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综合小说 > 婚不过时:总裁夫人有礼了 > 第四十四章
    签约地点在法国,整个行程安排在三天左右,随行的,除了韩修,还有另一组高层考察团。

    因为并不是同一航班,所以慕晚安并没有和公司其他人遇到。

    她坐在头等舱,看着窗外飘忽的云层,还觉得脑子有点转不动。

    她也是想不明白,她只是个小翻译,签约谈判的事情,貌似也用不到她……

    更何况,她走的太匆忙,甚至不知道小斯知不知道她要离开三天。

    这段时间,她和小斯一直黏在一起,她怕她忽然离开,小斯情绪会不稳定。

    “宋总,小斯那里……”慕晚安欲言又止。

    “放心,黎叔会安排得很好,走前我已经和小斯沟通过了。”宋秉爵开口。

    想到小斯有个专门用来和宋秉爵沟通的平板,慕晚安也就沉默了。

    飞往法国的航班足足要飞十几个小时,中途,慕晚安困顿,便睡了过去。

    一侧,宋秉爵见状,让空姐拿来了毛毯,盖在了她的身上。

    不过一会儿,她整个人就往他的身上倒去。

    宋秉爵面不改色,稳稳地接住,顺便将位子中间的隔板收起,让她安逸地依偎在自己的臂弯里。

    隔着过道的韩修见状,只觉得格外辣眼睛。

    衣冠禽兽。

    他看着自家总裁淡定自如的模样,内心吐出了这四个字。

    ……

    男人的身上总带着令人安逸的味道,慕晚安睡得沉,呼吸长绵,更是越往宋秉爵的怀里靠。

    她的脸蛋贴着他的衬衫,温热的脸颊隔着布料依旧能够感觉到的柔软。

    宋秉爵目光柔和,情不自禁地捏了捏她的脸蛋,指尖缓缓地从她的脸颊边拂过,在殷红的唇瓣上顿了顿。

    许是觉得痒,慕晚安抿了抿唇,舌尖擦过他的舌尖。

    那一瞬,男人的手一颤,眸光越变深沉。

    指尖湿润,仿佛还带着她刚才触碰的痕迹,宋秉爵的心跟着飞机起起伏伏,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才缓缓地平复下来。

    见女人依旧毫不自知的模样,心头无奈,随即捏着她的小手,也闭上了眼睛,睡了过去。

    ……

    这一觉,睡的太稳。

    等慕晚安醒来,已经过去三个小时。

    她睡的双颊通红,睁开眼睛,一丝春光乍现,顾盼琉璃。

    睁开眼睛,入目便是一颗黑色暗纹纽扣。

    再往上,是男人沉静的睡容。

    那张冷峻的脸离她极近,两个人的鼻尖近在尺咫,飞机颠簸间,甚至会亲昵地蹭在一起。

    慕晚安刚睡醒的脑子有些呆滞,等清醒过来,才反应自己竟然睡在了男人的怀里,脸上骤然滚烫。

    她刚要小心翼翼从他的怀里抽离,也不知道是不是被她的动作吵到,闭眸的男人双眉一蹙,随即用着难以言喻的霸道将她再一次压在自己的胸前。

    慕晚安忍住自己的惊呼,咬唇,想要叫醒他,哪知下一秒,就见男人迷迷糊糊的低语

    “别动。”

    他启唇,声音因为困倦,沙哑而磁性。

    慕晚安耳膜一热,只当他是睡的太沉了,并不知道她是谁,刚要提醒,就见他更加得寸进尺地将自己的头往她那个方向蹭了蹭,随即用着极为宠溺的语气亲了亲她的耳垂,道:“乖,睡觉。”

    他轻轻地哄着她,仿佛是她在无理取闹。

    慕晚安窘迫不堪。

    那一瞬,耳垂上的湿润,在她的体内卷起惊涛骇浪。

    她甚至不敢动,生怕宋秉爵会做出更越矩的事情,脸红的不能自己。

    “宋秉爵。”她僵硬了一会儿,小声地靠在他耳边低喊。

    她的声音低低的,柔柔的,就好像小猫崽。

    宋秉爵不做声,依旧沉浸在梦里,但只要她一有准备离开的动作,就会把她拉回。

    来来回回几次,慕晚安也就认命了,有几次甚至还怀疑男人是在装睡,但随即又想,宋秉爵装睡对他貌似也没什么好处,也只能作罢,安安静静地躺在他的怀里。

    并不是很习惯和异性靠的那么近,她足足僵硬了许久,到后来,也不知道是不是她神经绷得太紧,她忍不住放松,这一放松,整个人都平静了下来。

    只是,和男人相握的掌心已然沁出了汗水,也不知道是他的,还是她的。

    直到到了晚餐时间,慕晚安才不得已将男人彻底叫醒。

    她轻摇,男人这一次终于醒来,黑眸一怔,一丝摄人的流光溢出,看的慕晚安心有点乱。

    “宋总。”

    可能是刚睡醒,男人并没有在第一时间放开她,慕晚安只好红着脸,出声提醒。

    “嗯?”低沉的声音响起,宋秉爵发出一丝困惑。

    他的声音缠绵如斯,太过于撩人。

    慕晚安只能故作镇定,呼吸急促,随即放松,低声道:“宋总,该用餐了,你……该放开我了。”

    闻言,足足呆愣了十秒,宋秉爵才反应过来,将她松开。

    慕晚安松了一口气,坐回了自己原来的地方,只是

    “宋总?”

    她的手从他的手里挣脱了一下,却发现,男人依旧死死地握着她。

    她内心焦躁,只觉得两个人的举动已经越界,甚至……

    她的心也有点乱了。

    “刚才做了噩梦,我……有点怕。”

    男人目光真诚,并不为以自己的话而感到脸红,他平日里为人处事很正派,慕晚安一时半会儿也不知道他是说真话还是假话,嗫嚅着唇瓣,也不知道该如何回应。

    “小斯说,他睡不好的时候,你会抱着他,哄他,我做了噩梦,只是握你的手,应该不过分?”

    男人已然清醒,说话间,捏着她的小手,只觉得酥软入股。

    慕晚安已经无言以对了。

    小斯是小斯,他是他,这能一样吗?

    可是,这样的话,她说不出口,再加上男人仿佛说的是实话,她更不知道该怎么拒绝。

    有那么一秒,她甚至意识到,也许,她不仅仅是小斯的保姆,可能还是宋秉爵的。

    宋秉爵可能有巨婴属性,也说不定。

    慕晚安囧囧地想着。

    ……

    好在,并没有多久,上了餐,男人终于将她的手松开。

    慕晚安松了一口气,自顾自的吃着饭,并没有发现男人黑眸里隐藏的笑意……

    ……

    持续十几个小时的航程终于结束。

    等他们到达目的地,已经是法国的夜晚。

    下了飞机,他们直接去了早就订好的酒店。

    她的房间就在宋秉爵隔壁,对于这样的安排,慕晚安没有什么意见,只是在各自回房的时候,她没有忍住,问道:“宋总,这次的行程,有什么我能做的吗?”

    她甚至连自己要做什么,都不知道。

    “你不需要做什么。”男人开口,随即想了想,道:“签约成功之后,会有酒宴,而我需要女伴。”

    慕晚安当宋秉爵的女伴也不是头一次,闻言,只好点头应下了。

    语毕,她便准备回自己的房间,哪知,宋秉爵忽然叫住她。

    “晚晚?”

    慕晚安停下脚步,转过头,困惑地看向他:“还有别的事情吗?”

    “入乡随俗。”男人靠近,随即不等她反映,便俯下身,在她微怔间,唇瓣在她的脸颊上亲了亲,低哑道:“法国是浪漫之都,晚晚,晚安……”

    他的声音卷着丝丝的缠绵,仿佛有什么东西在跳动。

    慕晚安只觉得男人的唇瓣带着丝丝的凉意,在夜里藏着别样的火热。

    甚至于,就连他那句简单的晚安,都让她觉得比那一声“晚晚”还要充满着诱惑。

    又来了……

    她深吸了一口气,才勉强压下内心的躁动。

    相处到现在,她已经了解到了,宋秉爵这个男人,并不如外面传闻那样,冷冰冰的,反而对于近亲的人,无时无刻都在散发着魅力。

    说是行走的荷尔蒙也不为过,几乎分分秒秒都在撩人。

    她还没有自恋到,宋秉爵是在故意撩他,但这样的人,无形撩更让人受不了。

    她心里燥热,面上却只能若无其事,甚至想要去擦脸颊的动作都忍下来了。

    既然对方都说了是入乡随俗,她再做一些强烈的反映,只会有种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感觉。

    “那……秉爵。”她稍稍退后了一步,强压脸上的热度,平静道:“晚安。”

    说完,不等宋秉爵回应,她飞速地转过身,脚步飞快,“啪”的一下就将门打开,整个人挤入房间,就要关上。

    仿佛,身后有洪水猛兽。

    只是在关门的那一霎那,仿佛是觉得自己的反映有些过了,她关门的动作一顿,随即又补了一句:“祝你做个好梦。”

    说完,门飞速地关上。

    如此急促,如此混乱。

    身后,宋秉爵看着她的背影,一点一点的笑意染上了眼眸。

    足足在门口站了一分多钟,他才回到自己的房间。

    ……

    这一夜,夜色格外的美好。

    在法国的行程并不急,翌日,慕晚安收拾好,和宋秉爵约好在餐厅见,便下了楼。

    刚进餐厅,便就遇到了公司派来的考察团队。

    部门之间都有沟通协作,慕晚安人认得不全,但多多少少有些印象。

    见慕晚安出现在这里,众人都面露惊讶,但到底是介于她和宋秉爵的关系,没有多问。www.gebiq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