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女生言情 > 将军她只想做个废物 > 第十章 她想你死
    “是我,王煦,杀了自己的心爱之人牡丹。”

    一字一顿,明明是很简单的一句话,周遭所有气压却沉重起来。

    尚书转过身去,想要阻止儿子接下来的话却收到儿子安抚的眼神,仿佛在说“让我解脱吧,我不会有事的”,他自知拦不住便也不再阻拦。

    “我仰慕牡丹姑娘许久,而她始终心里恨我,只因我不能放弃尚书府同她在一起。初识她时,她是那样的灵动活泼,可岁月终会流逝不见,她变得冷漠,眼中再无之前期待的光芒,看我的眼神有时就像是在看物件一般。”

    他叹气,一阵落寞与忧伤,却让叶梦歌看得心烦。

    “那日她喝醉了,变回了之前还不谙世事的天真的少女,她说她要与我同房,我想应该与她成婚后再同房,可是她热情主动,我也便欣喜受之。但我不习惯那些奇怪的癖好,一时失手却伤了她的性命。事后我怕极了,回到府中时撞见了父亲,父亲一向不喜欢牡丹,知晓我去了雪红楼便关我禁闭。几日后我再出来时,一切都已成了定局……”

    牡丹喜欢皮鞭子,所以想让熟读三书五经的王煦使用皮鞭子,而这吓坏了王煦,拿起散落在地的匕首便被迎上来的牡丹枉送性命。正是牡丹平时用来防身的匕首也带走了牡丹最后一点希望,最终失落离世。

    话毕,王煦走到宴随遇面前,忽的跪下,“求二皇子赐我死罪。”

    尚书急忙上前,为子求情,“不,煦儿只是被那女子迷了心智才会犯下过错,何况那女子本身就不是什么好东西,早就不该活在这世上了,煦儿只是为民除害。”

    王煦忽然白了脸色,叶梦歌也脸色沉冷,幽幽说道,“你可知道这牡丹姑娘是为何有些奇怪的癖好?”

    尚书一愣,显然并不知情。

    “十多年前,有人买了一批小孩养在府外,其中有一个小女孩格外水灵,但也格外倔强。运回小孩的途中,她被人用皮鞭狠狠抽打,浑身是伤。到了尚书大人的别院后,她便被金屋藏娇起来,不听话便皮鞭伺候。”

    “直到有一天衙门查案闯入了这座别院,才拯救了这个小女孩。这个小女孩正是牡丹姑娘,而这座别院的主人却是……”叶梦歌阴冷的目光紧紧抓住王煦身后的人,“……正是我们的尚书大人。”

    尚书颓然倒下,眼中黯淡无光,与此同时王煦却是一脸不可置信。

    “你说什么?”王煦颤抖着问。

    叶梦歌轻蔑的眼神扫过此时恐惧内疚的王煦,眼前的人好像不再是昨日见到的那样清风霁月,而是一条懦弱无比的可怜虫,不由得替牡丹姑娘惋惜,本是应当体味更美好的人生却爱上了这样一个胆小的男人。

    “当时的尚书大人还不是礼部尚书,但还是压住风声,此后也不敢明目张胆地这样做。只是人在做,天在看,凡事总是有迹可循,只要在衙门去打听打听什么都才猜出来了。”

    “你以为牡丹喜欢你家财势,其实她更想让你死!”

    叶梦歌抬眼看向尚书,想从中看到些什么,可惜现在的尚书已经身子抖如筛糠,汗如雨下,胖手颤颤巍巍地抬起想要抹额头上的汗珠。

    王煦早已脸色苍白,忽的站了起来朝着叶梦歌扑过来,紧紧抓着叶梦歌的双肩,咆哮道:“你说得可是真的?”

    叶梦歌轻笑,答道:“假的,都是骗你的。”

    王煦松开手,自我安慰道,“我就知道你是骗人的,牡丹怎么会认识爹呢,他们没有联系的。”

    叶梦歌摊开手,敷衍至极,“你说得对。”

    王煦忽而又大惊失色,重新抓住叶梦歌,对着叶梦歌一阵咆哮:“不,你不可能骗我,牡丹也不喜我说起爹,她恨他,也恨我。你告诉我,事情究竟是怎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