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女生言情 > 将军她只想做个废物 > 第八章 另觅新欢
    尚书府大堂里。

    宴随遇坐在紫檀木椅上,冷冷地看着地上不断求饶的人,就像是在看一个将死之人,不禁无聊地转起折扇来。

    尚书大人再次将头使劲敲在冰冷的地板上,额头上鲜血直流,狼狈不堪。

    “殿下饶命啊。”

    宴随遇头也不抬,随着磕头声的节律用手中折扇一下一下敲着杯盏,听见前厅有笑声传来才缓缓抬头看去。

    叶梦歌掩面羞笑,仪态端庄大方,像是个正经的闺阁小姐。

    而她身边跟着一位长得还算不错的公子哥,一看就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那种人,竟也逗得她像个小姑娘一样羞涩有礼?

    宴随遇收回视线,嘴角溢出一声嗤笑,见识短浅的女子不过如此。

    叶梦歌与王煦含笑交谈,走到近处才惊讶低呼一声,“呀!尚书大人流血了。”不由得对上宴随遇探究的目光时也颇有愠怒。

    他喵的,宴随遇尽会找事,要敢坏了她好事不得把他下半身打碎。

    原本正说着话的王煦止住话语,两步并作一步地跑到尚书面前,作势拉起尚书大人,眼中担忧,“爹,这是怎么了?”

    尚书大人不敢起身,对着自己家的傻儿子摇摇头,拉着傻儿子准备跪下继续磕头。

    王煦执拗不肯下跪,“爹,我虽不知您与二皇子殿下究竟发生了什么,可是事情总要讲个是非黑白,若是你我没错,又何需要跪。”

    尚书知道自家儿子一向是个傻脑筋,所以从未指望过他能去官场上有所作为,只盼他能像他娘亲所期待的那样平平安安长大就好,只是都这时了,这傻儿子怎么还不懂。

    于是他忙拉着王煦的衣摆,慌张说道:“煦儿,是爹的错,是爹惹恼了二皇子殿下,快和爹一起磕头谢罪。”

    王煦眼中怀疑,迟疑片刻正打算跪下时,却听见坐在大堂正上方那人轻笑了一声。

    “不用了,我又不敢错怪大人,何至于此。何况叶大小姐还在这里呢,大人这样倒显得我不解人意,故意欺负你一样,真是冤枉我了啊。”

    清冽的声音传来,叶梦歌抬眼望去,那人竟又换回浪荡公子哥笑意盈盈的模样。

    “叶大小姐这出去遛个弯的时间,可是相中了尚书大人家的公子?”

    他幽幽说道,漆黑不见底的眼里满是嫌弃与鄙夷。

    叶梦歌淡淡扫过他一眼,来这边后很少看见这种厚脸皮的戏精,好像刚才端坐在木椅上整治尚书的不是他一样。

    “殿下最爱开玩笑了,谁人不知王公子为人正直,不是别人口中的浪荡之徒,怕是看不上小女。”

    心里却想着:你当谁都和你一样,见个女人都喜欢啊。

    宴随遇冷眸扫过,“傻白甜”王煦正感激地看着叶梦歌,像是遇见了大恩人,叶梦歌回以微笑。

    “叶小姐可真是善良大度,为人着想。”他不知为何忽然心中不快,想来肯定是叶梦歌太丑碍着他的眼了,于是犀利的目光落在叶梦歌身上。

    “我的确不像二皇子那样,小肚鸡肠,阴险狡诈。”叶梦歌淡淡瞟他一眼,满不在乎。

    两人互呛着,幼稚又好笑,跪在地上的尚书摸不清状况,支支吾吾地解释着什么,倒也没人在意。

    须臾,叶梦歌道:“既然尚书大人用这大堂内的血流成河来暗示我们马上离开,我们就随了他的意思吧,毕竟这又不是戏园子想来就来。”

    尚书大人不免扭曲,哪里看出他在“暗示”来着,分明就是二皇子威胁他,但始终敢怒不敢言,只因后者应下了。

    折扇重新合于掌心,宴随遇浅浅一笑,“你说得对。”

    两人又大摇大摆地出了礼部尚书府。

    “叶小姐刚刚可有收获?”

    叶梦歌淡淡开口,“尚书大人这个傻儿子喜欢牡丹姑娘,为牡丹姑娘买了不少妆粉饰品,牡丹姑娘却不喜欢他,但是还是给了他机会,准备将自己给他。”

    说话间,被赶出府的叶小小也从马车上下来,急匆匆地来到两人身边,“我作为她的弟弟,这些都是知道的。”

    宴随遇侧目注视着叶梦歌,温文尔雅地轻轻一笑,“可还有别的?”

    叶梦歌继续说,“可他的确杀害了牡丹姑娘,后受到了刺激容易激动失常。”

    宴随遇却再笑不言,只自己上了马车,再也没有问过什么。

    “你怎么知道的?”叶小小瞥了她一眼,不相信这是他姐姐能查出来的东西。

    “他说自己在牡丹姑娘死后再也没去见过她,那么喜欢她却在她死后不去看她很可疑。但听见我说起牡丹姑娘激动异常但不过片刻又恢复震惊,很明显是见过牡丹姑娘死后的样子的。在我不断谈起牡丹姑娘死因成谜时,他始终不提找出凶手为其报仇,再加之他父亲那般维护他,他就是凶手无疑。”

    叶梦歌说出自己的看法,虽然自己不是专业探案的,不过就王煦这差劲的演技和自己多年看过的小说电视剧经验,她基本上已经可以断言整件事情的始作俑者了。

    只是这王煦怎么会杀害自己喜欢的女子呢?叶梦歌暂时还没有弄明白,苦恼地挠挠头。

    再抬头时,她得到了叶小小一个赞许的手势。

    她看着叶小小一脸“叶家有女初长成”的欣慰表情,抬起手便是一拳将之打晕在地。

    哼,三天不打上房揭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