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女生言情 > 将军她只想做个废物 > 第九章 夜半幽会
    第二日,叶梦歌在衙门附近“闲逛”,第一次经过时手中是小馄饨和馨芳斋点心,第二次则是酱肘子和烤鸭,第三次是冰糖葫芦和蜜饯果子……

    五次过后,叶梦歌顺利被请入衙门。

    于是,她将手中剩下的食物随手送给了缠了很久的捕头大哥,然后开启了一番促膝长谈。

    夜深时分,叶梦歌踏着夜色再次拜访礼部尚书府,翻墙站稳后便直奔后院池塘边小亭子。

    “王公子?昨日小女子约你今夜在亭中相见,公子果然没有食言。”

    叶梦歌缓步走近,目光直视前方背对着她的白衣男子。

    白衣男子转身,正是王煦,可一日不见面色却越加憔悴,嘴唇也有些发白,“叶小姐昨日说,今天要与我说明牡丹姑娘的死因,不知现在可否告知在下?”

    叶梦歌却不着急,“公子这么着急做什么,不如先一起喝个茶赏赏月色。”

    晚间的微风拂过,卷起亭子的幔帐又落下,月光也就此停歇在地上。

    王煦张了张嘴,想说什么却还是坐了下来,坐在了叶梦歌旁边。

    一片静默,只留下蟋蟀调皮捣乱的声音……

    “叶小姐夜半幽会怎么也不叫上我,好狠的心,本皇子可真是心痛无比。”

    走廊那边传来一阵清冽磁性的声音,语气中倒无半点遗憾难过,取而代之的满是奸计得逞的得意自喜。

    叶梦歌朝着院中人瞥了一眼,好家伙,居然带着礼部尚书,这是等着看好戏呢。

    而礼部尚书看见叶梦歌身侧旁的自家儿子,微胖的身体一顿,眼中闪过一丝迷茫后生出深深的恨意和杀意。

    叶梦歌低下头来,再抬头望向宴随遇时眼波绻绻,似是有浓情蜜意在其中,只见她轻轻开口,满腔委屈,“小女子只是与王公子在此处商议要事,并无逾礼之举,二皇子殿下是在怀疑小女子吗?”

    “小女子知道,我只是将军府的小姐配不上殿下,也配不上王公子,不过你为何要一而再再而三地伤我心,戳我痛处呢。”

    “你说你不嫌弃我,可时时刻刻都在这样提醒我,你不愿意放弃你的生活,也不愿意带走我,那我何时才能嫁给你?”叶梦歌装作心痛的样子。

    宴随遇挑眉不解,“我何时……”有这样说过。余光一瞥,却看见了王煦捂着头蹲在地上,痛哭流涕不能自已。

    ……

    恍惚间,王煦好像看见那个身姿曼妙的女子用着纤细的手指抚着琴弦,眼底却是淡漠一片,一字一句地质问着他。

    “你到底是不愿意放弃你的荣华富贵,也是瞧不上我的低贱出身。”

    他解释着,“不是的,等我安置好了一切,就接你出去。”可是这样的解释落在女子眼中却是那样的苍白无力。

    她薄唇微启,气若幽兰,“那是要等几年?还是一辈子?”

    王煦急忙上前握住她的手,“牡丹,你等我好吗?我绝不骗你。”

    女子嘴角轻嘲地笑,“我与你相识相知相熟已有十年,你哪一次不是这般承诺我,可转头却对我说你爹还是不愿我入门。”

    她站了起来,踱步走到窗前,“我乏了,累了。”

    “这次我不想再等了。”声音轻柔,可还是传到了王煦耳中。

    王煦眼底再无半分侥幸的期待,一瞬间彷如置若冰窖般周身都冷。

    视线逐渐模糊,曼妙女子还在眼前,王煦伸手去抓,生怕下一秒眼前人就消失不见,可女子却递给了他一根皮鞭。

    皮鞭上编织的花纹就像是恶魔一般缠绕附着在上面,是鬼魅的低语,也是妖灵的诱惑。

    他听见耳边轻柔的话语,“打我,用你手中的东西打我。”

    王煦吓极了,抱着头不愿去听,也不愿去看。

    叶梦歌走到王煦面前,一巴掌呼在王煦脸上,安静的亭中发出清脆的响声。

    看王煦还未清醒,叶梦歌又接着补了几巴掌,直接将人牙齿打掉,昔日的翩翩公子此刻成了猪头。

    宴随遇饶有兴趣地看着,不时咂咂嘴表示赞赏。

    尚书也被叶梦歌的忽然动手给惊住了,反应过来后疾步走上前去挡在王煦面前。

    “叶大小姐这是做什么?不知道叶将军他是否知晓你半夜到我府邸来惹事,若是知道的话你们是觉得我不会与你叶家抗衡吗?”

    叶梦歌淡淡“嗯”一声,“的确不敢,你们不配。”随而,忽视尚书气的发紫的脸,对着已经清醒过来的王煦说道,“王公子还不愿意说出真相吗?”

    王煦崩溃大叫,尚书吹了吹胡子,瞪着叶梦歌,“叶小姐在我府中这样咄咄逼人,怕是有违规矩,我定要去找叶老将军讨个说法。”

    叶梦歌却丝毫不惧,再次问道,“王公子是想让牡丹姑娘为天下所耻笑,连死都是个笑话,让自己喜欢的人成为别人口中的谈资吗?”

    宴随遇眸子里的光一闪而过,没想到这丫头这么能说会道。

    王煦心中动摇,望了叶梦歌许久眼中重新恢复清明,缓缓开口:“是我杀了牡丹姑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