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综合小说 > 婚不过时:总裁夫人有礼了 > 第五十二章 回老宅
    陈欣娆离开,慕晚安犹豫了片刻,才道:“会不会过分了一点?”

    若不是陈欣娆太过于咄咄逼人,她刚才也不至于……

    “不会。”宋秉爵敛眸,见她望过来,唇角勾起一丝似有若无的笑:“你刚才表现的很好。”

    简直就是万般的好。

    闻言,慕晚安微囧,见两个人依旧牵着,连忙拉开:“我只是在帮你。”

    说完,她便转过身回到自己的病床,掩饰住脸颊的红晕:“你之前帮过我那么多,我帮你挡一挡也没什么的……”

    这一次,听到她说这样的话,宋秉爵不置可否。

    不知不觉,二人仿佛又回到了以往的相处模式。

    ……

    这一头,陈欣娆从医院出来,想到刚才在病房里被宋秉爵和慕晚安两个人两面夹击,她一口气差点顺不过来。

    得知宋秉爵住院,她第一时间跑过来,可不是为了让他们羞辱的!

    想到刚才的画面,她闭上眼,忍不住歇斯底里地大叫了一声。

    “啊”

    在发泄了几声之后,她深深呼吸了几下,才平复下来。

    只是脸上的狰狞迟迟没有退下。

    医院外,一直在路边等候的司机见她出来,连忙将车驶到了她的身侧。

    “陈小姐。”司机一脸恭敬。

    陈欣娆脸上的表情猛然一收,恢复到在外人的端庄,坐进了车里。

    “陈小姐,要回去吗?”

    依稀见她脸色不大好,司机很识相地没有多问。

    陈欣娆一顿,原本想要回答“回去”,但随即看到车窗里映出自己并不算好看的脸色,硬是强撑起一丝笑,随即开口说道:“先到附近逛逛,我买点东西。”

    这时候回去,只会让老爷子感觉她不尽心,说不定会看出点什么。

    她还不如在外面买买买,恢复一下心情。

    想到这里,她心情一好,随即看到自己保养有佳的手,更是越发觉得慕晚安根本比不上她……

    想到这里,一丝丝幽光从她眼底拂过,她唇角一勾,报了一个地址。

    闻言,司机颔首,踩下了油门,车子缓缓驶离了原来的地方……

    ……

    因为都是伤患,足足在医院里呆够了三天,慕晚安和宋秉爵才出了院。

    韩修来接他们。

    这三天,除了韩修和之前来过一次的陈欣娆来过之外,德伦派来的人都被宋秉爵拒见了。

    可以说是难得的清闲。

    德伦的事情还未尘埃落定,他们自然不会立马回国,可能是为了表达之前的歉意,出院当天,他们便接到请帖,说是德伦举行酒宴,邀请他们参加。

    宋秉爵拒绝了邀请。

    宋氏和德伦的合作还未彻底定下,想到他们的拒绝,慕晚安在想,会不会起了反效果。

    似是看出她的疑惑,宋秉爵开口:“品牌商场的项目他们志在必得,不会因为这个而退步。”

    闻言,慕晚安点头,只是想到史密斯的嘴脸,心里隐隐有些不适。

    既然不会影响合作,那么不去或许是件好事。

    本以为他们会去原来定的酒店,哪知,韩修开往的方向并不是同路。

    慕晚安看着窗外的景致,确定他们去的并不是酒店,扭过头,问:“我们要去哪里?”

    “回一趟老宅。”宋秉爵开口。

    见慕晚安一脸茫然,宋秉爵一顿,随即解释道:“你知道,我父亲在这里定居……”

    语落,慕晚安脸上的淡然差点破裂。

    他要带她去宋家?去见他那个老父亲?

    她差点岔气。

    见她脸上的表情凝固,宋秉爵顿然觉得好笑,故意又补了一句:“既然做戏就要作真,是不是?”

    “可是……”这剧情发展也太快了!

    她想要拒绝,可话却被宋秉爵堵得死死的:“就当看在我的面子上帮我一把,嗯?”

    他轻轻地“嗯”了一声,毫不掩饰自己的恳求,深邃的眸一眼望去尽是诚恳。

    慕晚安顿然语塞:“可是我现在过去不大好……”

    先不说其他,就说那位陈小姐估计也会在场,再加上他父亲可以预料到对她的不喜欢,去老宅简直就是去火葬场,她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

    她满脸纠结,却不知如何拒绝。

    见她脸上快拧巴成麻花,俨然是将他的话当真了,宋秉爵眼底溢满了笑意,却没有多解释,揉了揉她的头发,便不再开口。

    感觉到头顶上的抚摸,慕晚安不明所以。

    见宋秉爵无言,她也不好开口说些什么。

    一路气氛和谐。

    老宅定在市郊外的山上,山上郁郁葱葱,隐约可见半山腰的巍峨的建筑物,只是看一眼,便让人感觉到什么叫奢华和富豪。

    做了一路的心理建设,慕晚安终于将心里的踹踹平复,见宋秉爵下了车,她拧紧了手里的包,刚要跟下去,就见男人在车门处猛地一顿,见她似乎是准备要下来,眼底隐约溢出点点笑意。

    “刚才和你开玩笑。”他伸手捏了捏她的脸颊,实在觉得她有些太实诚。

    说要帮他,就真的帮的透透的。

    就算她愿意,他也不愿意她来老宅找虐,虽然那老家伙和陈欣娆可能虐不到她。

    但说到底,是不舍得。

    慕晚安一怔,等反应过来自己是被耍了,瞬间面红耳赤:“宋秉爵,你……”

    “不过我是说真的,这一天来的并不会太晚,你也好提前做好准备。”说这句话的时候,他的声调降低,丝丝入扣

    慕晚安咬唇,只觉得心头被他撩得火燎,压下内心的波动,道:“外面风大,宋总你赶紧进去吧。”

    闻言,宋秉爵一笑,又一次捏了捏她的脸颊,在她实在要恼的前一秒,立马收手,才从车上离开。

    “等会儿回去,路上小心。”宋秉爵侧过头,对韩修吩咐道。

    韩修点头,问:“总裁,明天要来接你吗?”

    “嗯。”宋秉爵应了一声,深深看了一眼慕晚安,这才将车门关上。

    车子离开。

    后座,慕晚安看着他隐隐绰绰的身影,内心迟迟无法平静……

    ……

    老宅。

    灯火通明。

    宋秉爵一回来,原本等候已久的佣人连忙凑上前。

    “少爷。”

    宋秉爵应了一声,将自己的外套递过去,一边上楼,一边问:“老爷子怎么样了?”

    昨夜老宅传来消息说是宋镇国病重,不然,宋秉爵也不会过来。

    只不过,到底是真病重,还是假病重,还有待商榷。

    跟在身后的佣人毕恭毕敬地回答:“医生刚走,说是老爷需要静养。”

    随即,她声音一顿,补充了一声:“陈小姐现在在房里陪老爷说话。”

    语落,宋秉爵嗤之以鼻,对于这话没有回应。

    看见宋秉爵脸上的嘲讽,佣人垂眸,立马噤语。

    宋秉爵一路上了二楼走向宋镇国的病房,还未推开门,就听到里面隐约传来的笑声。

    他面无表情地将门推开。

    入目,便是宋镇国躺在床上,一旁陈欣娆正在逗他笑,撒娇的模样。

    这画面,由外辣眼睛。

    见是他,原本还挽着宋镇国臂弯的陈欣娆一顿,随即双眸一亮,立马关切地凑上前:“姐夫,你回来了?”

    她双眸含春,脸上的羞涩不加掩饰。

    外头的人都知道她陈家二小姐是个什么样子,她倒是会演,在宋镇国面前,总是一副宋镇国最喜欢的模样,瞒天过海,令人挑不出错。

    宋秉爵冷嗤,没有搭理她,看向宋镇国,径直走了过去。

    床上,老人面色红润,一副中气十足的模样,丝毫没看出是哪里病重的模样。

    他脸上的冷意更冷然了几分,轻吐出两个字:“病重?”

    装病被抓破,宋镇国脸上拂过一丝恼意,随即立马镇定了下来:“回来怎么不提前说一声?”

    “提前说,好让你做好准备演戏?”宋秉爵冷笑,目光拂过宋镇国,随即落在陈欣娆身上,“我还真的不知道,你什么时候和陈二小姐关系那么好了?”

    “欣娆那叫有孝心!哪里像你!外面有了野女人就完全看不到别人!”宋镇国瞬间就恼了,拿起床头上的灯就要往宋秉爵的头上砸。

    他特么就是没病,看到混账这个样子,也是要气出病来了!

    宋秉爵目光冷然,看着他的动作,冷冷矗立在这那里,却没有躲开。

    见状,陈欣娆连忙冲到床边,拉住宋镇国的手,一脸体贴:“伯父,不要生气,气坏了身体可就不好了。”

    说着,她连忙接过宋镇国手里的灯,然后小心翼翼地将灯放在床头柜上,随即看向宋秉爵,一脸劝说:“姐夫,伯父装病……也是太想你了……你不要……”

    说着,她就要过去拉他的手,却被宋秉爵避开。

    “滚。”他轻吐出这个字,随即道:“我们家的事情还轮不到你来说。”

    她整个人立马一僵,唇角的笑容微苦,整个人散发着点点的寞落。

    见他这么对陈欣娆,宋镇国更加气了:“你这是要气死我,是不是!欣娆那么好的一个女孩子,你这么对她!”

    在他眼里,陈欣娆就是他铁定的儿媳妇,就连之前,欣娆的姐姐在他的眼里都不及她好!www.gebiq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