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洪荒内卷,我躺平成圣 > 第七十六章仙妖大战起,赵铭纵身因果

第七十六章仙妖大战起,赵铭纵身因果

    鲲鹏看了几眼,正思考破局之法,忽然被通天大笑声惊醒。

    “哦,西方的两位道友,你们怎么变成了两个秃驴?”

    “两个秃驴?”

    赵铭回头一看,准提和接引两人头上寸草不生,站在阳光底下倒是明晃晃的大光头。

    众人回头一齐望去,齐声大笑,急的准提和接引的修为也感觉脸上臊的慌。

    接引上前一步,双掌合并,弯腰鞠躬。

    “非也,非也,发乃烦恼丝,惹来是非去,今朝斩断三千烦恼,来日方才成圣证道!

    是各位道友着相了。”

    “秃头就秃头呗,哪里来的大道理,东拼西凑的一些歪词,惹的人耳朵疼。”

    通天开口嘲讽,不顾接引面子。

    “众生皆苦,皆在混沌,吾自当以身饲虎,拯救苍生于水火之间。”

    接引脸皮绝对厚如城墙,被通天如此嘲讽,竟然还能不动如山,又扯来一堆道理。

    通天皮笑肉不笑,手握青萍剑,身后一道阵图虚影。

    “既然众生皆苦,我算你们二人也难逃灾殃,我便替天行道。

    看剑!”

    一点寒光起,万丈剑光落。

    接引哪里还顾着脸皮,脚下金莲升,拉起准提道人,急忙忙一挥衣袖。

    “我们离去便是,阁下何必打我!”

    “我最烦磨磨唧唧的伪君子真小人,打的就是你。”

    青萍剑起,刹那之间满天空间凝固在一起,而从中逐渐碎裂,等剑芒轻点之后,空间中早已没有接引身影,只砍下半个衣衫飘动。

    “两个秃驴,算你们跑的快,下次别让我见到你,见你一次打一次!”

    通天拉住衣袖,手中升起一团无名火,将衣袍烧成灰烬。

    “道友剑术高深!”

    鲲鹏刚一开口,目光紧跟赵铭,思考着如何能打破僵局,正好通天打跑接引,正好是好时机。

    “哦,你个不鸟不鱼的家伙,你放什么没味的屁,有话直说,有屁给我出去放!”

    通天身为准圣,刚一接触赵铭,便知道和鲲鹏立下的三千年约定,自然没有好脸色。

    鲲鹏支支吾吾,眼神明暗不定,但心中踌躇,如何才能不让三清参与大计。

    “通天道友何故如此,我不过夸赞几句神通了得,就连徒弟也能如此厉害!”

    徒弟?

    通天低头一见赵铭,神色缓和。

    “什么徒弟,这是俺师侄,我知道你和他有因果,我也不拦着,但是你要敢下黑手,我这四柄诛仙剑可等着祭天呢!”

    通天话音刚落,东南西北四个方向各悬成一柄长剑,头顶阵图隐隐环绕,诛仙剑气针对鲲鹏,缓缓压下。

    鲲鹏只感觉心头发闷,仅仅是剑气便让皮肤渗出血珠,似乎被无数针扎伤,而诛仙剑气越发猛烈,鲲鹏感觉剑气已经融入经脉肆虐。

    喉咙一阵翻涌,一口老血当头泼洒,鲲鹏擦干嘴角,见帝俊站在身前,一挥衣袖,手中玉玺光芒大作。

    “好修为!”

    帝俊喝了一句,挡住了通天的气势,腰间的混沌钟一响,加上妖皇玉玺,几样法宝一齐而至,对上诛仙剑竟然打个平分秋色。

    不,是稍落一筹!

    帝俊低头见右手长袍裂开一道纹路,抬头看毫发无伤的通天,心中犹如地震般,只有一个念头。

    绝对不可让三清参与妖仙之战!

    “还不错嘛,有点东西!”

    通天挥舞阵图收起四柄长剑,回眸看向帝俊。

    帝俊被一剑惊住,收起衣袖。

    “不及道友,只不过我觉道友并非散仙阵营,规劝三清道友莫要因为弟子因果卷入量劫。”

    这是在说我!

    赵铭马上明晓帝俊心思,不过是不想三清和东王公站在一起,不过为何特意带上我一个?

    “不知道友何意?”

    帝俊说完,目光凝视三清,紧握混沌钟,时刻虚按妖皇玉玺,腰间长剑半起,似乎若是三清不答应。

    他二话不说就跑!

    “善哉,吾弟子和东王公有莫大因果,此次正是了结时候,便随他去吧。”

    老子悠哉说完,原始拿出盘古幡威风赫赫,补上一句。

    “我这师侄了因果,但若有人暗自下黑手,以大欺小,伤我师侄姓命,可别怪我盘古幡无情?”

    “是极,是极,那个要是伤我师侄姓命,别怪我提着诛仙四剑走上一圈,顺便杀个山河血祭!”

    通天逼迫说完,目光死盯鲲鹏,似乎一言不合便拿起诛仙剑,杀个落花流水。

    “也好,吾便答应下来,此番绝对不伤此子姓命,不以大欺小。

    但妖族凶险,洪荒险恶,若是不小心被打杀困陷,也别找上吾等。”

    “废话真多,同阶只要能伤了我这师侄,我绝对不说话。”

    通天底深厚。

    就不信赵铭手中六七件宝贝在手,又修炼九转玄功加上三清妙法,普天之下要是被同阶伤了,还趁早撞墙去吧。

    “也好!东王公,十年之后,吾妖族前去昆仑,莫失莫望!”

    帝俊扫了一眼东王公,转身上了九龙玄红车撵,瞥着鲲鹏,颇为不悦。

    “走!”

    “十年之后,决战昆仑之巅?”

    东王公私语两句,长剑跃跃欲试,连眸子都清澈几份。

    阳光之下,一道剑光起,长啸高山千万重。

    “爽快!”

    东王公大喝结束,朝着三清说道。

    “此番本是我的大道,倒是把小兄弟牵扯过来,多有愧疚,东王公在此谢礼了。”

    “无事,只不过你的大道不在于此,魔障太多,怕是竹篮打水到头空。”

    老子低眉看东王公背后,并非是一条头戴王冠统领忠臣的王臣大道,反倒混沌不清,有时似侠客仗剑驰骋,又好似王侯责令群臣。

    便感觉东王公不应走王道,开口劝慰。

    “无妨,自己认下的道,总要走到结束,生而无畏,战至终章!”

    东王公朗朗开口,端是潇洒万分,回眸见三清身后的赵铭,方才开口。

    “连累小兄弟受累了。”

    “哪里,多大点事啊。”

    赵铭毫不在意,自己身后有三清这最大的靠山,又有十二祖巫交好。

    放眼洪荒,无人敢惹。

    “老王啊,别害怕,我后面有人!”

    赵铭一撇嘴,竖起大拇哥,有些狐假虎威。

    “你个孽徒,这是你的因果,关我三清何事,再说话,我这扁担可就落下了。”

    老子提起扁担,悄悄一落。

    赵铭一躲,回头机灵万分,贼溜溜发笑。

    “嘿,看我家这小老头,还真是嘴硬。也罢,谁让我交好你个老王,自然要走上一遭,妖族喽啰交给我了。”

    “也好,也好!”

    东王公被赵铭直率的性子,逗的发笑,鞠躬行礼,便离开回去昆仑山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