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大秦:公子丹,镇守边关八年 > 第四百零一章 战败
    可惜,刚刚在下令投降的时候,已经耗尽了所有勇气,颓废的面容仿佛一夜之间老了十岁,身上也再没有意气风发。

    除了怨愤的眼神,再也没有其他了。

    似乎为了保住最后倔强的尊严,沉声说道:“我要见赢丹!”

    “大胆!”车胄眼睛一瞪,冷声呵斥道:“公子的大名岂是你能随便直呼的!”

    “你!”

    堂堂大帝在众目睽睽下被一个低贱的奸商呵斥,气的咬牙切齿脸色涨红,脸上顿时挂不住了。

    收起手里的弯刀,就要威胁恐吓找回些颜面。

    轰!

    忽然,靠近上郡的谷口处发出一声震耳欲聋的巨响,连两边峭壁上的山石都在脱落。

    巨大的轰鸣声吓得东异族人急忙抱头,紧张的抬头望向峭壁。

    都清楚,这是秦人又在使用未知的新武器了!

    见到山壁没有坍塌,才心有余悸的松了口气。

    大帝刚刚升起的气势,也在爆炸之下跟着烟消云散,心里除了颓废再也没有反抗的心思。

    要不然惹恼了秦人把两边的峭壁弄塌陷,他们全部都要被活埋!

    只有靠近出口的前军清楚的看到,在一声巨响后,挡在前方的巨大石头轰然崩碎,一挑通道显露了出来。

    顿时,每个异族人脸上都露出惊恐畏惧之色!

    紧接着,一队秦兵拿着工具开始快速清理随时,拓宽谷口。

    毕竟是十万大军,要是谷口太过狭窄,单是排队出来投降恐怕就得折腾一天,那样只会徒增变数。

    万一性格暴虐的异族人不耐烦反抗,统统都给射杀了,岂不是浪费劳动力?

    “排好队,离开山谷集合!”

    峭壁上方,几名传令兵拿着铁皮喇叭大声的提醒。

    车胄咧嘴一笑,伸手虚引道:“大帝,请吧!”在广阔的野外,一支长长的队伍在缓缓前行。

    队伍中个个身穿兽皮或者藤甲的粗狂汉子,都垂着头,脸上挂着憋屈。

    因为在他们的手腕上,双手都被一条绳索仅仅绑住,成了大秦的俘虏!

    在队伍的两旁,一名名身披黑甲的秦兵手持长矛监督,要是有敢闹事反抗者,一律就地击杀!

    在队伍的最后,几名相貌粗狂的男子被单独隔开,周围骑兵环绕,每一个骑兵手里都拿着连弩,警惕的注视前方。

    大帝看着周围游走巡视的骑兵,心底升起一股无力感。

    他也不是没有想过抵抗,趁着血战之时杀出一条血路。

    如果是平原之上被包围,大帝就真拼死也要杀出去。

    毕竟十万骑兵在手,秦军大多以步兵为主,在平原之上真要逃跑很难挡得住。

    可是身陷山谷,两头的出口又被堵住,峭壁两边埋伏的秦军明显是有备而来,人数至少有一万!

    这么多人要是一人扔下一坛火油,恐怕整条山谷都会浸泡在火油中。

    到时候只需要一支燃烧的火箭,就能将十万骑兵烧成灰烬!

    况且既然想到了用火攻,干树枝干稻草什么的自然早有准备,这把火放起来,那才是真的人间炼狱!

    连性情残暴的大帝在一想到十万大军葬身火海的场景,也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在答应投降后,秦军清理了堵在谷口的碎石,然后让放下了兵器的异族人勇士列队走出去。

    刚走出山谷就看到外面列阵整齐的大秦步兵,手持长矛和盾牌,虎视眈眈的盯着这些投降的异族人。

    在军阵的最前方,是一排半蹲的弓箭手,如果异族人敢趁机逃跑,立刻就会被射成刺猬!

    异族人在被捆住双手后,就被列队带着往郡城的方向走去。

    毕竟,山谷里一片混乱,这十万俘虏是人挤人,等到全部放出来要是不立刻带走,还不知道会闹出什么幺蛾子!

    车胄听到召见,兴奋的一路小跑上了山崖,当看到下方排着长长队伍被带走的异族人俘虏时,激动的小心肝都要蹦出来了。

    这些俘虏,可都是自己深入敌后诱敌的功劳啊!

    远远看到被拥簇在中间的年轻男子时,就弯下了腰。

    小跑上前恭敬的行礼:“小人见过公子!”

    赢丹背负双手,眯起眼睛看了一眼恭敬行礼的中年男子,唇角微微上翘。

    淡淡开口道:“车胄,你可知罪?”

    车胄心头一颤,双腿不由发软,似乎刚刚深陷敌军的时候都没有如此发自内心的敬畏过。

    腰杆弯的更低了,额头冒出冷汗,垂着头急忙说道:“小人知罪!”

    “你错在哪了?”

    淡淡的询问声传入耳中。

    车胄后背已经被冷汗浸透,顾不得擦拭额头的冷汗,脑子里飞速思索。

    咬牙说道:“小人错在诱敌太少!若是能把全部异族人都诱导而来,公子就能一劳永逸了!”

    在场的将领们眼中露出了若有所思之色。

    如果这个也算罪名的,那还真可以定一个办事不利之罪!

    不过,公子素来仁厚,对下属也体恤有加,应该不会这样为难一个有功之人啊,奇怪……。

    赢丹眯起眼睛,淡淡开口道:“是谁给你胆子敢替本公子作出承诺的?”

    车胄心头一跳,急忙解释:“回禀公子,小人并没有替公子作出任何承诺!那些只是小人向大帝说了投降之后可能会有的好处,言辞中并没有说过半句是您让传达的话!

    至于他们会怎么想,那都是自己臆测,和公子无关!”

    “巧言令色,果然是奸商!”

    赢丹淡然一笑,说道:“起来吧,这次你有诱敌之功,之前的罪责全部免除了!另外,鉴于你这次的功劳,算作战功,爵至簪袅!”

    车胄心头一颤,脸上露出了激动之色,心悦心腹的拜下:“谢公子!”

    有了上郡最高统治者的特赦,悬着的心总算是落下。

    在上郡,赢丹就是皇帝,他的话就是圣旨,没有人敢违抗!

    说了赦免,那就没人敢再揪着不放!

    而且,封的爵位比预想的还要高出一爵,怎么能不激动呢!

    算作战功,意味着能自己升天了,爵位也能传给儿子!

    一旁,曹正淳脸上都笑开了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