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综合小说 > 婚不过时:总裁夫人有礼了 > 第二十一章 书房里的温情

第二十一章 书房里的温情

    “其实,如果不告诉小斯的话……”

    “你是说,要让我对小斯隐瞒?”宋秉爵提起箱子,打开后车厢,将其放了进去之后,目光灼灼地望着她。

    慕晚安嗫嚅了唇,找不到半点能回嘴的话。

    隐瞒……怎么听着不像是个好听的词。

    后车厢已经被关上,慕晚安无奈,低声地道歉:“谢谢宋总,我就借住一晚。”

    见状,宋秉爵轻微地勾唇,道了一句“不谢”,便打开了副驾驶座的车门。

    慕晚安硬着头皮,坐了进去。

    一路无言,慕晚安多少有些坐立不安。

    车子基本是畅通无阻地驶向了宋家。

    慕晚安侧眸看了看一旁的宋秉爵,刚要开口,宋秉爵就好象有先见之明一般地开口:“有位旧友住在那一块,今天过去看他,刚要回去,就遇见你……”

    随即,他一顿,挑眉看向慕晚安,语气里多了一丝亲近的调侃:“还是说,慕小姐以为我在刻意等你?”

    这话一出,原本还有所怀疑的慕晚安脸一红,立马摇了摇头:“没,没有。”

    她所有的疑虑都被打消,只当这次的事情是巧合。

    也是,堂堂顾氏的总裁怎么可能刻意来等她?先不说,房东的事情临市决定的,再者,宋秉爵又怎么可能知道……

    越想,她越觉得是自己补脑过度了,拍了拍脸,让自己清醒过来。

    真的是得了病的人,就喜欢胡思乱想。

    ……

    半个小时后,车子驶入宋家的停车库。

    宋秉爵将慕晚安的行李交给了管家,便邀请慕晚安和他一同吃晚餐。

    这个时候,差不多八点,小斯已经吃了晚饭,上楼睡觉。

    一顿饭,只有他和她。

    食不言,寝不语。两个人都不是话多的人,一顿饭吃的无比安静,只有筷子轻轻碰到碗边的声音。

    吃完,宋秉爵便拭了嘴,并没有多留,让管家带她去房间,自己则是去了客房。

    见宋秉爵淡泊的反映,慕晚安越发觉得自己之前太自恋了,压下那股怪异,回了客房。

    ……

    睡到一半,原本就浅眠的慕晚安被一点动静吵醒。

    她睁开眼睛,就好像一个小小的黑影出现在她旁边。

    她一愣,宋小斯穿着连体的熊猫睡衣套装,不知道什么时候,睡在了她旁边。

    可能是察觉到她醒了,他也睁开了眼睛,无比自然地靠近了慕晚安的怀里。

    他的小脑袋在她的臂弯里,像小兽一般地蹭了蹭,随即闭上了眼睛,又陷入了睡眠。

    慕晚安:“……”

    ……

    翌日是周末。

    慕晚安起的比平日里晚点,她睁开眼睛,等看清自己的怀里的小人,愣了半天,才回神。

    悄悄地将自己的胳膊抽离,她无声地下地,去洗漱。

    却不想,宋晓斯还是醒了。

    他睁开眼睛,见慕晚安走向浴室,也下了床,跟了上去,等看到慕晚安准备刷牙,似是想到了什么,连忙屁颠屁颠地跑出房间,不过一会儿,又跑回来,手里多了牙刷牙杯和毛巾。

    他刚睡醒,一切都是他下意识地反映。

    看着他懵懂的模样,慕晚安笑,摸了摸他的脑袋,帮他在牙刷上挤了牙膏。

    一大一小对着镜子刷完牙洗完脸,慕晚安帮小斯换下了睡衣,便牵着小斯软绵绵的小手下楼。

    宋秉爵已经晨运回来,坐在沙发上看报纸。

    见他们从楼上下来,他的眸光闪了闪,目光从小斯的身上游弋到了慕晚安的身上。

    因为晚上睡的好,女人面若桃红,气色极好。

    她将头发挽起,身上穿着白色衬衫和牛仔裤,倒是不同于平日里的清爽可人。

    宋秉爵抿唇,目光稳稳地落在她的身上,一眨不眨:“慕小姐,睡的可好?”

    慕晚安咧开嘴,笑了笑,点头。

    宋秉爵不置可否,最后看向宋晓斯,语气多了几分严厉:“昨晚跑去慕小姐的房间里了?”

    宋晓斯有个习惯,半夜会跑到他房间里睡觉。

    今天他一早起来,并看到小斯的身上,就知道他去了哪里。

    宋小斯听着他的问话,甚至连搭理的**都没有,眼里只有慕晚安牵着他的那双手。

    见状,宋秉爵额头的青筋微微凸起,隐约多了一丝威严。

    察觉到对方有些生气,慕晚安以为他是在气小斯不礼貌,连忙开口:“没事的,小斯睡觉很乖的。而且,我也睡的很好。”

    “慕小姐,孩子可不能宠。”

    对于儿子擅自跑去慕晚安房间,宋秉爵倒是没有多恼,恼的是自己儿子动作竟然比他还快,已经捷足先登,进了慕晚安的房间,还同床共枕了。

    见心思掩下,宋秉爵一脸慈父。

    慕晚安不疑有他。

    在管家的劝说下,慕晚安还是在宋家用了早饭。

    她打算吃完饭就离开,趁着周末,把房子的事情搞定。

    还未喝完面前的豆浆,就听到对面,宋秉爵开口:“既然,慕小姐要换住处的话,不如,就住过来吧。”

    语落,正在喝豆浆的慕晚安瞬间喷了出来。

    “噗”

    豆浆好准不准地落在了宋秉爵的脸上。

    一时间,气氛凝固。

    情况突发,宋秉爵拿着筷子的手一僵。

    慕晚安已经被吓到了,拼命地咳嗽,连忙拿起纸巾帮他擦脸:“宋总,真的不好意思,我太意外了,我……”

    她再如何自恋,也想不到宋秉爵竟然会说出让她住在这里的话。

    对于才不过见面几次的人,这根本不是什么正常的事情。

    她的脸红的不行,有些无措。

    宋秉爵笑了笑,接过她手里的纸巾,指尖毫无痕迹地擦过她的掌心,随即不等慕晚安反映,无比自然地擦脸:“没事。”

    随即,开口:“慕小姐,你也知道小斯的情况,他真的喜欢你,我平日里又忙,根本没时间陪他。”

    “再者。”他顿了顿,“我想,我之前也算是帮过慕小姐,慕小姐就当作是帮我?工资格外算。”

    欠人人情,慕晚安心知肚明,但是……

    “宋总,我可以帮你照顾小斯,但是,我不可能……”

    她怎么可能住在这里?

    “慕小姐是不放心我?”宋秉爵抬眸,黑眸里精光奕奕。

    慕晚安嗫嚅了一下唇瓣,所有的话,都被堵住了

    “不是……”

    本来男女独处就是比较忌讳的,更何况是住在一起?她确实有这方面的担心,但同样的,她若是承认,那岂不是在认为宋秉爵对她有心思?

    这简直就是此地无银三百两了吗?

    她脸色讪讪,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反驳了:“我……”

    “我是不放心我自己……”她笑的僵硬,却在宋秉爵无比沉静的目光里,说不下去了。

    “宋总……”

    她在做努力地挣扎,还未说完,就听到“咔”的一声。

    一旁的小斯便放下手里的杯子,乌黑的大眼睛一转不转地瞧着她,面无表情,但是却很……

    “好。”慕晚安心软的不行,做出了妥协。

    闻言,宋秉爵执起面前的豆浆,掩住了自己唇角的弧度。

    在谈判上,他从来不觉得晚安能够说得过他,更何况,还有小斯在……

    一切,都在预料之中那个。

    ……

    慕晚安留下来的事情,就这么决定了。

    为了防止以后会有什么矛盾,慕晚安还是认真地想了想,陪小斯睡午觉之后,她回房间认真地拟了一份劳工合同。

    她的情况不可能一直住在宋家,更何况,到底要留下多久也是一件尴尬的事情。

    宋秉爵不说,但她不能习以为常。

    核对了一下合同上的内容,确认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之后,她签下了自己的名字,便拿着合同去书房找宋秉爵。

    她敲了三下门,等里面有人回应,便轻轻地推门而入。

    “宋总。”她踏进书房,低低地出声。

    宋秉爵的书房甚至比房间还要大,三个墙壁全部书橱,满满都是书籍。

    慕晚安甚至闻到一股书香。

    环顾了一下四周,书房里没人,慕晚安听到书房的内侧有水声,便站在一旁等了等。

    不过一会儿,浴室的门打开,男人湿漉漉地从里面出来,他拿着干毛巾擦着头,见慕晚安无比乖巧地站在那里,他眼眸微微淌着暖意。

    “慕小姐?”他的声线沙哑。

    昨晚处理公务并没有睡多久,所以,拖到现在他有些疲倦,去冲了个澡,让自己精神了一点。

    听出他的声音不大对,慕晚安下意识地给他倒了一杯水。

    等将水杯放置在他面前之后,她不由一怔。

    不为什么,为的只是她下意识地动作。

    以前在许家的时候,她就是这样,许烁每每工作到很晚,她都会像这样,倒杯水给她。

    那个时候,她感动他为了他们未来的生活而努力,而如今,却觉得自己太过于自作多情。

    她的手僵了僵,随即自然地收回。

    宋秉爵擦拭头发的手一顿,见她脸色微变,似乎是明白她想到了什么,黑眸暗了暗,哑着嗓子开口:“慕小姐如果不介意的话,能帮我擦个头发吗?”

    他说的自然,慕晚安从自己的思绪里回神。

    “什么?”

    “临时有点事情需要我立马处理,但是,你看……”他点了点自己依旧滴水的头发。

    慕晚安想了想,没有拒绝,走到他身后,拿着毛巾,轻轻柔柔地帮他擦拭。

    对于这样的事情,她素来很有经验,以往许烁……

    总忍不住想起以前的事情,慕晚安轻吐出内心的污浊,开始认真起面前的事情。www.gebiq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