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女生言情 > 将军她只想做个废物 > 第十五章 王者霸气
    隔壁身形猛地立起,不一会儿便走到两人面前,“我和我丫鬟说话,谁让你们听了?再说了,天下第一楼是我家皇叔开的,就是我家开的,我在我家欠点钱还需要你一个外人来管?”

    耿子新毫无惧色,脸上还带着少年的玩笑:“天下第一楼向来是不允许赊账的,就算你是皇亲国戚也不行,不信的话你去问问掌柜的就知道喽。”

    宴晚衣皱眉正要说话,又听见耿子新言道,“敢在天下第一楼赊账的,现在都成了没了胳膊没了腿的残废,公主尽管去后巷看看就知我所言是真是假。”

    拿着披风的小莺这会也到了宴晚衣面前,将披风披在宴晚衣身上,却只感到自家公主浑身颤抖个不停,急忙搀扶住。

    宴晚衣依旧高昂着头,俯视坐在面前的两位,冷艳说道,“哼,本公主的事不需要你管。”

    耿子新看着宴晚衣,忽然就笑了,嘴角漫不经心地吐出三个字,“三千两。”

    随后笑颜展开迷人眼,而那一双撩人的眼神却在挑衅,仿佛在说,你能把我怎么办啊,哥就是比你有钱。

    宴晚衣忽的恍惚了一下,傻傻地看着耿子新,而后小莺抵了抵她才又恢复怒气冲冲的模样,瞪了耿子新好一会儿才对小莺说,“我们回去!不和愚民计较!”

    不一会儿,楼下传来敲锣声。

    “三千两,成交。恭喜这位买家获得王者霸气。”

    还未走远的宴晚衣:“哼,这次算便宜他们了,下次别让我看见他们,否则见一次打一次。”

    不一会儿,宝剑便被送上楼,耿子新一点都没犹豫,接过剑就给了叶梦歌,“小歌,这王者霸气以后就是你的了,算是我送给知己的一点心意。”

    呃……

    这剑的名字怎么越听越奇怪。

    叶梦歌拿起一本书,送给耿子新,“子新,这是我写的拙作,也当是我送给你的一点心意。”

    耿子新感动,翻开书的第一页又是惊喜地抬眼看叶梦歌,而后沉浸在书中世界里。

    叶梦歌收起剑放在桌边,开始扫荡桌上美食。

    二人斜对面雅间里坐着的宴随遇终是忍不住,原本古波无澜的面上此刻失去了表情管理,嫌弃的眼神像是看见了街上浑身脏兮兮的叫花子。

    “怎么会有女子吃东西这么脏乱?”

    再看斜对面的人,原本狼吞虎咽的叶梦歌偷偷靠近正在认真看书的耿子新,将自己油乎乎的手放在他的衣襟上擦了擦,而后又退了回去,装作随意看楼中拍卖的样子。

    而观看了整个过程的宴随遇:……。看来以后要离她远点,就算是为了自己的计划不得不靠近她时也不能给她任何可乘之机。

    一身黑衣装扮的人走近,在身后跪下,“属下无能,跟丢了。”

    周遭空气忽然冰冷,雅间内所有人都屏住呼吸,害怕地偷瞄坐在主座上的人,生怕下一秒自己就人头落地。

    跪在地上的人也不知所措,早就听说过二皇子不像表面上那么简单,如今才跟在他手下第一天,不会就这么去了吧。

    于是他小心翼翼地抬眼去看主子的表情,却发现人早就消失了,只有冷冽的声音传来,“废物。”

    叶梦歌东张西望半天,只注意到,楼中拍卖已经结束,小二正在打扫一楼木台上的血迹,刚才人山人海的观众席此刻也只剩下几个品茶的宾客。

    不知道为何,叶梦歌总觉得木台上的血迹仿佛是比刚才多了许多,她四处张望,想看看那些像她一样喜欢看热闹的吃瓜群众隐藏在哪里的。

    目光不经意间却扫到,二楼转角处一抹玉白色衣带滑过墙壁随后消失。

    咦?那人有点眼熟?

    但没等叶梦歌仔细思考,耿子新拿着最新的一本话本凑上前,“小歌,看这个。”

    ……

    夜半,叶梦歌与耿子新讨论了下话本行业最新动态后,才从天下第一楼姗姗归来。

    走着走着,忽然感觉身后有人跟着自己,叶梦歌驻足,向后看去。

    没人?

    于是她加快脚步拐进了一处小巷子里。

    真正的勇士要直面危险,叶梦歌站住不走了,就那样站在巷子过道中间等着人出现。

    不一会儿,一群满脸疤痕的混混出现,老的老,残的残。为首的那个长得极其柔弱,叶梦歌怀疑自己一拳下去,那人就与世长眠了。

    那人忽然说话,语气轻蔑,“今天就是你敢抢老子东西,把你手中的宝剑还给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