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综合小说 > 婚不过时:总裁夫人有礼了 > 第三十二章 我小时候更可爱

第三十二章 我小时候更可爱

    小斯喜欢吃甜食,慕晚安买了不少,顺便还买了点菜。

    虽然平日里都是黎叔准备这些,但慕晚安觉得,买菜逛超市这种事情也是一种生活情趣。

    见父子两并不排斥,她心里不免松了一口气。

    天知道,她都做好男人黑脸的准备了。

    只是人太多了,身体总是不可避免地贴在男人身上,慕晚安心里尴尬,面上却强撑着淡定。

    似乎有所感应,宋秉爵垂眸扫了她一眼,转移她的注意力,问:“你以前经常来吗?”

    并没有想到宋秉爵会问起这个,慕晚安一顿,随即一边看着货架上的商品,一边回答:“以前经常来逛超市,不过不是这里。只是……”

    话未说完,她欲言又止。

    宋家和许家的方向南辕北辙,以前在许家的时候,她逛得自然是许家附近的那家。

    只是……

    想到以前的事情,她有些恍惚。

    知道她是想起了以前的事情,宋秉爵眯眼,将她准备要拿的那罐午餐肉放进推车里。

    他靠在她的耳边,低声地问:“只是什么?”

    耳膜一阵燥热,慕晚安立马回神,想要退步,却发现自己被禁锢在了货架和男人之间,她一顿,才勉强地开口,语气多了点涩然:“只不过是很久没有人陪我逛超市了……以前都是我一个人……”

    嫁到许家之后,买菜买生活用品的事情自然而然地落在了她的头上。

    没有人想过,要来陪她,甚至是许烁,因为身体原因,连陪她出门的次数都是极少的。

    就这样的生活,她过了整整三年,现在想起来,她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过过来的。

    眼底拂过一丝讽刺,她不想再去想,刚要开口说些什么,就见男人眸光一暗,打断了她的话,近乎是承诺般地说道:“那以后,不会只是一个人。”

    不会只是一个人。

    这句话近乎巨石一般,撞进她的耳里,在她的心里激起起起伏伏的波澜,原本平静的心湖被搅得破碎凌乱。

    他的话总是让人忍不住心生起别的念头。

    慕晚安失怔,已经分辨不清他话里的真实含义到底是什么,捏着推车的手紧紧,就在她茫然无措,不知道该如何回应的时候,宋秉爵率先一步推开,收回了自己的目光,看向宋小斯。

    宋小斯困惑地看他。

    可能是觉得宋小斯人小,人又太多,宋秉爵怕他被挤着,将他一拎,放进了推车。

    人小鬼大的小萝卜头被放进了推车里,依旧是一脸一本正经的模样,这画面,太有喜感。

    慕晚安也回神,不敢去细想他话里的意思,看着眼前的小斯,伸手捏了捏小斯的脸,眉眼忍不住带着笑,内心方才的污秽也清洗一空。

    被放进推车是头一遭,宋小斯还没有回味过来,见她笑,眼睛眨巴眨巴的。

    慕晚安笑弯了眼睛,说了一句:“可爱。”

    小斯,真的是越看越可爱了。

    听到她的夸赞,宋小斯抿唇,不置可否,一脸认真。

    倒是宋秉爵有些吃味了,冷不丁地来了一句:“我小时候更可爱……”

    他说的一脸认真,正在和小斯互动的慕晚安差点喷了。

    可爱……

    她没忍住,抬起头看他。

    男人高大挺拔,五官冷峻,横生几分凌厉。可以说帅,也可以说酷,但她怎么想都无法把他和可爱这个词挂上钩。

    但这样的话,她说不出口,又怕伤到宋秉爵的自尊心,顿了半天,才努力地真诚地挤出了一句:“那……小斯小时候一定像你。”

    那当然。

    也像你。

    听着慕晚安的话,宋秉爵在心里默默回应,满意地勾唇,甚至还扫了宋小斯一眼。

    看清他眼里的得意,慕晚安囧:“……”

    一个男人和一个小孩比可爱,真的好吗……

    ……

    这一逛,不知不觉就买了一车的东西,后车厢满满几大袋东西,让人颇有满足感。

    回去的路上,小斯在慕晚安的怀里浅睡,慕晚安揉着他的脑袋,帮他助眠,这一边,正在开车的宋秉爵和她闲聊。

    相处的时间久了,两人之间也比最开始少了生分。

    对于今天的出行,宋秉爵心底里由衷地满意,甚至开始计划,这样的活动可以一周来一次。

    ……

    到了家,慕晚安带着小斯去睡,而宋秉爵则是去了书房。

    不过片刻,敲门声响起。

    黎叔的声音传来:“先生?”

    得到回应,黎叔推门走进,手里多了一张红色请柬。

    宋秉爵接过,等看清里面的字眼,眼底拂过一丝冷光。

    “王思怡的婚礼?”他挑眉,语调深沉。

    相对于慕晚安电脑里的那封邮箱请柬,这封纸质的请柬,华丽而正式许多。

    照片上,王思怡笑颜如花,而许烁更是仪表堂堂。

    看到上面“恭候你的到来”的话,宋秉爵轻嗤,他不带人砸场就很不错了,怎么可能还会去?

    黎叔颔首,说道:“王小姐是王家唯一的掌上明珠,婚礼自然是大办特办。”随即又问道:“那先生,您去吗?”

    “不去。”宋秉爵想都没有想,便准备将请柬扔进垃圾桶里。

    哪知,下一秒,就听见黎叔开口说了一句:“听说那位许先生是慕小姐的前夫,我想该去的话,还是得去,有些东西彻底断了好些……”

    这段话,显得有些意味深长。

    宋秉爵的动作一顿,看向凉凉地看向他,几道锐利迸射而出:“黎叔,如果我记得没错的话,当初老爷子把你留下来,就是盯着……”

    除了留下来帮衬他看顾小斯,更多的是留下来监视他。

    他比谁都知道,那老家伙有多希望,和陈家长长久久地联姻下去。

    无论他做什么,黎叔都会汇报上去。

    “我从小看着先生长大。”黎叔开口,神情恭敬,“算是我自作主张,我个人觉得,可能慕小姐更适合小少爷一些。”

    他年纪大,但并不代表老眼昏花,这段时间,慕晚安留下来之后,改变了多少东西,他都看在眼里。

    小少爷虽然依旧不说话,可看着比往日生气了不少。

    就连先生,也多了几分烟火气息。

    更何况……先生对慕小姐的心思,他这个过来人就是闭着眼睛都能明白。

    慕小姐比陈小姐更适合。

    他说的由衷,不等宋秉爵继续问,便恭敬地躬了躬身,退出了书房。

    “咔。”门一关,书房再一次只有宋秉爵一人。

    男人指尖捏着那张请柬,目光隐晦不明。

    但到底是将黎叔的话听了进去,他的指尖一顿,转而将请柬收进了柜里。

    黎叔说的没错。

    有些东西,该断的,就该彻底断掉。

    ……

    一连几天过的风平浪静。

    欧洲之行,项目谈得极为的顺利,就连翻译组次月的奖金都得到的翻倍。

    再加上慕晚安这段时间的付出有目共睹,连带着对慕晚安的异色眼光都消散了不少,也有人愿意和慕晚安搭话了。

    只是,不少人不明白,既然能够和总裁挂上钩,慕晚安为什么还愿意在翻译组做个小翻译。

    要知道,他们这一块的翻译程序复杂,编制麻烦,工资并不算多。

    茶水间,忙过一阵的都在闲聊。

    慕晚安在角落里泡茶,水雾朦胧,衬得她眉眼相当温婉。

    工作位坐在她后面的卡卡看她那么安静,没由来地凑了过来,指了指杂质封面:“晚安,你和总裁熟,应该知道这个吧?”

    杂志上,刚好刊登的就是王思怡和许烁的合照,慕晚安的手一僵,随即垂下眸:“我怎么知道啊……”

    “还有,我和宋总不熟的。”

    虽然她在宋秉爵那里当保姆,但是,宋秉爵很忙,两个人并非抬头不见低头见,见面的次数说实话并不多。

    不过,如果不提,她真的忘了,今天就是许烁和王思怡结婚的日子。

    她的手指一下没一下地拂过茶杯的边缘,思绪漂移。

    “你不知道啊……”对于那句“不熟”的话,卡卡只当没听见,面露失望:“听说这个许烁瘫痪,还结过婚呢,是为了攀上豪门,才和这个王小姐结婚的……还说,这场婚礼花了几千万呢……”

    “不过吧,八卦杂志上也说了,这个王小姐私生活也蛮混乱的……”她撇撇嘴:“我还以为你知道什么内部消息呢,看看是不是八卦瞎说。”

    慕晚安摇头,没有吭声,显然不想在这个话题上聊,卡卡无趣,便又和别人聊了起来。

    而慕晚安看着杂志上风风光光的二人,心情复杂。

    当初,她和许烁结婚的时候,甚至没有婚礼,只不过是领了一个证。只因为许烁说,没必要。

    一想到以前的事情,内心的积郁就开始不断地上涌,充斥内心。

    她心里憋屈的慌,忽然想起一句话,一个男人要对你好,任何借口都不是借口。也许,当时,许烁就不爱她了吧,只是偏偏那个时候,她太不识趣,只顾着自己飞蛾扑火一般地要和他在一起……

    眼角酸涩,她不再在茶水间逗留,出去继续工作,以此来填补内心的荒凉。www.gebiq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