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女生言情 > 将军她只想做个废物 > 第二十五章 中了催情散
    面对儿子的质疑,叶严璋却是十分坚定。

    “这些你不用担心,我已经有计策了,你只管和梦歌一起跟我去北疆就好。”

    叶玄虽是犹豫,但最终还是听从父亲的安排去收拾东西去了。

    叶严璋则是继续留在书房内,直到准备好说辞这才去找叶梦歌,谁知一进门就被砸了。

    这孩子,总是这样着急,也不听他把话说完。

    他无奈地捡起地上的书本,而后走进屋内。

    不一会儿,屋内传来叶梦歌的惊呼声。

    “真的?要去北疆玩?”

    叶严璋用着逗弄小孩子的口吻说道,“对啊,你不想嫁人那就不嫁了,随我到北疆去看尽风景人情。”

    叶梦歌想了一下,这样也好,她和叶小小还没有旅游过呢,免费的旅游机会,不要白不要。

    于是,她说:“我去,但是叶小小也得去。”

    叶严璋想了一下,“叶小小?那个小童子?那边可是很危险的,他要是想去我也不会拦着。”

    话音刚落,门口传来叶小小的声音。

    他坚定地说,“我一定要去。”

    就这样,叶梦歌和叶小小便踏上了前往北疆的路。

    一路顺畅。

    但他们不知道前面等着他们的究竟是什么,是狡猾阴险的毒蛇?还是饥肠辘辘快要濒死的小羊羔?

    但总归这场北疆之旅和叶梦歌想象中的有点出入。

    叶梦歌一边安慰着自己,“理想是富有美感的,现实全是骨感的,这很正常”,一边和叶小小拖着尸体往坑里扔。

    没错,来到北疆后,这边每日都在打仗,目前为止还没有停歇过。

    叶严璋和叶玄早上意气风发地出去,晚上架着伤残的士兵回到驻扎在北疆和明华国边界的营地。

    叶梦歌和叶小小就在士兵们回来后,去有着倒得横七竖八的尸体的战场上清理战场,带回来那些还有用的兵器或者盔甲,要是能掏着遗书也就一便给带回来。

    这里每天都是战事,根本没有机会去把死去的士兵小卒的尸体带回来,但是可以把尸体拖到一个大坑里埋了。

    连续拖了几天的尸体,叶小小累坏了,叶梦歌却爽嗨了,看着自己炉火纯青的刨坑技术颇为自得,还时不时去附近山上练习。

    这日,叶梦歌刚在山上挖好了坑,正要把自己从叶玄那屋里偷来的看起来值钱的宝贝扔进去。

    却忽然听到不远处有刀剑相击的声音,叶梦歌迅速藏好宝贝站在土堆上跳了几下,确定好自己的宝贝不会被人挖起来后才凑近声源处看。

    只见一群头戴斗笠、遮住面容的黑色夜行衣装扮的刺客围着一个白衣胜雪的男子,显然是在激烈的打斗。

    暗器飞出,长剑直逼心口,可那男子出手也极快,玉白通体的长笛化身为利剑直夺要害,几个回合下来便将刺客们打的落花流水。

    但男子却忽然间身形一顿,本是逼向刺客颈间的笛子也顿住。

    刺客立即反应过来,立马侧身飞起捡起了远在一边的剑,而后便迅速掌控了现场的局面。

    眼看着男子即将沦为一群虎狼口中的盘中餐,男人少了没事,可是那个笛子一看就很有钱的样子。

    如果这时有人救这个弱不禁风的小废物一命,说不定他还会感恩戴德地把笛子送给她。

    叶梦歌站起来活动了一下筋骨,蹲了许久腿都麻了,这会儿趁着刺客不注意正好出手。

    随后,她带着男子就是一阵疯跑,逃离现场,任由刺客在背后喊话。

    “有本事就停下,逃跑算什么本事。”

    “给我们站住!”

    听听,这是人说的话吗,叶梦歌平常喊话都说的是“给我站住”,这人居然狂妄到要“给我们站住”。

    她又不傻,脚上速度加快了不知多少倍。

    论起剑术叶梦歌的确不如叶玄等人,但这逃跑速度可是连虎子都会咋咋称奇的水平。

    刺客很快便被甩没影了,叶梦歌还未停下,一直跑到山顶的湖边才停下。

    这时叶梦歌才有时间仔细看一路上默默无言的男子。

    再看这男子,不禁大呼一声,“好巧。”

    如果她早知道是这家伙被围攻,是绝对不会冲过去救他的,反而会边吃瓜子边看着他吐血。

    宴随遇却面无表情,“……”

    敢情你扛着我跑了大半边山都不知道自己扛的是谁吗?

    胃部一阵翻滚,是被叶梦歌给颠的。

    但让宴随遇最窒息的是,他现在看着叶梦歌一副傻子的样子,竟觉得意外的可口?

    对,很可口!

    看起来好像很好吃,尤其是那粉嫩的樱桃小嘴。

    这样想着,宴随遇也的确这样做了,他猛地一个起身把叶梦歌给压在身下,作势就要去吻她。

    叶梦歌紧紧地盯着宴随遇,深觉宴随遇就像是个神经病,说着话就把人压着是什么毛病。

    “起来说话。”

    叶梦歌好声好气的和宴随遇说话,宴随遇却盯着她的脸根本不理她。

    慢慢地,宴随遇的头低下来了。

    与此同时,叶梦歌的火气升上来了。

    就在宴随遇头低下来的瞬间,叶梦歌一个巴掌拍在宴随遇脸上,再无半点好脾气,“给老子起来。”

    那一瞬间,宴随遇呆愣住了。

    但也忽然清醒了,他意识到自己刚刚不小心中了刺客的催情散。

    体内一阵热意急促流转全身,宴随遇越来越热,浑身就像个热炭一样,渴求着冰凉。

    而身下软软的叶梦歌居然这么冰凉,宴随遇只感觉她打到自己脸上的那只手都是那样舒服的凉爽。

    宴随遇忽然发现自己疯了,看向叶梦歌的眼神逐渐不对劲。

    他缓缓地伸出了手,在叶梦歌看弱智的眼神下,摸了摸她的脸,而后又向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