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大清隐龙 > 5104 刀枪不入
    精武英雄会的核心架构,此刻显露无疑,龙爷的江湖号召力当旗号,元首的资本和政治力量进行保护。

    而实际内部运作则是老鹰、老农、董海川、郭云深、霍元甲的父亲霍恩弟等等一些江湖大豪。

    南派和北派的江湖代表,此刻已经聚齐了,只不过一些核心的人员他们从不露面而已。

    老农已经离开了湘军的体系,这是曾国藩临死之前的命令,湘军活着的人不允许再骚扰他,更不允许命令他。

    其实曾国藩一直希望老农能去肖乐天那边出力,可是老农已经懒得在权力场里混了,自从听说了项少龙有这个精武英雄会的打算,他内心中一个潜藏多年的理想也萌芽了。

    那就是写一本《武藏》汇集天下各门各派的武功于一本书之内,在这个格斗术日暮西山的大时代里,在工业力量倾力压制个人实力的浪潮前。

    好歹给后人留下一点点可以查找的资料啊,哪怕只是一点点蛛丝马迹,也能证明我中华武学曾经来过,曾经在这个人世间辉煌过。

    “我未曾去过欧罗巴,但是元首所开创的工业时代,我却亲眼见过!这不是人力能够抵挡的,这是未来百年千年的趋势……”

    “无论我们这一代人有多么不舍,有多么不愿意面对事实,我们都得明白一点,百年后千年后我们手上的这点绝活肯定会大规模的失传……”

    “三百年后,我们这些武功绝技的名字都会消失……那么那个时代的孩子们,如果想研究数百年前的我们,应该怎么办?”

    “精武英雄会是一个好办法,把格斗技变成一种比赛,只要支持的资金不断,那么这种比赛模式就能延续下去……”

    “或许有一天,这种比赛会吸引全球的格斗高手来参加……到时候变成世界盛会,大家赚奖金,也是一件好事儿!”

    “但是老鹰你要记住,这种格斗比赛也有一个弊端……那就是功利性太强,一旦百年后,比赛深入人心了,大家比赛上场就会以输赢论高低!”

    “一些刚猛霸道的武功就会广为流传,因为人们都要赢啊!而那些小众的武功,比如说沧州燕子门!”

    “他们就是靠着高来高走求生活的,多为北地飞贼……他们的功夫逃生是一绝,但是格斗刚猛的路数是很欠缺的!”

    “这些武功会不会因为不擅长擂台比赛而逐渐消失呢?很有可能的,因为人都是急功近利,都喜欢赚快钱!”

    “一年两年不显眼,一百年呢?肯定会有一大部分武技,不适应精武英雄会的这种模式,而渐渐被淘汰!”

    “这些武功也应该在历史长河中留下自己的一段记忆,所以我才要写这部武藏!”

    “记录他们的历史发源和光辉的事迹,如果可以我也可以记录他们的招式供后人研究探讨……”

    “一本武藏再加上龙爷的精武英雄会……我想这泱泱中华的武林,也就能留下一点身影了!”

    “几百年后的孩子们……别忘了我们啊!”

    老鹰听着老农这点情肠,自己也动了情绪,眼窝一热差点流下眼泪来“老哥啊!你有心了……我不如你啊!”

    “你都能想到几百年后的事情了,我们这些人还在为眼前的这点利益争来争去呢?”

    “等九帅下野了,我也他娘的不干了……龙爷要是能养我一口饭吃,我也在这当个教习!”

    “嘘……噤声,我讨厌的人来了……”老鹰话没有说完,老农抬手把窗户缝给关了起来,耳朵动了动靠声音辨别着外面的动静。

    屋子里陷入沉寂,可是这外面就热闹了!

    突然在演武场的东脚门走进来一群人,土黄头巾包头,身穿灰色对襟大氅,脸上还用什么锅底灰,黄土泥抹出各种奇怪的花纹。

    这群人足有二十多人,走进来之后就雁翅分开,正中一名披着道士袍子,却裹着黄头巾的中年人,手里居然还捏着一把土鸟铳,打扮真是不伦不类。

    这群人进来了,在场很多江湖大佬眉头紧锁,一些靠近他们的人也都躲避,好像故意跟他们分开距离一样。

    “哈哈,项庄主……有贵客来,怎么不跟我们义和拳的大师兄说一句,也让我们见识见识这天下英豪啊!”

    领头这一位,把鸟铳丢到手下人手里,双手抱拳“诸位好汉……义和拳静海坛口大师兄,曹福田有礼了……”

    “听说今天朝廷的大人和华族大人都来了?小的们没有什么好的孝敬,请上一香,给贵人们开开眼!”

    说道这里,曹大师兄身后的这些人突然鼓乐齐鸣,有掏出唢呐的有临出铜锣的,还有敲起小鼓的,吹起笛子的,滴滴答答的也不知道是什么曲目。

    这位曹大师兄,空打了两路架势,然后连着打了三个哈切,这眼神可就扑朔迷离了!

    “天灵灵、地灵灵……真仙附体,人间香供!”

    两名义和拳的门人,一左一右弓步下腰,对称摆出一个请香式,那手就跟变戏法一样,轰的出现一团火光。

    戈登吓了一跳,定睛一看这二人手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多出了两把已经点燃的香火!

    “上帝啊!这戏法真好看……”

    听不得戈登夸赞,好玩的东西还在后面呢,只见这曹大师兄打了一趟好拳法,闪展腾挪这叫一个热闹,嘴里还发出古怪的声音。

    坛下的门人齐声问道“那位仙家下凡受香火?那位受香火……”

    “哇呀呀呀……吾乃巨灵神是也……”

    “请巨灵神受香火……”门下全都半跪在地。

    这时候那曹福田扎了一个马步大吼一声,紧接着另一名手持土鸟铳的义和拳门人,就把那把鸟铳顶在他的腹肌上了。

    砰!一声闷响,门人扣动扳机,土鸟铳喷出一团浓烟,那曹大师兄大叫一声,后退半步。

    就听吧嗒一声,一颗铅弹掉在地上滴溜溜乱滚,衣服上被鸟铳烧了一个大大的窟窿。

    此刻他收功抱拳“哈哈哈……诸位爷们,见笑了!”

    “这几位是朝廷的大人吧?草民给大人扣头了……”刚刚表演完的曹大师兄,跪在了邓世昌等人的面前,毕恭毕敬的扣头。

    窗内的老农恶心的直撇嘴“妈的,要不是这群人手下洗脑的愚民太多了,我早就把他们赶出这精武英雄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