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综合小说 > 婚不过时:总裁夫人有礼了 > 第五十四章 意乱情迷
    尖叫声脱口而出。

    陈欣娆被嵌着脖子狠狠地甩在了地上。

    后腰砸到了桌角,不用看,就知道哪里绝对乌青大片。

    陈欣娆痛吟,没有想到宋秉爵会下手这么狠。

    “姐夫……”因为摔倒在地,她的裙摆被掀开,腿上的白皙全部暴露。

    水眸娇柔,眼角带着因为疼痛而泛起的泪光。

    知道自己如何最有诱惑,陈欣娆戚戚焉焉地出声,倒在地上,远远望去一副勾人蹂躏的模样。

    她心想着,宋秉爵中了药,就算再不喜欢她,但毕竟是个男人,身上的火被撩起来,他会能忍?

    而这边……只有她,一个女人。

    见宋秉爵站在那边不动,她缓缓起身,如水蛇一般地扭过去。

    哪知,还未等她靠近,男人却忽然拿起挂在一侧的衣服,走进了浴室。

    不过片刻,男人已然穿戴完整走了出来

    体内的火不断地燃烧,男人的黑眸攥着迷离。

    陈欣娆一愣,等察觉到他要离开,心猛然一慌,连忙站起,从身后抱住他

    “姐夫!”

    她抱的死紧,眼底溢出点点的错乱。

    都到了这个份上,宋秉爵离开做什么。

    女人冰凉的肌肤就仿佛钩子似的,在他身上撩火。

    宋秉爵越是感觉到火热,面上便越是冷然一片。

    他将陈欣娆猛然推开,捏住她的下巴,说道:“陈欣娆,你要记得,就是死,我也不会碰你一下。”

    语落,陈欣娆仲怔。

    对上男人漆黑如墨的眸,就仿佛在看一个死人,一股冰凉席上全身。

    她意识到,他说的是真的!

    “为什么!”她浑身颤栗,“为什么我姐可以?我就不可以?还有那个慕晚安,你是要去找慕晚安吗?”

    她没想到,宋秉爵到了这个份上,竟然依旧不愿意碰她……

    这到底是……为什么?

    话未落,她便被男人狠狠地推开。

    “因为你不是她……”落下这句话,宋秉爵毫不留情地走了出去。

    “咔”

    门关上,房间只剩下陈欣娆一个人。

    她死死地紧闭的房门,想到刚才的狼狈,眼里的幽怨和怨恨一点一点的凝固……

    凭什么!凭什么!

    狠狠地将一旁落在地毯上的牛奶杯砸到墙上,她内心的怒火泛滥成灾。

    总有一天,宋秉爵会是她的!她的!

    ……

    这一头,酒店。

    晚上九点,慕晚安刚洗完澡,踩着拖鞋从浴室里走出来。

    连日呆在医院,满身的晦气,和韩修吃过晚饭之后,她便回来洗了个澡。

    刚沐浴完,女人肌肤白皙,面若桃红,仿佛在灯光下覆上了一层光晕。

    她个字不算矮,但准备好的浴袍还是大了一码,原本应该到膝盖处的裙摆遮住了小腿大半。

    领口有些松散,她一边擦着头发,一边揣着自己摇摇欲坠的领口。

    直到擦干,见已经九点十分,她将平板放在桌上,如寻常给小斯发了一条视频请求。

    上次视频中途被打断之后,为了不让小斯担心,慕晚安都会和他视频。

    视频的声音才响了三声,那一头便立马接起,不过片刻,屏幕一亮,小斯可爱的小脸出现在屏幕上。

    国内是早上八点,小斯穿着幼儿园的校服,脖子上打着红色的小领结,一如既往的可爱。

    在看到慕晚安的脸出现在屏幕上,孩子原本僵硬的小脸微微一松,认真地吃着早饭。

    一旁的黎叔凑过来,热切地和慕晚安聊着小斯这几天在学校的情况。

    “慕小姐,过段时间是小少爷的生日。”黎叔开口,“关于小少爷的生日party,慕小姐有什么好的提议吗?”

    慕晚安弯起了眼睛,见小斯喝着豆浆,一转不转地望着她,眼里隐约看到几分期待,心里柔软一片:“这个我晚点会和秉爵商量的。”

    “那慕小姐,你们和先生什么时候回来?”黎叔问。

    慕晚安想了想,回答:“等这边的事情处理完,就回去。”说着,她对上小斯乌黑的眼睛,微笑:“一定会敢在小斯生日回去的。”

    若不是发生意外,只怕他们这个时候已经在飞回国内的飞机上了。

    闻言,小斯眼睛翻光。

    因为小斯要上学,他们并没有聊多久,便关闭了视屏。、

    平板没电,慕晚安刚插上电,手机便急促地响了起来。

    见是宋秉爵的来电,她一顿,以为是有什么急事,连忙接了起来:“宋总?”

    却是,半晌都没有人回应。

    唯有几声急促的呼吸声传来。

    电话那头,听着女人的声音软软地传来,宋秉爵呼吸急促。

    体内,一阵一阵的热浪控制不住地拍来,不断地撩动着他的理智。

    他捏着方向盘,额头上是隐忍的汗珠。

    迟迟不见回应,慕晚安不免有些急了:“秉爵……”

    宋秉爵依旧没有回应,直到慕晚安喊了第三遍,他才隐忍地开口:“慕晚安。”

    他的声音带着隐忍,一点一点的微颤,慕晚安不住地一顿,隐约感觉到他不对劲,连带着声音都放缓了:“秉……爵?”

    “听着,我被人下药了。”宋秉爵沙哑地开口,“你现在在哪里?”

    “我……”听到“下药”这两个字,慕晚安心口一慌,开口,“我在酒店。”

    “现在你帮我放冷水,别挂电话……”他一句又一句地吩咐,声音明显克制不住地多了起伏。

    慕晚安的脑子已然一片混乱,只能跟着他说的话去做反映。

    她匆匆放了一浴缸的冷水,无时无刻不关注手机的状态,生怕一个不小心就被挂断。

    他不是去了老宅吗?怎么会被下药?

    还有……

    “秉爵,要不,我找韩秘书……”

    “你觉得找他有用?”电话那头,男人一声轻轻的笑。

    慕晚安被笑的耳膜燥热,闷声不语。

    电话那头,男人也不再说话,唯有隐约的喘息在回荡。

    她咬唇,硬是灌下一杯水,压下内心的错乱。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她隐约听到男人下了车,随即进入电梯的声音。

    “叮”

    电梯毫无阻拦地到达指定楼层。

    男人脚步沉稳,却多了几分错乱。

    慕晚安几乎是再听到电梯到达的声音,匆匆地去开了房门。

    但打开房门的那一瞬,她整个人愣了一下。

    宋秉爵的房间就在她隔壁,她在她自己的房间放冷水做什么?

    她有些傻了。

    门打开,不等她反映,脚步声便传来。

    “晚安……”

    仲怔间,男人低沉的声音传来。

    她拿着手机,下意识地抬眸,有些分不清,男人的声音是从手机传来的,还是从……

    在看到她的那一瞬,宋秉爵挂断了电话。

    房门口,女人开了一条缝,露出那张分外乖巧的脸。

    她穿着浴袍,那双盈盈的水眸里露出慌乱和茫然,一瞬不瞬地望着他。

    那一刻,他胸口压抑的火几乎克制不住地喷涌而出。

    他几个大步靠近,几乎是无比连贯的,将她揽进了怀里,整个人挤进了房间,将门关上。

    鼻尖是女人身上,淡淡的幽香。

    慕晚安猝不及防,只觉得周围的温度因为男人的来到变得滚烫。

    “秉……”连带着她的声音,都莫名地变得颤抖。

    话未落,男人的脸径直落下,稳稳地擒住了她的唇。

    就仿佛无比熟稔,在她来不及反抗下,开始攻城略地。

    慕晚安的身体克制不住地轻颤,等她真的回神,男人已经将她压在门板上,深深地亲吻。

    唇齿间,是一股淡淡的奶香。

    她的意识有些迷乱,双颊酡红,明明被下药的人是他,她却仿佛被传染了。

    她如小猫一般,轻轻地闷哼,男人揪着她的力道近乎要将她揉进他的血肉里。

    她下意识地要将他推开,却被他桎梏。

    一点点的理智纷飞,她的心一慌,硬是咬牙,狠狠地在他的舌头上咬了一口。

    “宋……”她的领口因为两个人的动作,微微敞开。

    点点的血腥味弥漫。

    男人一顿,那双幽深的黑眸通红了一片,唇瓣却依旧没有离开她的。

    慕晚安被他看的心慌意乱,手抵在他的胸前:“宋秉爵……”

    她试图让他清醒几分。

    心里更是懊恼,早知如此,就该让韩修帮忙,这样的事情,她哪里能够控制……

    她的脸因为亲吻而微红,水眸更是荡着勾人的妩媚,男人的眸越发的深沉。

    她的语音刚落,男人更是变本加厉地深吻了起来。

    唇齿间,血腥味和奶香晕开,慕晚安没有经验,被吻地脑子空白,差点晕厥。

    一股莫名的情绪仿佛潮水,要将他们淹没。

    慕晚安心头微颤,就如同在大海摇曳的扁舟,已然有些迷失方向。

    思绪都开始混沌。

    直到胸前一阵冰凉,她猛然清醒,一个巴掌轻轻落在了男人的脸颊上。

    “啪……”清脆的一声。

    不疼,却将处于迷乱的二人的理智招了回来。

    宋秉爵猛然一顿,理智渐渐回归。

    慕晚安更是心头起起落落,打在她脸颊上的手更是感觉一团炽热。

    “秉……”她想要解释。

    下一秒,就彻底跌入男人的怀里。

    她失怔,只感觉男人将头埋在她的颈窝里,不断地开口喘气,仿佛在隐忍着什么。www.gebiq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