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女生言情 > 将军她只想做个废物 > 第一章 跳崖而生
    烈阳狂暴。

    叶梦歌浑身疼痛,似是被车碾压过般痛苦难忍,趴在血泊中。

    她在兼职后回校的路上,被一大卡车从斜坡上直直撞飞到桥下的大江里,本以为会溺水而亡。

    没想到竟然还活着?

    只是这身疼痛难道是司机把她打捞起来又用车轧了一遍?

    耳边响起周围窸窸窣窣的声音,不一会儿人声便凑近了。

    “这叶家小姐就是找死,今夜撞上我们算她倒霉,待会等她断了气便和马车里女人一同扔了吧。”

    “太好了,叶老将军英勇一世,他这个顽劣不堪的女儿我们便替他毁了这污点。”

    “不过,这丫头怎么还有点好看,不如我们……”

    不等他说完,叶梦歌便彻底清醒过来了,拧起眉抬头看向四周。

    一群粗布破洞的乞丐围着她,贪婪仇恨的目光像是夜里可怕的狼,不远处还停着一辆马车。

    少数两个黑衣人坐在马车边,静静地看着这里,在等着叶梦歌被人瓜分吃干净,好彻底毁尸灭迹。

    饶是叶梦歌常被弟弟叶小小嘲笑蠢笨,此刻也是明白了情况。

    这是一个犯罪现场。

    于是,她眨眨眼蹦出一滴泪:“大哥,我上有老下有小,中间还有一个弟弟和一条狗,是个苦命的姑娘啊。”

    只是这一说话,叶梦歌才意识到自己的嗓子竟也被毁得发哑,于是急忙低下头在泥土中扒拉,像是在找什么东西。

    一群人目瞪口呆,不是被她睁着眼说瞎话的本事惊到,倒是这被马车撞飞数米远还能爬起来求饶的行为更令人吃惊,齐齐瞪大了眼睛后退了一步,蹲在地上的直接踉跄倒地。

    不多时,黑衣人走了过来,将正在趴在地上低头“玩泥巴”的少女一把拉起,掏出口袋里的药瓶便往她嘴里灌。

    叶梦歌呛得满脸通红,嗓子就像是吃了火药似的辣,然而这把火越少越烈点燃了整个胸腔。

    脑间思维开始变得迟缓,身体也沉重起来,黑衣人放开叶梦歌的同时她的身子便滑到了地上。

    “这是无息水,只要一滴便可全身无力一炷香内七窍流血而亡,你们把她和马车里的尸体处理一下。”

    说完话后,两个黑衣人便一同消失在黑暗之中,只留有无边寂静。

    与叶梦歌相离最近的乞丐眼神恢复清明,目光再次锁定眼前的少女,重现贪婪的光芒。

    好想一亲芳泽啊,一炷香时间也够了吧。

    叶梦歌仰起头来,一双狡黠可爱的灵动双眼扑闪着:“大哥,我只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孩子啊。”

    “胡说,叶家小姐方年十八,你就算装傻不认叶家小姐这个身份也没关系,兄弟们也不在乎这些,小美人啊……”。乞丐一步步走近,恶心的眼神黏在叶梦歌身体上。

    叶梦歌皱起眉头,严肃的模样劝告着他们。

    “叶小小说,喜欢小孩子的都是变态,死的早。”

    乞丐停在叶梦歌面前哄然大笑,一张嘴便是浓浓的大蒜味,熏得叶梦歌想哭,却也是满口污秽,“……你虽然没有男人,但年岁都及第许多年了就不要假装少女。”

    叶梦歌不由得生气了,为什么好心劝告却要被人身攻击,没有男人能怪她吗,这都要怪叶小小这个臭弟弟没有找到好看的姐夫。

    于是常年打架的叶梦歌扬起手臂奋力一击,乞丐轰然倒地,瞪大眼睛不可置信的样子。

    没错,叶梦歌从小便是街头一霸,派出所是每周打卡一次的常住地。

    尽管现在身上软趴趴的没多大力气,但刚刚在泥巴里找到的石块也足够把人打出血了,占据优势地位是第一步。

    叶梦歌趁机起身用手中包裹着泥土的石块使劲敲着乞丐的头,越加疯癫的状态把身下的人吓得一愣,其他乞丐看不对劲也朝着这边跑来。

    一群人的虎视眈眈,叶梦歌慢慢停下动作,忽然明白了小区派出所门口大爷经常说的话,“一群臭屁虫。”

    弟弟说,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她起身,转向背后的悬崖边,奋力一跃,衣带在空中飞舞,整个人都好似仙子一般超脱世外即将踏上祥云离去,只是冷风像刀子一样刮着她的耳郭。

    可能属于叶梦歌的这块玉今天就要被风刮碎了,肆意活了二十年从没怕过的叶梦歌忽然很害怕。

    ……

    许久,大地都隐藏在黑暗之中,周围都一片死寂。

    一缕日光透过层层树叶的缝隙来到这里,原本一片死气的林间换发新机,鸟雀叽喳吵闹,涓流潺潺绵长。

    叶梦歌猛地惊醒,身上是一具冰冷僵硬的女尸,眦目可怖的面庞在诉说着无尽冤屈。

    环顾四周,的确是在悬崖之下的山林中,不远处还有一处清泉。

    叶梦歌浑然不觉一点疼痛,起身拍了拍自己的衣服,打算先去洗澡除掉身上的污泥和尸体留下的臭味。

    清泉周围烟雾缭绕,清香萦鼻,仿佛此地是一处梦幻的仙境,只是叶梦歌心有所思,只当这里可以洗澡,也没注意其中还有一抹俊色深藏。

    胸口衣衫已破,嫩白肌肤裸露在外,叶梦歌把从尸体上扒来的衣服向里拢了拢,皱眉寻思为何身上一处伤口也没有。从山谷向上望都看不见崖边,她是怎么活下来的?

    “喀喀。”

    清冷嗓音响起,叶梦歌顿住,抬眼望去,雾气中有一人孑然而立宛若神仙中人。

    一阵清风袭来,雾气散去,有点近视的叶梦歌此时视力超群。

    绝美容颜,八块腹肌,肩宽腰窄,长腿欧巴。

    好一幅美人出浴图……

    走近之后才发现,美男嘴角微笑渐渐凝固在脸上,表情不是很欢喜,叶梦歌想到可能是他嫉妒自己穿了这么多衣服,慷慨地解下自己的外衫披在美男身上。

    美男脸一僵,随手一摆,将那破烂脏乱的外衫扫落地面后转身离去,右腿却被双臂缠住……

    “大哥,我都把衣服借给你穿了,你就不愿帮助路边楚楚可怜的小宝贝吗?你的善心和良知呢?”某人紧紧抓住他的衣衫下摆,仰着一张小脸假哭,眼神中透露出对他的人品的怀疑。

    宴随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