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女生言情 > 将军她只想做个废物 > 第十四章 辰阳公主
    怀中女子稍动,叶梦歌随即放开。

    刚要站好时,一个巴掌便朝着叶梦歌脸上呼了过来,幸好叶梦歌反应快,一把抓住了纤细的手腕,冷眸对上眼前女子。

    “你干嘛?”

    这时,宴晚衣也不高兴了,高傲使得她像只昂首挺胸的美丽孔雀,她一步步走近,语气质问,“你胆敢对大燕国公主不敬?”

    叶梦歌不惧反问,态度认真,“你胆敢对芭比埃尔城堡铁扇公主不敬?”

    宴晚衣:“什么公主,我没听过,别拿你那乡沟沟里的称号与本公主相比,本公主是大燕国唯一的公主辰阳公主。”

    叶梦歌直言,“没听过,我读书少,别拿我没听过的称号来糊弄我。”

    说完,叶梦歌走回雅间,看见耿子新正对自己竖着一根大拇指,虽是不解,但还是礼貌性地回了他一根小拇指。

    耿子新:?

    而站在雅间外看台上的宴晚衣终于感觉到了自己被忽视,怒气冲冲地朝叶梦歌所在雅间走进来。

    “本公主命令你给我站起来,道歉!”

    “我不。”

    “道歉!”

    “我不。”

    “道歉!”

    “公主为什么要我道歉?又要我道歉什么?”

    “我……”。宴晚衣被眼前这人气的不行,一心只想着要对方道歉,几个来回下来早就忘了当初是怎么结下梁子的,这会被堵得哑口无言。

    叶梦歌抬眼看了她一眼,模样长得挺好,就是智商不太行。

    在一旁憋笑的耿子新这会儿忍不住了,直接哈哈大笑起来,笑得宴晚衣又是一阵羞恼,手中鞭子奋力一甩发出清脆响声,而后夺门而出。

    宴晚衣羞愤地回到雅间后,丫鬟小莺急忙上前取过她手中的鞭子,又小声耳语,“公主,二皇子说了,我们在外切不可说出自己的身份,我只管叫你小姐,你怎么又……”

    宴晚衣气急,根本不在乎这个,“不要再说我啦,我已经知道错了……小莺,你待会找人把旁边雅间里的那两个人给我收拾一顿。”

    小莺后退,脑袋摆个不停,“不不不,小姐千万不可,你可是大燕国的公……公家人,不能这样啊。”

    宴晚衣恨铁不成钢地瞪了她一会儿,最终只是咬牙切齿地看了看隔壁间的身影,而后继续看楼下的拍卖。

    心中却想着:算了,下次再收拾他们。

    不过这段小插曲倒是并没有引起叶梦歌的注意,她开开心心地吃着桌上的美味,时不时地瞟一眼楼下拍卖的进程。

    此时,楼下传来铜锣敲击声响,叶梦歌拿着一块鸡腿凑到栏杆处。

    “一万两,成交。”

    掌柜笑盈盈地看着最终拍下的那个人,让身后侍女把人带下去送给那位公子。

    二楼看台上看客更多了,所有人都向楼下张望着,想看看最终买家是谁。

    叶梦歌也有些好奇,花一万两买下的一个废人,她明说,这样一个钱多的不知怎么花的金主,她想抱大腿。

    然而她只瞅到,有一胡人装扮的高大男子从拥挤的人群中穿过,正要往外走,周围三三两两的小二打扮的人随即跟上。

    叶梦歌正要仔细瞅瞅时,身后雅间内的耿子新却忽的惊叹,“哇,这个作者的画工可真是到了鬼斧神工的境地了。”

    叶梦歌回到雅间凑过去一个小脑袋,瞟了一眼说道,“这本可是经典,不服不行。”

    耿子新抬起头来认真地看着她,一本正经地盯她半天,激动好一会儿才说,“姑娘,知己啊。”

    叶梦歌拿起桌上荷叶鸡,一口咬下一大块,包着满嘴香喷喷的肉,看着耿子新,含糊不清地说,“我难得知己,你看着不错。”

    耿子新这会儿激动异常,眼神中散发着找到同类的欣喜,而后刚巧听见楼下掌柜说半刻钟后拍卖一把宝剑,当下立马决定要拍下此剑送给知己。

    叶梦歌听后,立即把鸡放下随后擦了擦手,双手捧着耿子新的右手,感动落泪,“好人,你是个好人。”

    半刻钟后,掌柜敲锣,“拍卖开始,拍卖品为宝剑,此宝剑名为王者霸气。”

    “起拍价,五十两。”

    王者霸气?

    这是什么剑?

    叶梦歌心想,这宝剑名字取得这么丑,怕是没有人愿意拍卖吧。

    谁知刚这样想,就听见隔壁传来清脆的声音,“一百两,我要了。”

    叶梦歌听得见对方想要宝剑的那股子渴望,只因为对方声线都在颤抖。

    楼下也接连喊出价位,拍的人并不少。

    耿子新看书的间隙抬头看了一眼,随意喊出,“一千两。”

    隔壁立马跟上,“两千两。”

    似乎有人在劝说,“小姐,我们这次出门只带了两千两,你……”

    宴晚衣不满地说道,“小莺,这宝剑的名字一听就很有霸气的感觉,你没觉得只有这样的王者之剑才配得上我吗,这把剑我要定了。”

    “尔等杂碎也敢和本公主抢东西,不堪一击,我绝不妥协。”

    看对方还在犹豫,她又跟了句,“反正这天下第一楼还不是我皇叔的,我就算欠点钱也没事。”

    叶梦歌倒是没想到啊,中二病不是日本高中生才有的病,这位公主年纪轻轻却是中二病晚期,已经没救了。

    耿子新也听见了,随即说道,“公主啊,天下第一楼可是从来不让赊账的。”

    “你说什么?你胆敢对本公主不敬!”隔壁传来公主的质问。

    叶梦歌却只想说:公主,你能不能换句台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