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女生言情 > 将军她只想做个废物 > 第三章 捡个弟弟
    就这样毫无征兆的,叶梦歌被赶出了叶府,连带着小莲也被一并扔了出来。

    烈阳下,两人相视而望泛起泪花,叶梦歌忽然有些想念隔着时空的弟弟叶小小。

    起码叶小小不会把她扔出家门。

    就这样想着,叶梦歌接过小莲给的一袋圆鼓鼓的荷包,“委屈”十足的样子去到福来客栈开了最好的上房。

    既来之则安之,叶小小曾经如是说过。

    一日后,叶梦歌便换上男装意气风发到了雪红楼,欲见识一下古代青楼里那些不可诉说的二三事。

    一进楼,便有婀娜多姿的女子紧紧缠了上来,盈盈一握的腰肢贴着叶梦歌,灵活似水蛇的手臂攀在叶梦歌肩头上,温润的语气轻抚叶梦歌的耳郭。

    叶梦歌身体一僵,心想自己果然还是不太习惯和温柔的女人说话,一把推开身上的女子往楼里踏入。

    楼中灯笼高挂富丽堂皇,歌声婉转如仙乐。一楼坐着些粗鲁的看客,随手搭在姑娘腰肢上另一只手则举着酒杯与友欢笑,与此相比二楼则清净淡雅许多,折扇掩面欣赏戏台上摇曳的舞姿。

    叶梦歌在二楼寻到一处安逸之处,招手示意老妈妈上酒肉,出手阔绰让身边人唏嘘。

    “你竟不知牡丹姑娘?”旁边桌上的人在讨论着最近京中趣闻。

    说话者似是惊讶无比,津津乐道地向身边人介绍,“牡丹姑娘容貌闭月羞花,一娉一笑都让人赏心悦目,是这洛安千年难遇的美人。只可惜被那城北的霸王给欺压致死,听说她的怨气如今都还遗留不散。”

    叶梦歌听到此处,沉眸思索,这群没见识的人应该没在说她,毕竟她睡得很安稳没见过灵异事件。

    这边众人感叹着美人香消玉殒还不曾尝过滋味,一楼中央却吵吵嚷嚷。

    一个小童子将手中茶壶猛地砸放在桌上,惹得一桌人怒气冲天破口大骂。

    “你这小混蛋,三番两次挑衅是想讨死吗?既然你是牡丹姑娘的弟弟,那必然懂得如何伺候人吧,今夜就把你拉出这楼去伺候大爷我,哈哈哈哈。”那人的脸涨得通红,猛地一拍桌面站了起来大声调戏着,生怕周围人听不见他的鸭子声。

    叶梦歌也回过头看向闹剧中央,小童子约莫十岁左右一身破烂粗布,身上隐隐可见青痕遍布,双眸却清澈如水,好看的小脸蛋上有着污渍也有执拗。

    不过,这小孩怎么……有点像弟弟叶小小?

    叶梦歌从来不是犹豫的人,脚尖轻轻一点从二楼跃下,冲上前去抓着小童子的肩膀便问:“你是叶小小吗?”

    小童子也是一愣,呆滞的表情很快被喜悦代替,轻声应了一句“嗯”后意识到不妥又恢复冷颜,给予恩赐般地回抱叶梦歌。

    叶梦歌注意到周围有几只苍蝇在聒噪,随手丢下两块银元宝便拉着叶小小回到刚才所坐之地。

    待到两人坐下后,叶梦歌双眼含泪望着叶小小,叶小小也打量叶梦歌,许久都未有人说话。

    最终还是叶小小开口,一开口便是令人熟悉的嫌弃语气,“同是穿越,为什么你能有一包银元宝吃香喝辣,我却身无分文还欠债。”

    叶梦歌憋住泪,哭声道:“对啊,你好惨。”

    叶小小无语,姐姐大了管不住了。

    叶梦歌看叶小小吃瘪,开心的收起坏心思,问道:“你是怎么穿越过来的,难不成也出了车祸,还是说……”

    叶小小看着叶梦歌讳莫如深的表情,一阵不好的预感,果然听见她说,“莫非开车撞我的人就是你!”

    叶小小:……

    半晌后,叶梦歌终于用满桌的美食哄好了炸毛的弟弟,坐在一边慈祥的看着弟弟吃东西。

    猝不及防地,叶梦歌被人抓到牡丹姑娘曾住过的房间。

    老妈妈一脸心痛的表情,捂着胸口道:“这牡丹姑娘可是我心头肉,我辛苦培养她还未等她尽孝便白发人送黑发人,银子也都打了水漂,叶小娘子你可一定要帮我找到害她之人啊。”

    叶小小心底鄙夷,这老妈妈在之前不仅苛待牡丹,连他这个“牡丹姑娘的弟弟”也都被压榨至极以至于忍受不了自尽。

    接着老妈妈开始讲起整个案件,叶梦歌认真听讲,沉思案情,时不时询问一两句了解。

    “牡丹姑娘的追求者很多吗?能从这里排到巴黎,哦不,洛安城外吗?”

    “牡丹姑娘的胭脂好好看,她是富婆吗?还是别人送的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