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综合小说 > 婚不过时:总裁夫人有礼了 > 第二十九章 五个人一台戏

第二十九章 五个人一台戏

    一夜好眠。

    第二天,阳光明媚。

    宋秉爵晨跑回来的时候,慕晚安正和小斯吃着早餐,晨光透过玻璃落进,远远望去,好似一幅画。

    男人上了楼洗漱完,等下楼,坐到位置上,就看到慕晚安一脸欲言又止。

    想到今天她要和别的男人约会的事情,宋秉爵的好心情瞬间没了。

    “什么事?”他问。

    慕晚安想了想:“今天我想请个假。”

    她和学长约好了去做检查咨询,毕竟是事关她的病,她有些等不了。

    闻言,宋秉爵额角的青筋一跳,刚要拒绝,但对上她满是希翼的杏眸,嘴里的话毫无骨气地一转:“好。”

    语落,他眼里瞬间拂过一丝懊恼,侧过眼,刚好对上了儿子的双眸。

    眨了眨眼睛,几丝嫌弃掠过,小斯默不作声地吃着饭。

    宋秉爵:“……”

    ……

    今天是周末,不用上学上班。

    早饭过后,慕晚安便准备匆匆离开。

    刚起身,

    看着她离开的背影,坐在餐桌前的宋秉爵和宋小斯相对无言,直到黎叔低声地嘟囔问一句:“先生,今天中午慕小姐不在,你们想吃什么?”

    闻言,宋秉爵立马回神,黑眸猛然一丝精光掠过。

    “不用了。”他开口,指尖敲了敲桌面,对着自己的儿子,唇角微勾:“小斯,我们和她一起吃饭,你说好不好?”

    闻言,小斯乌黑的眼睛闪闪发亮……

    而一旁的黎叔:“……”

    所以,今天中午只有他一个人在家了,是吗?

    ……

    这一边,慕晚安在李念的陪同下,做完咨询,心里依旧有些担心。

    上次检查之后,医生就让她复查,再一次确诊一下,哪怕有万分之一的可能,她也都希望自己是出差错的那个。

    一直以来,这件事情就压得她心口喘不过气来。

    原本并不想多说,但到底是想到学长在这方面有研究,昨天才没有忍住做了询问,所以才有了今天的咨询。

    “小晚,别担心,不会有事的。”见她眉眼多了一丝暗淡,李念出声安慰。

    男人五官清俊,温文尔雅,那双眼睛总是含着柔柔的水光,令人心生好感。

    即便毕业几年,两人的联系并不多,但也不存在生疏。

    “嗯。”明知道他在安慰,她心里还是拂过一丝暖流,慕晚安点头,唇角露出一丝微笑。

    最坏的结果也不过如此了,她能想到的也都想到了,与其一蹶不振,还不如开开心心的,不是吗?

    她脸上的笑意柔和,隐约和几年前,稚气未脱的她重叠。有那么一瞬,李念有些恍惚,手下意识地抬起,想要揉揉她的脑袋,却被他放下。

    现在还不是时候,就算她如今已经离婚,可她对他,也只有学长和学妹的情分罢了。

    想到这里,他垂眸,唇角掩饰住一丝苦笑。

    就算是他,也都没有想到,她和他再一次相遇,会是这个样子。

    将内心的浑气吐出,他看向慕晚安,微笑:“难得见一次,一起吃个饭吧。”

    慕晚安犹豫,但还是点头同意了。……

    而这一边,他们刚到达餐厅。

    一辆黑色的卡宴便紧随其后。

    慕晚安刚坐下,一个小小的身影便扑了过来。

    她一愣,下意识地接住,等看清怀里的人,瞬间有点傻眼了。

    “小斯?”

    “哇,那男的好帅。”还不等她思考发生了什么,隔壁有女生惊呼出声。

    慕晚安顺着女生的视线看过去,就见男人逆光走进来,宛如上天眷顾的天之骄子。

    她顿住。

    “你们怎么来了?”完全没有想到他们会出现在这里,慕晚安有些发愣。

    目光从李念的身上拂过,男人唇角微凉,随即轻嗤了一下,随即回答:“小斯今天想出来吃饭。”

    闻言,慕晚安回眸,撞进小斯湿漉漉的眼睛,心底柔软一片。

    只是还不等她说些什么,宋秉爵就径直带着小斯入座,直接坐到了他们的旁边。

    慕晚安顿然尴尬了,对上李念的眸,讪讪然:“学长……”

    “不碍事。”李念笑,看着宋秉爵父子,唇角的弧度不变,眼底却拂过一丝异样,刚要开口询问,身后一个娇柔的声音便传来

    “慕晚安!”

    慕晚安侧过头一看,入目,便是王思怡和许烁相携而入的画面。

    王思怡推着许烁走进,一副极为恩爱的画面。

    她心口猛然一跳,忍住心里似有若无的刺疼,但只是看了一眼,便收回了视线。

    若是可以,她根本就想装作不认识他们。

    却不想,王思怡根本不想放过她,只是对上慕晚安身侧的宋秉爵,手捏紧了几分。

    她可没忘记,上一次这个男的给她的压迫感和威胁感。

    并没有想到会在这里遇到他们,许烁眼底拂过一丝幽光,随即在对上宋秉爵,眼底冰冷。

    又是他。

    上次是他,这次又是他。

    接二连三都出现在晚安的身边,藏在轮椅下的手,捏的死紧。

    气氛,有一瞬间的凝固。

    ……

    “小晚,他就是你说的那位吗?”

    李念忽然出声,打破了原本凝固的气氛。

    刚刚他坐在阴影里,谁进来都没有注意到,这下他出声,所有人的目光就突然集中到了他的身上。

    许烁一顿,一脸莫名地看向他,还未等他认清李念那张脸,就见男人忽然勾唇,一道讽刺的话便吐了出来:“看来许先生也不需要我的帮忙,毕竟王家在这方面很有研究,亏得小晚为了你的事情……”

    越说,他话里的恼意差点挣脱而出。

    直到慕晚安适时出声“学长”,他才停了下来。

    “抱歉。”脸上的愤怒消散,李念恢复到以往的清润:“为了白眼狼生气,并不是我的风格,是我失礼了。”

    许烁和晚安离婚的事情,他是知道的。

    就是因为知道,他才会如此生气,更因为,晚安如今的处境都是许烁逼的。

    知道学长是为她打抱不平,慕晚安感激,却对于以前的事情,不想再说了。

    做了那么多,希翼了那么多,到时候缘分已尽,再提又有什么用。

    她笑的苍白,目光带着祈求。

    她不想说,也不想提。

    闻言,许烁一顿,轮椅下的手近乎苍白,随即脸上抹过一丝残忍的笑:“我和她的事情,还不需要别人来插嘴。”

    语落,所有人的脸色都难看。

    “别人?”一侧的宋秉爵冷嗤,原本在李念比他率先开口的时候,他的怒气已然到了顶峰,而如今许烁却说出这样的话……

    “许先生现在王家的插门女婿,自然是别人。”

    “但,我们不是。”

    他开口,忽然拉过慕晚安的手,死死地将她冰凉的手捏在了掌心里。

    慕晚安一僵,刚要将自己的手抽离,却不想,被男人捏的更紧了。

    慕晚安面露尴尬:“秉爵……”

    “我孩子叫你妈妈,你说我们是外人吗?”宋秉爵启唇,对上慕晚安错乱的眸:“现在对于你来说,许烁才是别人。”

    他话里意有所指,慕晚安彻底愣住,目光呆呆地望着他,任由他握着自己的手。

    一丝丝地暖意回流,她张了张唇,却发现自己不知道该说什么。

    宋秉爵说的没错,许烁如今对于她而言,确实算得上外人。

    而宋秉爵他……

    他不是,是他收留了她,是他给了地方住,是他在她最黑暗的时候出现……

    内心酥酥麻麻的一片,她整颗心都软了下来,对于他那句“孩子叫妈妈”也解释不出口了。

    她低下头,对上小斯在怀里满满依赖的话,沉默了。

    这一头,看着她默认,许烁眸里的灰色仿佛墨一般的浓重。

    见许烁被反驳的无言以对,身后的王思怡气急,也忘了宋秉爵给她的畏惧,尖酸刻薄的话脱口而出:“我们阿烁才不是你们自己人,慕晚安,你也真够不要脸的,才离开阿烁没多久,这么快就有两个男人了?”

    她冷嘲热讽,尤其是见不管是宋秉爵,还是李念,都气质不俗,心里拂过莫名的酸意。

    她确实喜欢许烁,但作为许烁的前妻,慕晚安在短时间内又找了两个不错的男人,这不是在打她的脸,是什么?

    她一脸趾高气扬。

    听见她的话,慕晚安抬起眸,笑:“总比起王小姐那么多风花雪月的事,我实在不敢比。”

    上次她在慈善晚会上看到的画面,历历在目,她想不明白,许烁的眼光为什么会差到这个地步,会喜欢上王思怡……

    下意识地想要给许烁提个醒,但她猛然一顿,便不想说了。

    许烁已经和她无关,她又去管他做什么?

    她眼底拂过一丝讽刺。

    许烁是她过去的伤痛,或许,在许烁面前,她还会想保留最后的自尊,但在王思怡面前,她就没那么多的估计。

    她就像一只伸了爪的小野猫,一挠,就将人挠出血。

    “你……!”王思怡气急败坏,想都没有想,上前就要给慕晚安一个巴掌。

    哪知,这次打她脸的不是宋秉爵,也不是李念。

    是许烁。

    在她迈出那一步的时候,许烁忽然紧紧地扣住了她的手,一抹难以言喻的痛意袭上,可见其力道之大。

    她下意识地痛叫了一声。www.gebiq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