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女生言情 > 将军她只想做个废物 > 第二十四章 定下婚事
    “爹明日就要到洛安城了。”

    晚间一起吃饭时,叶玄忽然开口说道,淡然的模样似是早就知道了这件事。

    叶梦歌听后呆了一愣,哦,忘了这边她还是有爹爹的。

    沉吟片刻,叶梦歌抬头,真诚发问:

    “我就不能不要这个爹吗?”

    以前就常常在某些短视频平台上看见,野生父亲把孩子托举成手枪或扔高高。叶梦歌和叶小小在心底发誓,绝对不要再去找自己的父亲,以免生命不测。

    叶玄优雅地放下筷子,而后一双笑眼望着叶梦歌,淡淡言道:

    “你想做什么?”

    叶梦歌看了看叶玄手中快要被掰断的筷子和快要被捏碎的玉碗,猛地抬头,一双卡姿兰大眼睛水汪汪的望着叶玄,扑闪扑闪俏皮可爱,真诚感人。

    “我想和哥哥永远在一起,爹爹很烦银了啦~”

    叶玄这才缓了脸色,抬手摸了摸叶梦歌的小脑袋,“放心吧,我永远都是你的哥哥,至于爹,他很忙的,你见不了他几次。”

    两兄妹含情脉脉,叶小小却在心里鄙视,卖萌可耻。

    第二日。

    “英雄们归来了!”

    “叶老将军回来了!”

    街头的小乞丐吆喝着大嗓门,走街串巷传递着消息。

    不时便有人打开房门走了出来,向城门口望去。

    认识叶老将军的百姓满眼泪花,泣不成声,不认识的年轻人小孩则是刚刚听说叶老将军的事迹而感到好奇。

    洛安城内,一片热闹。

    叶梦歌也是特意起了个大早,和叶玄一早便来到了城门口为叶家老爹接风洗尘。

    只是叶老将军踏着鼓声走进城内,却只是淡淡地望了他们兄妹两人一眼,而后便带着众将士走向皇宫。

    等叶严璋参加完国宴,风尘仆仆地回到叶府时,叶梦歌已经酣睡入眠了。

    叶严璋连一路而来的盔甲都来不及脱掉便来到了叶梦歌的住处,看着小女儿乖巧可爱的睡颜,不由得心都化了。

    叶玄走进来,小声细语,“爹,小妹刚刚玩累了,我便让她不便等你先行睡下了。”

    叶严璋望着叶梦歌的眼睛里是属于老父亲的柔情,许久才抬头看向叶玄,赞赏道,“这些年,你替我打理叶府大小事务,还照顾洛安城内的众将士,辛苦了。”

    叶玄作揖,“爹言重了。”

    二人小声说着话,便离开了叶梦歌的住处。

    次日叶梦歌醒来,神清气爽。

    训练时却兴致恹恹、叫苦连天。

    叶梦歌大呼,“哥,我不练了,有本事打一架,我赢了就不练,你输了就继续练。”

    叶严璋看见宝贝女儿受苦,内心煎熬,不由得替叶梦歌落泪,转过头看向站在身后的好大儿。

    “玄儿,我的梦歌好苦啊。”

    看着在外杀伐果断的老爹蹲在角落里抹泪委屈的样子,叶玄无奈叹了口气,随后面露凶光,对着院子中的人说道。

    “继续给我练,四毛,给我练到她不行为止。”

    叶梦歌立即反驳,“是人就不能说不行,你在想屁吃!”

    叶玄甩甩衣袖,直接走开。

    ……

    相安无事的好日子并没有过多久,叶严璋轻快的一声话使得叶府炸开了锅。

    “梦歌,爹给你定下了一门亲事!”

    叶严璋踏着欢快的步子进来,一进门便被书砸到脸上。

    “我小小年纪,只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孩子,嫁什么嫁,我是坚定的不婚主义!”

    叶严璋今日晨时去上早朝,早朝结束后宴帝把他留下,说是二皇子要娶叶家千金。

    叶严璋也不想乖女儿这么早就出嫁,他当父亲都还没有当过瘾呢,女儿出嫁后就不是自己的乖女儿了。

    可是他还没来得及说出反驳的话,宴帝又接着说。

    “北疆近日有些不太平,官员勾结异军,明华国也多有动静,我需要……”

    叶严璋了然,随即跪下,“陛下,老臣愿意带兵前去镇压北疆异军。”

    “好!不愧是朕的臣子,这份魄力和勇气让朕深感欣慰。”

    叶严璋叩拜,“谢陛下恩赐。”

    宴帝这才满意,低头去看手中的奏折,一抬头却见叶严璋还跪在地上,不由得生气问道,“你还有事?”

    叶严璋义正言辞,毫不畏惧,“求陛下准许老臣此次出征带着小儿叶玄和小女叶梦歌,老臣常年征战鲜少见到他们,此次离去多有不舍,还望陛下准许。”

    宴帝沉了脸色,半晌都不言,后才说,“准了。”

    叶严璋再次叩拜,“谢主隆恩。”

    于是一回到家,叶严璋就立即通知叶玄开始准备收拾一下,和他去往北疆。

    叶玄不可置信,“爹,陛下准许了?”

    叶严璋:“嗯嗯。尽管之前多年陛下因忌惮我功高盖主,而将你们兄妹留在洛安看管,这次却说出要将梦歌迎进皇宫,这就说明他有了新的制衡方法,我也才有机会带你离开这是非之地。”

    叶玄却担忧,“那,小妹怎么办?难道真的嫁给那个二皇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