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女生言情 > 将军她只想做个废物 > 第十一章 菜鸡努力
    叶梦歌轻笑不答,等到王煦都快坚持不下去马上滑到地上时,听见自己头顶上传来轻飘飘的一句话,“你怎么不去问你亲爱的爹地呢?”

    王煦彻底瘫坐在地上,低垂着头,不敢再回过头去看尚书,生害怕一回头就看见自己一直崇拜的父亲就此消失了。

    心中却想着:原来,她一直这么讨厌自己,还看着自己在她眼前像个戏子一样的滑稽表演,想来她肯定是不愿相信他是真的喜欢她的吧。

    叶梦歌回头看尚书,那胖乎乎的人儿就像是失去了水的小胖鱼,这会儿正大口喘着气,惊愕下瞪大的眼睛一直都没缓过神来。

    事情基本上已经结束,叶梦歌淡漠地拍拍刚被王煦拉扯过的衣袖,确定衣服干净后扭头就打算出府,却被宴随遇一把拉住。

    不爽。

    十分不爽。

    谁也不能让她熬夜工作!

    “你到哪去?这件事情还没结束就打算溜了,是想让本皇子来帮你收拾烂摊子吗?”清冷的声音响起,语气中全是不满。

    叶梦歌回头看他,一双好看的眸子里满是不耐烦,嘴里嗤了一声才说,“我他喵的就讨厌被家里人惯坏了的小屁孩,人菜又难缠。”

    宴随遇:?

    叶梦歌掰开放在自己胳膊上的手,继续说道:“我既不是什么青天大老爷,也不是什么善于断案找公正的捕快,就是个深闺阁院的大小姐,这件事就交给那个爱打小报告的功曹不就好了,反正凶手又不会跑。”

    话说着,叶梦歌已经走到了尚书府的门口,正要推开门走出去。宴随遇拧眉,却听见少女清脆的嗓音再次响起,“没准第二天一大早,大街上的人全知道这件事了,流言满天飞时京兆府不来也不行。”

    宴随遇一愣,没承想她并不是一无是处,倒也有那么一点小聪明,利用流言蜚语引得京兆府派人抓捕凶手,自然可以将自己摘除干净。

    ……

    第二日,全城都在讨论昨日礼部尚书府发生的事情。

    正午时分,叶梦歌才打着哈欠从客栈房间里出来,闲庭若步地走到了楼下。

    叶小小将筷子插进包子里,嫌弃而又愤懑地看着她,好像下一秒就要扑过去把她洗干净吃了一样。

    作为关爱幼小的长姐,叶梦歌温柔问道:“怎么了,小小是不舒服吗?”

    叶小小:“小莲姐姐和我为了等一个叫做叶大小姐的人起床,一早上还没吃饭,大概只需要几分钟就能饿死了。”

    叶梦歌掩面惊讶,“啊,这……两口棺材得花不少银子呢,可比饭值钱多了,你们快吃,不能让我这营养不良的荷包更加瘦小。”

    叶小小不理智障姐姐,低下头慢条斯理的吃着刚刚热好的汤包。

    旁边桌上,一桌人正在热烈的讨论。

    “听说了吗,昨日礼部尚书家的大公子投河了!”

    叶梦歌一顿,他竟投河了。

    “为何?”

    那人故作神秘的嘘一声,小声道:“他杀了牡丹姑娘。”

    众人一阵唏嘘,全都安静下来听那人继续讲话。

    “听说牡丹姑娘是他爹卖到青楼的,日子过得凄苦。好不容易熬到头了,找到了一个喜欢自己的公子哥,却发现那人却是当年深深伤害自己的人的儿子,爱恨难断舍离,不过到头来还是个女人家,选择和大公子相爱。谁知到头来,男人家的誓言终不可信,牡丹姑娘最后被大公子用匕首刺死的。”

    故事讲完,一阵安静,后有一人提问,“那这大公子之前在雪红楼一掷千金,还多次向老鸨求取牡丹姑娘,谁人不知他是真心喜欢牡丹姑娘的,又怎么会杀了她呢?”

    那人还未回答,旁边已有人迫不及待地抢着说,“那肯定是他骗牡丹姑娘的呗,毕竟女人家就是比较好骗,估计就是想玩玩,发现牡丹姑娘的存在对自己父亲不利就给杀了。”

    众人又是一阵唏嘘,接着沉默。

    叶梦歌倒也没了继续听下去的兴趣,开启了狼吞虎咽模式,暴风席卷般抢夺食物。

    不一会儿,叶小小不满抬头凝视着叶梦歌,好看的五官扭成一团,大概是能看出嫌弃的意味在其中的。

    叶梦歌大方地回以微笑,将自己碗里满满当当的食物里挑出了两根青菜,放在了叶小小全是白米饭的碗里,认真道:“小孩子不能挑食,少吃油腻,多吃蔬菜。”

    叶小小:可放你喵的屁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