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女生言情 > 将军她只想做个废物 > 第七章 俊俏公子
    叶梦歌倒也不理他,自顾自地办起案来,“现在正是七月酷暑,牡丹姑娘的尸身早已腐烂,怕是再去查看也没有用。据小壮说,京兆府对此案没有记录,不排除他们不想让我们看,但是上门也无用。”

    她绕到窗户前,冷眼扫过街上众人,最终将视线定在客栈对面远处的礼部尚书府衙。

    “所以,我们得先去礼部尚书那里走一趟,想必那里会有我们想要的真相。”

    ……

    城南处,礼部尚书府赫然立于此处。

    府门高耸威严,两头石狮子怒目圆睁着保护整座府邸。

    叶梦歌和叶小小从马车上下来,看见宴随遇从另一辆马车上缓缓走下,折扇轻轻摇着,唇角带着面如春风的微笑。

    “果然装逼是本命。”叶小小低声吐槽。

    一行人就此进入尚书府中。

    而尚书大人早知道二皇子要来府中做客,一早便在府中布置好了一切,美食佳肴摆在桌上。

    宴随遇和叶梦歌走在最前面,先行入座。

    不过片刻,丫鬟仆子便在杯盏中添上了新煮好的西湖龙井,茶香四溢。

    尚书大人端起茶杯,杯中水波动荡面上依旧平和:“二皇子殿下和叶小姐来我府中,不知所为何事?”

    宴随遇看了一眼茶水,这才说话,“前些日子尚书大人在父皇面前谏言,南部地区匪寇成灾,需派遣官员去威压降和,父皇龙心大悦多提了几句。”

    “哦?原是此事。那不过是微臣作为这大燕国的臣子为圣上排忧解难罢了。”尚书面色微转,有些自得。

    “是吗?可父皇觉得尚书提的甚好,在考虑着要把谁派出去呢。不过派谁去呢?”宴随遇眼神微敛,扫视整座厅堂忽的盯住尚书,尚书肥胖的身体猛地一颤,“咦,好像就是尚书大人啊。”

    尚书手中杯盏掉地,发出清脆的声响,嘴里嘟囔着:“难道不是派遣二皇子吗?”额头上却已经是大汗淋漓。

    大燕国南部地区就是穷乡僻壤之处,还有匪寇灾荒,没有一个臣子想离开这肥沃的京城去到那里。那日圣上将此事提出,作为大皇子党羽的礼部尚书便提出让二皇子去有一番历练,圣上当下便应下了。

    这会儿又怎么会是他自己?

    宴随遇眼睛微眯,笑意淡淡,“嗯,我猜也是你在父皇面前提的我,所以我便自作主张邀约你同我一起去。”

    尚书一下便瘫软在地上,匍匐在宴随遇脚下,卑微祈求,“殿下,我错了,我不能离开这里啊,我的小儿他还需要我,他还……”

    “他还怎样?”宴随遇盯住他,如蛇蝎般缠上他全身,令他喘不上来气,颤颤巍巍地急促吸气。

    叶梦歌听的无聊,便偷溜了出去来到假山。

    这尚书府修建的好生阔气,光是这府中假山就如真如假,假山旁边是盛开着白莲的一方碧池。

    微风轻拂,叶梦歌顺着花香看过去,只见对面站着一个翩翩公子。

    白衣而立,墨发如丝,面容俊美,侧身远眺,睫羽下不见忧伤,只周身都散发着一股淡淡的哀伤气息。

    叶梦歌走近,悄然出声,“公子可是在羡慕振翅飞翔的鸟儿?”

    “大雁无拘无束,不受世间规矩纷扰烦杂,自然是好的。”美眸回神,打量眼前女子,淡淡开口,“你是何人,怎会到此处?”

    叶梦歌拱手作揖,眼神恳切诚挚,“我是一直受牡丹姑娘照拂的贱民,有幸曾侍奉过姑娘,此前得嘱托来府中看望王煦公子。”

    王煦却忽然变了脸色,惊慌失措地向后踉跄了两布,嘴里嘟囔着些“怎么可能”,右手扶住池边石栏缓了片刻,又才抬眼望向她一字一顿地说,“你究竟是何人?”

    “我从未在牡丹姑娘那里见过你,你不是她身边的人,她也不会来托人来找我。”他说着,面上不免又浮上一丝丝忧伤,“或许她从未将我放在心上。”

    叶梦歌忽的哈哈大笑起来,好像刚才吓坏别人的不是她一样,“小哥是个聪明人,那我们聪明人不说糊涂话,我就是来找你的。”

    王煦怀疑地看着眼前这个来路不明,说话颠三倒四的姑娘,问道:“找我?”

    叶梦歌眼神瞥到近处有仆人侍卫经过,又变回端庄知礼的模样,内心却在骂古代规矩多,“我并非牡丹姑娘身边的人,但我……”,她含着笑意盯着王煦,却偏偏眼中阵阵寒光,“的确是受她之托来找的公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