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综合小说 > 婚不过时:总裁夫人有礼了 > 第四十章 蜻蜓点水,一个吻

第四十章 蜻蜓点水,一个吻

    想到之前在办公室里询问到的情况,郝月颖心里暗恨。

    上一次家长会她因为请假,是让别的小三班的老师代班的,哪里会想到她就请假了那么一次,就被别的女人登堂入室了?

    “上次那位慕小姐说,不是小斯妈妈啊……”

    想到那个老师的话,郝月颖眸光闪动。

    那既然不是,为什么小斯会叫那个女人叫妈妈?

    她咬唇,一抬眸,就看到不远处人群中,鹤立鸡群的三人,心一沉,唇瓣抿得死死的。

    这里是贵族幼儿园,孩子的家长都是高端人士,而宋秉爵却显得格外的不同。

    可能是身处高位,再加上气质凛人面貌不俗,一群人里,总能让人第一眼看到他。

    一旁,慕晚安眉眼柔和,因为来参加亲子活动,她换下了上班穿的衣服,而是套上了一件浅蓝色的连衣裙,她身形窈窕,气质相当温婉,与宋秉爵凛冽的气质一搭,竟然是令人难以忽略的和谐。

    而他们中间,牵着小斯,孩子明目皓齿,长相格外的讨喜,眉眼隐约和慕晚安有点像,仔细一看,倒真的像一家子。

    像?脑海里拂过一个念头。

    她知道宋秉爵有个前妻,小斯和他身边的女人那么像,难道是他前妻那一家的人?

    她心思闪烁不定,等班上的人全部到她面前,她面不改色,目光从宋秉爵和慕晚安身上拂过,随即热情地朝着家长们打招呼。

    她虽然对宋秉爵有心思,但是平日里工作良好,孩子们还是很喜欢他们的,纷纷围着叫“郝老师”。

    见小斯牵着宋秉爵和慕晚安的手没有凑上来,郝月颖露出一丝亲切的笑容,目光似有若无地飘至宋秉爵的身上,问:“小斯,今天爸爸妈妈一起来?”

    她走上前,想要摸小斯的头。

    小斯抿唇,想要老师要将他抱走的行径,微微退后了一步,避开了郝月颖的触碰。

    手尴尬地停滞在半空中,郝月颖脸上的笑容一僵,随即立马恢复过来,对着宋秉爵微笑道:“这段时间,小斯表现得很棒,奥数竞赛的事情不知道宋先生考虑得怎么样?”

    她故意忽略一旁的慕晚安,连看都没有看一眼。

    慕晚安也不尴尬,低下头,正巧看到宋小斯轻轻捏了她的手,仿佛在安慰她,她忍不住会心一笑。

    奥数竞赛的事情,上次他出国的时候,慕晚安有和他提过。

    那是国际的比赛,但竞赛地点是在魔都,参赛者是要组团老师带领前往,并不能由父母随同,再加上小斯的情况特殊,年龄是最小的,所以这件事情,慕晚安提过一次之后,二人就再也没有提过。

    参加竞赛是一种荣誉,但孩子的身心健康更重要,这是宋秉爵和慕晚安一致的想法。

    更何况,小斯确实太小了,参加比赛是添金,但同样的,不参加其实对他也没影响。

    最重要的是,小斯自己也不乐意。

    这事情,他已经让韩修拒绝过园方一次了,见郝月颖再一次问起,宋秉爵拧起了眉。随即松开,看向慕晚安。

    一旁的小斯也是抬起头,眨巴眨巴地望着她。

    慕晚安一愣,随即反应过来,知道他们这是把权利交给自己的手里,立马替宋秉爵回答:“我和秉爵商量过了,小斯还太小,再加上他情况特别,我们都不舍得他一个人去,所以……这次竞赛的事情,小斯就不去了。”

    我和秉爵商量过了……

    什么叫做她和秉爵商量过了?还叫的那么亲昵?

    郝月颖只觉得慕晚安说的每一句话都是在炫耀自己和宋秉爵的关系,额较上的青筋微微凸起,心里仿佛堵住了一块大石头,顺不过来。

    她咬牙切齿,面上却极为的温和:“那可惜了,这次比赛是国际性的,就算只是参加,不拿到名次,对小斯未来也是很有帮助的……慕小姐,你可能不知道,小斯真的很聪明,如果参加的话,我到时候会随行的,如果实在不放心,我可以向学校申请,到时候宋先生也可以一起……”

    她话里隐射慕小姐目光短浅,同时,也想给自己和宋秉爵独处制造机会,自然而然将慕晚安排除在外。

    慕晚安的表情微变,脸上的笑意也冷淡了下来。

    她不是傻子,再怎么迟钝,也明白这个老师是什么意思了。

    之前还觉得这个老师对她的敌意来的太过于莫名其妙,现在,她才明白,郝月颖是看上宋秉爵了。

    老师喜欢上学生家长这个事情,她不评价,但如果,对方是以自己的私利为目,想要让小斯参加比赛的话,慕晚安不得不对她的人品产生怀疑了。

    她不信,郝老师不知道,小斯不参加比赛的事情,园方已经同意,这个时候,她再来劝,是为了什么?

    她刚想说些什么,就见一旁的宋秉爵眸光彻底冷了下来。

    “郝老师。”男人清冷的声音响起,夹杂着丝丝的凉意。

    郝月颖一顿,只觉得莫名地寒意涌上了心头,她脸上的笑容一僵,随即勉强维持,但又因为宋秉爵在和她说话而脸红:“宋先生?”

    她羽睫蒲扇,说话间,勾了勾自己落在耳边的碎发,露出带着珍珠耳环的耳垂,隐约露出一丝诱惑。

    她有些紧张,双颊染着羞怯的红晕。

    慕晚安看在眼里,垂下眸,掩下内心的异状,没有作声。

    “郝老师,你应该知道园方已经同意小斯不参加竞赛,更何况……”宋秉爵缓缓地轻嗤,“更何况,郝老师,你可能不知道,参不参加国际奥数竞赛对小斯并没有影响,我和奥数界的布莱德大师是朋友……”

    小斯对数学的敏感,作为父亲的他,早就知晓。

    在小斯很小的时候,就已经让他凭借兴趣接触这些,小斯更是布莱德内部的学生,这次竞赛的评委就是布莱德,所以,参不参加,对于小斯已经无所谓了。

    他说的轻,不加掩饰自己的讽刺。

    郝月颖面红耳赤,死死地攥紧了手,虽然她并不知道布莱德是什么人,但也能听出对方是个大人物。

    想到自己竟然在宋秉爵面前出糗,郝月颖羞愧地无地自容,没忍住剁了一下脚,转移了话题,随即离开。

    临走前,还暗地里恶狠狠地瞪了慕晚安一眼。

    自觉无辜的慕晚安:“……”

    所以她无意中,当了宋秉爵的挡箭牌,是吗?

    慕晚安心里无奈,却不好多说,带着一大一小投入到亲子活动中。

    除去一旁偶尔露出阴阳怪气的郝月颖,一切都很顺利,过程令人愉快。

    就连慕晚安也没有想到,她会和宋秉爵那么默契,甚至很考验默契的两人三足都进展地由外顺利,直接获得了第一名。

    “小斯,给你!”很久没那么开心过,慕晚安的脸红彤彤的,将获得名次的奖励塞进了小斯的怀里。

    奖励是一个一米六的泰迪熊,小斯抱着比自己还大的熊,稚嫩的脸上一脸蒙比。

    看着他露出来的表情,慕晚安更是乐不可支,亲了亲他。

    小斯唇角微勾,眼里也带了笑意。

    一旁,宋秉爵抿唇,拉了拉慕晚安。

    慕晚安一愣,困惑地看向他:“怎么了?”

    “你现在是妈妈。”男人开口,一脸认真,目光落在她因为运动而娇艳的唇瓣上,眸底深处尽是深邃。

    他忽然响起那天晚上的那个吻……

    内心的火热再一次冒了出来。

    慕晚安瞬间涨红了脸:“你……”

    “给儿子亲了,爸爸也要亲。”宋秉爵目光澄澈,说出来的话非常的理直气壮,歪理一堆,凑到她耳边低语:“你不想让人感觉小斯爸爸妈妈感情不好,对吧?”

    他的语气轻柔,故意袅袅地参杂着一点迷离和诱惑。

    慕晚安的脸更红了:“我……”

    众目睽睽之下,亲一个孩子,和亲一个男人是有区别的!

    她想拒绝,偏偏察觉到周围的家长朝着他们看来,更是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妈妈,小斯妈妈是害羞了吗?”一个小女孩转过头问自己的妈妈。

    “是啊。她不好意思呢。”女孩妈妈笑道。

    “可是她很漂亮啊,小斯爸爸还那么帅,害羞什么呀?你和爸爸也天天亲亲……”女孩说的无比纯真,听她这么说的妈妈也忍不住脸红,嗔怪地扫了女儿一眼,对着慕晚安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他们的话飘入慕晚安的耳里,她已经不知道自己要做什么了。

    女孩的话,简直就是神助攻!

    再加上,男人又这么看着她,深邃的黑眸仿佛带着一点期待,点点星光在其中跳动。

    她的心微微一动,鬼使神差地踮起脚尖,飞快地在男人的脸上蜻蜓点水了一下,就拉着小斯往另一个活动地点跑。

    “小斯,我们走。”

    她跑得飞快,隐约还能听到男人低沉的笑声,脸上的热度却怎么也消不散。

    她……她完全不知道自己怎么了!

    ……

    而这一头,将这一幕看在眼里的郝月颖嫉妒得眼睛都红了。www.gebiq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