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综合小说 > 婚不过时:总裁夫人有礼了 > 第三十章 他想吻她了
    “阿烁?”她看向许烁,面露诧异,眸光水雾朦胧,有些委屈了。

    许烁一顿,稍稍松开了她的手,垂下眸:“小怡,不用和保姆一般见识。”

    他眉眼柔和,这是慕晚安不曾见过的柔软。

    自从出车祸之后,她就不曾见过他这样的表情。

    保姆……

    她三年来的付出,值得了这两个字。

    心丝丝如缕的疼,原本以为自己已然不在乎,但到底还是做不到。

    攥紧了手,慕晚安深深吐出了一口气,不再去看他们。

    而王思怡听见他那么一句,瞬间忘了许烁刚才的粗暴,眼底抹过一丝得意。

    却不想,许烁的话一出,原本安安静静躺在慕晚安怀里的小斯猛然起身,跑了过去,他手里抓着桌上的盘子,不等所有人反映,就直接拿着盘子朝着许烁砸了过去……

    “啪”

    那一瞬,猝不及防,许烁下意识地拿手臂遮挡,袖子被尖锐划破,瞬间血腥味弥漫了出来。

    完全没有想到小斯会突然这样,慕晚安的心猛然一紧,刚要将他拉回来,但等看清小斯的模样,却是怔住了。

    “小斯……”她唇瓣嗫嚅,怔怔。

    小斯就站在许烁面前,那双向来澄澈的眼睛此时无比的通红,看向许烁的眼里满是憎恨。

    憎恨。

    一个孩子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情绪。

    似乎是听到慕晚安的声音,他回过头看她,就好像察觉到自己做了什么,生怕她会骂他,会讨厌他,他呜咽了一声,看向慕晚安的眼底满是委屈,甚至还带着几分脆弱……

    慕晚安只觉得自己的心被猛然撞击。

    “小斯。”那一瞬,慕晚安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样的情绪,她的心软的不可思议,只知道孩子是为了她出头,她护崽似的,将他抱进了怀里。

    一旁的王思怡已然歇斯底里,她尖叫了一声,刚要去抓宋小斯,见慕晚安护着,怒气冲冲地要抽人,就被宋秉爵率先一步截住:“王小姐,自重!”

    “自重!你看看你儿子做了什么!到底有没有教养!!”王思怡满脸狰狞。

    宋秉爵的脸色彻底冷了下来,还未回答,就被慕晚安抢先:“教养?就算没教养,也比王小姐好!”

    女人一字一顿,看向王思怡的眼里冷然一片,念及萎缩在她怀里的小斯,心疼的不行。

    教养。

    教养这种东西也是看人的。

    她比谁都知道,小斯是个多那么乖巧的孩子。

    “把前妻称作保姆,许先生也是令人刮目相看。”宋秉爵冷冷出声,对上许烁无比阴郁的眸,眼底的戾气不加掩饰。

    那是他视若珍宝的女人。

    许烁抿唇,手臂的疼痛一抽一抽。

    他就好像没有听到宋秉爵的话,眼里看着抱着小斯的慕晚安,心莫名地一紧。

    他细看着小斯的脸,越看越觉得……

    心里一个念头拂过,许烁脸上的狰狞差点暴露,但很快被他掩饰住。

    王思怡却没有发现他手臂伤的多厉害,却只顾着瞪着宋秉爵。

    那一瞬,了无生趣,他忽然觉得自己所做的一切,没有任何的意思。

    疲倦,涌上心头。

    他甚至有那么一秒,不敢去看慕晚安的眼睛。

    “小怡。”他出声,打断了还想要争执的王思怡,“我们去医院。”

    王思怡这才想起他的伤,惊呼了一声,愤怒地瞪了他们几眼,才趾高气扬地哼了一声,推着许烁离开。

    临走前,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她脚步一顿,随即开口,看向慕晚安,唇角勾起一丝恶毒的笑:“慕小姐那么喜欢当后妈啊,祝你和宋先生成双成对,幸福美满,我就没有那么好命咯,只能和我们家阿烁恩恩爱爱的,过着了两口的日子……”

    “慕小姐可能不知道吧,宋先生的前……”

    那一句“成双成对,幸福美满”意有所指,慕晚安不是没有听出来,刚要反驳,就见宋秉爵眉眼一冷,冰凉刺骨地打断了王思怡接下来的话:“王小姐在说这句话的时候,好好想想王家和宋家的项目能不能继续合作下去……”

    王家在市是名流,但在行业上还是差了一点,宋氏是龙头企业,双方合作,是互利共赢,不然之前王家也不会想要和宋家联姻,只是……

    闻言,王思怡咬牙切齿。

    但到底是没有敢继续说下去,心里顾及许烁手臂的伤,跺了跺脚,才翩翩然离开。

    ……

    王思怡这一走,原本还算和谐的气氛瞬间冷清了。

    好在有个小斯,转移了晚安的注意力。

    生怕会给小斯造成心理阴影,慕晚安一直安抚着小斯。

    就仿佛是疲倦了的小兽,摸着摸着,原本很紧张的小斯释然,打了一个哈欠,在她的怀里睡了过去。

    这个事情一闹,所有人都没有吃饭的兴趣。

    宋秉爵接过在慕晚安怀里睡着的小斯,准备带着他们离开。

    见他们要一同离开,李念一顿,看向她:“晚安?”

    很多话都来不及解释,慕晚安勉强地笑了笑,只说了一句“学长,我下次和你解释”,便同宋秉爵上了车,离开。

    而身后,李念看着他们的背影,紧了紧手,到底是松不开。

    ……

    另一边。

    车子平稳而飞速地在路上行驶,窗外精致如墨。

    一上车,小斯便埋进了慕晚安的怀里,小脑袋就仿佛小猫似的蹭蹭。

    慕晚安眼底温柔一片,只是想到刚才那一幕,心头还是有些发紧,等检查并没有看到小斯的手被碎片划伤,这才松了一口气。

    今天过的有些混乱,想到刚才在餐厅的事情,慕晚安犹豫了许久,到底是没有将心里的困惑问出口,而是似乎想到了什么,忽然问:

    “秉爵,你怎么和学长认识的?”

    如果她没看错的话,学长应该和他是旧识?

    “他就是我之前和你说的,李老的孙子。”宋秉爵看着看她,眼里温柔。

    慕晚安深以为然,便不再开口。

    见慕晚安眼底只有小斯,不知道是想到了什么,宋秉爵忽然开口:“小斯的病两岁的时候发现的,他对自己喜欢的人特别的在乎……”

    他怕慕晚安对刚才小斯的举动有芥蒂。

    听到他的解释,慕晚安一愣,随即反应过来,唇角的笑无比轻柔:“我很高兴,他那么在乎我。”

    就连她都没有想到,小斯会想要护着她到这个地步。

    ……

    在梦里,小斯睡的并不安稳,慕晚安轻轻地揉着他的小脑袋,最后将在他的头上亲亲,小斯才安静了下来。

    画面温馨。

    宋秉爵满脸温柔的看着宋小斯和慕晚安,前面的司机有眼见的将隔板放下,将这一室的温暖留给后面的几人。

    ……

    烈日当空,可车里的人都昏昏欲睡。

    到了目的地。宋小斯在车里睡得沉,宋秉爵一手将宋小斯抱着,另一只手,自然而然的将慕晚安的手抓住。

    丝软的小手在大掌里,就仿佛宝玉。

    原本昏昏欲睡的慕晚安一下子就清醒了,下意识的想要甩开,眼睛触及到熟睡的宋小斯,又变为轻轻的挣扎。

    “别动。”宋秉爵将慕晚安的手紧紧抓住,女子的手柔软无骨,他的手正好可以将她的手全部包住。

    “你放开我,其他人看到会误会的。”慕晚安一个激灵,同样压声说道。

    “太阳太大,我抱着小斯不好看路。”宋秉爵一本正经的说着瞎话,面上没有丝毫的尴尬。

    慕晚安看着窗外的大太阳,刺目的狠,竟有那么一秒无言以对:“……”

    刚要准备说些什么,就见宋秉爵就好像要证明自己的话似的,下车的时候,松开了她的手,随即不动声色地将小斯那么一抬,脚下一个踉跄,差点摔倒。

    “小心。”慕晚安的心猛然一跳,连忙双手拉住宋秉爵,脸上惊魂未定。

    抬起眸,就看到男人目光灼灼的望着她。

    脸颊燥热。

    慕晚安只好将自己的手主动地伸了过去,任由宋秉爵牵着。

    那一瞬,宋秉爵眉眼温吞,几抹深谙在其中跳动。

    看着阳光下,双颊泛着桃红的女人,他有些口干舌燥。

    有一点……想吻她,怎么办。

    四周寂静。

    见他牵着她,一动不动,慕晚安困惑地看他:“秉爵?”

    “没事。”他收回自己的目光,牵着慕晚安的手,走进别墅。

    一路无言,他掌心的燥热不断地递到她的手心里,心里莫名的感觉到安宁,慕晚安有些恍惚。

    而一早得到消息的黎叔早已经把大门打开,见他们回来,兴冲冲地将小斯从宋秉爵怀里接过。

    一进屋,慕晚安便立马将自己的手抽开。

    掌心粘腻,也不知道是他的,还是她的汗水。

    见慕晚安的脸微红,黎叔问得关切:“慕小姐,你没事吧?脸那么红?”

    慕晚安讪讪然,低声地说了一句:“被晒的。”

    一侧,听到她的话的宋秉爵唇角勾起一丝笑,黑眸溢出点点光,声线沙哑地应道:“嗯,太阳确实大。”

    说话间,他目光灼灼,仿佛外面的骄阳。

    闻言,黎叔深以为然,点点头。www.gebiq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