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无极无上尊 > 第三章 或是年纪还小
    一股庞大又杂乱的记忆与夜晓原本的记忆融合,令夜晓突然间陷入了昏迷。

    夜晓做了个奇怪的梦,多了许多陌生又好像熟悉的记忆,记忆中有三个不同的自己。

    先是一号自己,在一个陌生的环境,和一个好像好厉害的对手在战斗,战斗中自己抬个手日月星汐云起云灭,弹个指空间震荡百万里。

    接着是二号自己,好像和一号自己一样的环境,同样的在和一个好像很厉害的对手在战斗,同样的自己抬个手阴阳逆乱乾坤颠倒,弹个指山河破碎日月无光。

    等等,这怎么这么熟悉,这不是一号自己和二号自己么,他好像自己和自己在战斗,就是一号自己和二号自己在战斗,好奇怪。

    还没想明白,就到三号自己的画面,身在一个很奇怪又感觉很正常的地方,金属般的卧室,新奇的风格,到处都是灰白色,一个什么东西一直发着光照亮整个室内,三号自己坐在一透明的什么东西做成的窗边,看向外边一颗一颗硕大的星辰,在乱想着什么爱情东西。

    画面转的很快,不时变成一号自己,很年轻,修行路上披荆斩棘,不时变成年轻的二号,在血火中厮杀,又不时变成三号自己,在静谧的屋里观看一个铁盒子上映出的会动的影画......

    三个不同的自己,不同的经历画面交织,有壮志凌云意气风发,有大起大落灰心落寞,有成功的兴奋,有孤独的煎熬,有相伴的欢愉......

    一个一个画面不断的出现,夜晓渐渐的混乱迷茫,我到底是谁?一号?二号?还是三号?没有人回答。

    ......

    距夜晓昏迷的半年后,记忆画面变幻已经没有一开始那么频繁,

    沉浸在记忆梦境中的夜晓还是无法自拔,他已经彻底迷糊,当前他沉浸在一幅画面中,是一号的自己,在一个密室里,在炼制某种丹药。

    渐渐的,好像有什么声音自心神传来,“晓儿,娘做了你最爱吃的莲子羹,你醒醒,你快醒醒,快醒醒...”

    声音有些哽咽,不知为何夜晓突然心中一痛,炼制丹药的画面突然破碎,一道光刺入眼帘。

    “娘。”夜晓下意识的喊。

    “啊,晓儿你醒了?你终于醒了,终于醒了,呜呜。”一道身影瞬间将夜晓拥入怀中,语无伦次:“醒了就好,醒了就好。”

    熟悉的身影,熟悉的怀抱,夜晓没有反抗,迷茫的双眼打量着熟悉的环境,简单的房间,简单的床铺。

    “这是哪里?这次是谁?我是谁?”被紫衣抱在怀里的夜晓茫然自语道,脑中瞬间闪过一幕幕往日的记忆,“我是夜晓?”

    似乎听到夜晓的自言自语,紫衣松开夜晓,对夜晓仔细检查一遍又一遍,见到夜晓眼里尽是迷茫,哽咽道:“说什么胡话?你是伤到记忆了么?告诉娘,你还记得娘吗?”

    娘?夜晓迷茫的看着面前熟悉的身影,一股明悟出现在心中,这就是自己的娘亲,我是夜晓,不是那三个梦中的自己,对,我是夜晓,眼前不是梦!

    一时间,夜晓眼中迷茫尽去,轻声对紫衣道:“娘,孩儿不孝,让您担心了,孩儿没事,孩儿记得,孩儿只是刚醒来,一时迷茫。”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紫衣又一把将夜晓拥入怀中,好一会又突然松开道:“晓儿,你饿了吧,你肯定饿了,莲子羹才醒来,娘现在给你去盛。”

    说完急急忙忙去盛莲子羹了。

    在紫衣离开的一会儿,夜晓用力的捏了下自己,很疼,这才是真实,那梦中的自己怎么回事?想着,脑里闪过无数记忆,啊,头很疼,夜晓立马不敢想下去。

    不一会儿,紫衣便端着一碗莲子羹回来了。

    夜晓缓慢的吃着,紫衣慈祥的看着。

    “娘,我睡了多久?”夜晓放下手中的碗问道。

    “半年了,半年前小月儿将你背回来,说你突然昏倒了,本以为你只是修炼过度累倒了,谁知你迟迟不醒来,去请大夫,大夫说你身体并无大碍,却不知为何你迟迟醒不来,束手无策,你可知你吓死为娘了,你可是现在为娘唯一的依靠寄托了,你要是出了事,为娘怎么办,呜呜...”紫衣说道,说着说着又掩面哽咽起来。

    “娘,孩儿没事,孩儿不会有事,您别伤心。”夜晓慌声道。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紫衣擦了擦眼泪,道:“当初多亏了小月儿背你回来,这丫头天天都来看望过你,你要好好感谢她,知道么。”

    “嗯,我知道。”夜晓应道,好像昏迷他昏迷前确实是和小月儿在一起。

    “还有,你父亲夜尘前段时间也来看望过你,现在你醒了,要去报个平安,明白么。”紫衣又嘱咐道。

    “我明白。”夜晓听到父亲这个词,一时心情复杂,却还是应道。

    “不要胡思乱想,咱们不能奢望太多,知道么。”似乎是看出夜晓心情,紫衣说道:“好了,小月儿现在应该快回来了,我去看看,顺便通知她你醒了,这丫头可担心你了,你醒了她肯定很开心,让她来陪陪你。”

    紫衣刚起身要走,夜晓拉住了她:“娘,别走,我只想您陪陪我。”

    紫衣怔了怔,慈祥地把夜晓抱在怀里。

    相默无言一会儿,紫衣突然开口道:“小月儿这丫头,看得出她挺喜欢你,这丫头长得水灵水灵,是个美人胚子,现在你们还小,等你们长大些给你提亲怎么样?”

    夜晓静静的没有说话,只想享受着这一刻的温暖,梦里孤独又无情,何有此刻的温馨。

    见夜晓不说话,紫衣又自言自语道:“这丫头平时对为娘挺有礼貌的,将来应该也贤惠,很适合你,家世呢,倒也是符合咱们的身份,你是夜尘的儿子,她是夜家管事的女儿,算不上高攀地攀,挺门当户对的,刚好当初你父亲给了为娘的一笔钱财还可以当彩礼,如果你在夜家表现出色些,得夜家看重,或许也可以找个世家小姐做媳妇,等你娶妻生子,为娘也安心了。”

    夜晓听着,却没有说话,想着小月儿?做媳妇?好像也不错。以前没想过,也不懂,现在倒明白了,而且他对一起长大小月儿还是有好感的。

    紫衣依然自言自语着,仿佛夜晓就要长大结婚生子,幻想着当上婆婆等,除了这些,又说着一些七姑八婆都知道的事,比如说夜家哪个哪个公子小姐怎么样怎么样,哪个哪个管事女儿怎么样怎么样,最后还是小月儿门比较适合当媳妇,为夜晓娶媳妇操碎了心。

    紫衣似乎还想再讲点什么,就在这时,一道声音在庭院中传入屋里。

    “紫姨,我来看看夜晓哥哥了。”

    一道身影进入房中,不正是小月儿么。

    “啊,夜晓哥哥你醒啦?”小月儿快步冲到夜晓面前将夜晓抱住,眼睛通红道:“夜晓哥哥,你终于醒啦,小月儿好担心你。”

    被小月儿抱住,夜晓有些无措,双手无处安放,轻轻道:“我醒了,没事了,你不用担心了。”

    紫衣微笑看着二人,悄悄对夜晓使了个鼓励般的眼色,然后轻步地离开了房间,将空间让给了夜晓和小月儿。

    一会儿过去,似乎觉得自己抱得有点久,小月儿松开了夜晓,脸色微红的问道:“还有什么不适吗?有没有留下什么后遗症?”

    “没有什么不适,你不用担心。”夜晓伸手摸下小月儿的头,轻声道。

    “真的吗?”小月儿将信将疑,在夜晓身上,上上下下检查一番。

    夜晓任她施为,无奈道:“真的。”

    没查出什么问题,小月儿高兴道:“没事就真的太好了,我都担心死你了。”

    夜晓笑了笑,心里很温暖。

    “那你饿吗?我去给你带吃。”小月儿又道。

    “...”为啥有种熟悉的既视感,夜晓拉住了小月儿,道:“刚刚吃了莲子羹,不饿。”

    “哦。”

    “...”沉默了一会儿,似乎不知道说什么,小月儿开口了了,讲起了近来所发生的的事,比如说夜家某某少爷和谁谁谁挑战赢了,某某小姐斩杀了什么妖兽而回,是她偶像等等,都是小月儿所关注的事,说夜晓肯定不知道,也的确不知道,夜晓都在昏迷中。

    “夜晓哥哥,你知道吗,文杰少爷好厉害,在一个月前突破到了聚元境,其他少爷都打不过文杰少爷了。”小月儿带着崇拜对夜晓说道。

    夜晓笑着没有说话,就像听到一个陌生人,不过聚元境了么,夜晓若有所思,确实挺天才。

    小月儿没有听到夜晓回话,好像想去了什么,偷偷瞧了眼夜晓,见夜晓脸色好像没变化,赶紧夸道:“夜晓哥哥也很厉害的,若不是昏迷,肯定也突破了。”

    夜晓笑了,自家人知道自家事,就以前的他,昏迷前才启灵四重境界,拿什么突破聚元境?不出意外,不可能比得上夜文杰,连夜家其他少爷小姐也比不上。不过现在的他,对夜文杰已经没有那些执念了,梦境的经历太真实,让夜晓颇有些大彻大悟的味道。

    夜晓不想继续这个话题,伸手抵在小月儿嘴前让小月儿停止说话,认真道:“我娘说,是你将我背回来的,谢谢你。”

    不知是因为动作的原因还是夜晓突然道谢的原因,小月儿脸上红红,支吾道:“不...不用谢,那时我不是去找你一起回来么,谁知你突然昏迷了,换个人去找你也会背你回来的。”

    夜晓微笑,更认真问了一个昏迷前想过的问题:“我娘说我昏迷的时候,你天天来看我,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以前懵懵懂懂,现在醒了,他想确认下。

    “我们从小一起长大,你昏迷了我当然要来看你,我对你好不是应该么?”小月儿脸色微红道。

    不是想像的答案,夜晓略微失望,但没有表现出,温柔道:“谢谢,你真好。”

    失笑的摇摇头,默默想到,或许他们的年纪还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