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不灭战神 > 第九百七十四章 裴逸的恳求

第九百七十四章 裴逸的恳求

    昊公子把之前的情况,简单的说了一下。

    “这”

    秦飞扬目瞪口呆。

    他当然知道,不过肯定要装装样子。

    等回神,他恼怒的看向王悠儿,道:“我早就让你把炼魂术的第十部分给我,可你就是不听,现在好了,被人抢走了,你说怎么办?”

    “第十部分是我的,就算被人抢走了,和你有什么关系?”

    王悠儿本来就憋了一肚子的火,此刻一听到秦飞扬的责怪,无疑更加恼火,直接和秦飞扬杠上了。

    “你的?”

    “你是在说笑吗?”

    “要不是你靠着王老的关系抢走第十部分,那会是你的?”

    “我告诉你,要是不把第十部分给我找回来,我就一张休书把你休掉!”

    秦飞扬冷哼。

    昊公子脸色一变,连忙道:“慕老弟,这事可不能开玩笑。”

    “我从来不开玩笑。”

    秦飞扬面无表情的说了句,便急速俯冲而下,消失在阁楼内。

    “休我”

    “居然敢休我!”

    王悠儿一脸难以置信。

    虽然对于这婚约,她也不同意,但事已至此,也只能接受。

    可现在,对方居然扬言要休她?

    这根本就是在羞辱她啊!

    不能忍!

    她对着阁楼吼道:“好啊,我求之不得,最好快点。”

    看王悠儿也上火了,昊公子揉了揉额头,无力道:“老姐,冷静点行吗?”

    “我很冷静。”

    王悠儿道。

    “冷静还说出这样的气话?”

    “如果慕祖宗现在真把你休掉,你知道会有多少人在背后笑话你?”

    昊公子苦口婆心的道。

    “我不怕。”

    王悠儿道。

    “你是不怕,但伯母,伯父,还有王老呢?”

    “他们肯定会被活活气死。”

    昊公子叹道。

    “这门婚约本来就是一个错误。”

    王悠儿说罢,也转身气愤的离开了。

    “真是两个冤家啊!”

    昊公子看了看两座庭院,一时间头疼无比。

    残月当空,夜色朦胧。

    秦飞扬开启隐匿诀,站在露台上,看着王悠儿的背影,目中满是笑意。

    这女人虽然有些蛮横不讲理,但其实挺可爱的。

    片刻后。

    他收回目光,取出那枚玉简。

    不管如何,这炼魂术的第十部分,总算是到手了。

    他立马转身进入阁楼,静心领悟。

    而不久。

    总塔主接到昊公子的通知,也让人来岛屿查看了一下,但显然不会有收获。

    翌日,清晨。

    秦飞扬走出阁楼,站在花圃间,呼吸着新鲜空气,整个人显得神清气爽。

    一夜的时间,他就掌握了炼魂术。

    当然。

    这多亏了第一代总塔主的传承。

    若非传承里面有炼魂术的心得和奥义,凭他现在的能力,就算给他再多的时间,也不可能参透。

    “古人果然没说错,只要心情好,整个人都舒服。”

    秦飞扬伸了个懒腰,心念微微一动,一道流光从他眉心掠出。

    这是一个五芒星,绽放着炫目的光辉。

    而在五芒星的中央位置,赫然漂浮在三个字,炼魂术。

    炼魂术最大的好处就在于,不用特意去催动,它自己就会主动淬炼精神力。

    换而言之。

    他现在的精神力,每时每刻都在提升。

    虽然不明显,但如果仔细感应的话,还是能察觉到。

    嘎吱!

    突然。

    一阵开门的声音响起。

    秦飞扬连忙一挥手,五芒星又化成一道流光融入眉心。

    随后他抬头看去,就见隔壁昊公子走了出来。

    “早啊!”

    秦飞扬笑着打招呼。

    “恩?”

    昊公子一愣,看向秦飞扬,像是发现了新大陆,好奇道:“今天怎么没修炼?”

    秦飞扬白了眼他,无语道:“你还真以为我是修炼狂啊!”

    “那正好。”

    “今天是拍卖龙凤酒的日子,我们一起去坐坐。”

    昊公子笑道。

    “没兴趣。”

    秦飞扬摇头。

    昊公子顿时不悦道:“你这人怎么这么没劲?”

    秦飞扬道:“不是我没劲,是你太无聊,那龙凤酒有什么好喝的?”

    “没品味。”

    昊公子瘪了瘪嘴。

    秦飞扬摇头苦笑,这和品味有关吗?

    嗡!

    便在这时。

    秦飞扬怀里的影像晶石嗡嗡作响。

    秦飞扬目光一闪,看向昊公子道:“我有点事要忙,改天再聚。”

    说罢便转身进入阁楼,随手关上房门。

    “我怎么就交到这样一个朋友?”

    昊公子愣了愣,随即摇头叹气一声,也开启传送门离开了。

    阁楼内。

    秦飞扬取出影像晶石,胖子的虚影快速凝聚而出。

    “怎么?”

    秦飞扬问。

    胖子道:“有人找你。”

    “找我?”

    秦飞扬一愣,道:“谁啊?”

    “裴逸。”

    胖子道。

    秦飞扬眸子顿时精光闪烁,道:“他现在在哪?”

    “就在我的洞府外面。”

    胖子道。

    秦飞扬沉吟少许,道:“把坐标给我,我马上过去。”

    拿到坐标后,秦飞扬便开启一扇传送门。

    下一刻。

    他就出现在一个洞府内。

    洞府只有十余丈,除了一个蒲团,以及一张石桌,四个石凳外,再也没有其他的东西,相当简陋。

    不过很干净。

    胖子迎上去,指向洞府门口,对秦飞扬道:“他就在外面。”

    秦飞扬道:“让他进来。”

    胖子大声道:“裴逸师兄,进来吧!”

    哒哒!

    伴随着一阵沉默的脚步声,裴逸走进洞府,进入秦飞扬的视线。

    但此刻的裴逸,完全没了以前的潇洒不羁,神情显得极为沉痛。

    秦飞扬暗中一叹,指向旁边的石凳,笑道:“坐吧!”

    裴逸看了眼秦飞扬,坐在一个石凳上面,低着头,沉默不语。

    秦飞扬也跟着坐在裴逸对面,道:“他们都告诉你了吧!”

    “恩。”

    裴逸点头。

    秦飞扬问道:“那你有什么打算?”

    “我不知道。”

    “我现在心里很矛盾。”

    裴逸摇头,脸上满是痛苦之色。

    秦飞扬道:“我能理解你的心情,但他终究是你的父亲。”

    “你们在说什么?”

    胖子一脸迷茫的看着两人。

    秦飞扬瞧了眼胖子,叹道:“裴长丰就是他的父亲。”

    “什么?”

    胖子目瞪口呆,这也太巧了吧?

    “他真的死了吗?”

    裴逸也终于抬起头,看着秦飞扬问道。

    秦飞扬点头。

    裴逸又沉默了下去,良久之后才道:“能带我去安葬他的地方吗?我想把他的遗体接回来。”

    “当然可以。”

    “不过,这是你的主意,还是你二叔的主意?”

    秦飞扬问。

    裴逸的二叔,自然就是神蟒部落的首领。

    “我的主意。”

    裴逸道。

    “那你二叔呢?”

    “他难道就不想把你父亲的遗体接回来?”

    秦飞扬皱眉道。

    “肯定想,但他现在还没有从悲伤中走出来。”

    “毕竟他们是亲兄弟。”

    “而我和他虽然是父子,但从来没相处过。”

    “甚至不怕你笑话,我对他没有半点印象。”

    裴逸苦涩道。

    秦飞扬笑了笑。

    这完全可以理解。

    因为在裴逸出生不久,裴长丰就离开了神蟒部落,怎么可能会有印象?

    “你准备什么时候去?”

    秦飞扬问。

    裴逸道:“如果你有时间,我想马上就去。”

    秦飞扬起身笑道:“死者为大,没时间我也会给你抽出时间来,走吧!”

    “谢谢。”

    裴逸起身,对着秦飞扬躬身道谢一声,便开启传送门,两人相继走了进去。

    胖子想了想,也跟着进入了传送门。

    丹塔广场。

    几天前大典所用的东西,都已经撤掉,又恢复了以往的平静。

    广场中央,那位黑衣老人还在,犹如磐石般盘坐于地,看守着传送祭坛。

    “见过长老。”

    秦飞扬三人出现后,立马对黑衣老人行礼。

    黑衣老人是丹塔的执法长老,地位颇高,实力也极强,平时不苟言笑,但当看见秦飞扬时,那苍老的脸上却爬起一丝笑意。

    秦飞扬拱手道:“长老,弟子三人想去一趟九大区域。”

    黑衣老人道:“中央神国的人要去九大区域,都需要先得到总塔主的指令,你们有吗?”

    去一下九大区域,还要问过总塔主,这也太麻烦了吧?

    秦飞扬不着痕迹的皱了皱眉,摇头道:“没有。”

    黑衣老人歉意道:“那不好意思,老夫不能放行。”

    相比第一次见面时,态度是客气了不少。

    但裴逸不由着急了,恳求道:“长老,弟子此次前去九大区域,没有别的因素,纯粹只是想接回父亲的遗体,还请长老能通融一下。”

    “遗体?”

    黑衣老人一愣,上下打量了裴逸片刻,道:“你是神蟒部落的裴逸?”

    “正是弟子。”

    裴逸点头。

    黑衣老人道:“据老夫所知,你父亲不是失踪了吗?”

    “对。”

    “但现在找到了,不过已经死了。”

    裴逸脸色悲戚,目光沉痛。

    “这样啊!”

    “那行吧,你们去吧,但只有三天时间。”

    “三天之内,必须回来。”

    黑衣老人犹豫了下,点头道。

    “多谢长老。”

    裴逸连忙躬身道谢。

    黑衣老人一挥手,战气涌动,融入传送祭坛。

    很快。

    传送祭坛就复苏了。

    秦飞扬三人相继跃上祭坛,身影便快速消散。

    第九区域!

    冰晶城中央广场。

    这里是不允许任何人踏足的。

    广场的各个入口,都有城主府的护卫严加看守。www.gebiq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