出来的时候正好碰见你,本来想跟你说一声皇上同意咱们的婚事了。谁知道你的马车越跑越快,径直出城了,我感觉不对劲,就跟过来看看。”

    “然后呢?”

    “然后就看见驾车的两人想对你动手,这才出手将你救下来。我一开始以为你武功这么好,这么长时间不出手是想将计就计呢,谁知道你睡得这么死。”

    慕司宸有些揶揄地盯着黎念的侧颜,“要不然也不会将我也框到这荒郊野地了。”

    黎念四下打量,一边冷声道:“你太高估我了。”

    可是她实在想不出来谁会要这么快对她动手?

    这里确实荒无人烟,也不知道是城外哪个方向,黎念重新爬回车里。

    慕司宸惊讶:“你干嘛?”

    “黑灯瞎火的也看不见,等天亮再走吧。”

    慕司宸嘴边的“我知道路”就这么生生咽下:“也好。”

    黎念盘腿而坐,运功疗伤,这一天的折腾,不光胳膊疼,内息也纷乱不已。

    突然背后抚上一双温厚,一股醇厚的内力正缓缓输送至她体内,和浑厚内力反差的是,那内力似乎知道黎念此时消化不了太大的冲击,自动绵而散地输送过去。

    黎念也不客气,有人帮助总比她自己要快的多。

    不知过了多久,慕司宸只觉得掌下的身体越来越热,黎念的后颈都浮现一层不自然的潮红。

    心中一凝,慕司宸收了内力:“裴大小姐?”

    黎念双目紧闭,眉头深锁,脸色潮红,慕司宸伸手,皱眉,发烧了……

    “丫头!”慕司宸一边叫黎念,一边随手翻一下有没有应急的药物。然后发现这次进宫,不但没带兵器连药丸都没带一颗。

    “热……”

    睡梦中黎念痛苦地呢喃,一边伸手将身上披风扯下,似乎还是感觉自己全身发烫,黎念不自觉扯住领口。

    一片雪白的肌肤露在外面,小巧精致的锁骨让慕司宸下意识避开视线。

    有些笨手笨脚地将衣服扯回来,又将披风给她披上:“丫头,你发烧了,不能再受凉,忍忍。”

    慕司宸这次想在外面和黎念单独相处也不行了,这里没药,还是得赶紧回去找大夫,不然这丫头得烧傻了。

    慕司宸探出身,抽了一下马:“驾!”

    调整方向后,马车开始跑起来,慕司宸注意着方向,但是还得看着黎念不让她乱动,顿时忙的一头热汗,感觉打仗都没这么狼狈过。

    好在马车里虽然简单得过分,好歹还有凉茶,一点点喂给黎念后。

    黎念才有些舒服地松了眉头,似乎又要睡过去。

    慕司宸松了口气,睡着也好,他就可以专心驾车回去找大夫。

    谁知黎念刚闭上眼突然又睁开,直愣愣地坐起来,慕司宸一愣:“丫头?”

    黎念脑中突然涌现很多片段,电闪雷鸣的天气,一群黑衣人手持利刃,在山庄里屠杀,鲜血和雨水混在一起,血流成河。

    她跌跌撞撞地跑过来,就看见火光中尸横遍野的山庄,黑衣人现在火光外,冷冷地看着这一切。为首的黑衣人似乎感觉到什么,转过身来。

    电闪雷鸣中,那黑衣人的面目一闪而过……

    “慕司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