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综合小说 > 婚不过时:总裁夫人有礼了 > 第五十六章 操之过急了
    这话一出,陈欣娆目露感动:“伯父……”<p>

    说着,她擦了擦眼泪,埋进宋镇国的怀里,抽噎着鼻子:“伯父,你对我真好……”<p>

    闻言,宋镇国的火气骤然消散了一大半,他看着怀里那张越发和记忆的人相似的脸蛋,心头柔软了一片,安慰般地拍了拍她的后背,感叹了一句:“伯父,不对你好对谁好啊……”<p>

    他的话隐约有些奇怪。<p>

    怀里的陈欣娆顿了顿,但很快抛至脑后,脸上露出一丝甜笑:“谢谢伯父……”<p>

    ……<p>

    这一头。<p>

    翌日。<p>

    一夜没睡好的慕晚安听到闹铃一响,准时醒来。<p>

    怔怔地看着天花板,她的眼睛睁了又闭,闭了又睁,恍恍惚惚,好不真实。<p>

    足足又在床上缠绵了五分钟,她才一鼓作气地起了床。<p>

    因为没睡好,眼下的乌青太明显,向来只怕淡妆的她涂了一层遮瑕膏才将那点暗色遮下。<p>

    这一边,他们和德伦的洽谈还未确定下来,但和他们同期进行的考察已经结束,她下楼的时候,刚巧看到宋氏派来的那组考察团提着行李,准备离开。<p>

    她脚步一顿,想着要不要避开。<p>

    哪知,刚要转身,就被其中一个同事眼尖看到。<p>

    “慕小姐。”考察团里的一个人出声。<p>

    慕晚安呼出一口气,只好转过身,走了过去,微笑着对他们打招呼:“早。”<p>

    这次她和宋秉爵来法国的事情,也不知道是不是公司上下都知道了。<p>

    若是这样,估计她往后真的是百口莫辩的,想到这里,她笑的有点苦。<p>

    心里那么想,但面上她恍若平静,询问:“你们这是要回去了吗?”<p>

    “这边考察完毕,基本的数据和情况都已经采集好了,就等着回去整体分析上报。”其中一个人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回答。<p>

    慕晚安定了定神,依稀记得回答的人好像是考察团的领队陈胄。<p>

    “好。”她点头,随即实在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刚要打算离开,就见陈胄忽然开口询问了一句:“慕小姐,我们这边的任务已经完成,可不可以问一下,总裁这边大致什么时候能结束?”<p>

    完全没有想到对方会问这样的问题,慕晚安一顿,掩下心头的怪异,说道:“宋总日常流程都是韩秘书规划的,具体我……并不清楚。”<p>

    前几天在科研基地发生的事情被压下,并没有人知道。<p>

    也不怪,对方会提出疑问。<p>

    “那就奇怪的,连最基本的行程都不知道,慕小姐跟过来的,是做什么的?”隐约间,男人的语气里多了一丝咄咄逼人。<p>

    慕晚安的脸色难看,也知道对方在质疑什么,她深吸了一口气,片刻,才道:“陈经理,如果你对于公司的任何安排有所质疑的话,你可以上报公司。”<p>

    “至于有关于我的安排,不好意思,我不能告诉你。”<p>

    她到底为什么会跟过来,宋秉爵和她讲过,但那个理由不足以让她去告诉别人。<p>

    但说到底,被这么责问,她多少有些恼火,连带着语气也都冷硬了下来。<p>

    两个人之间的气氛不佳,一旁的人察觉,连忙和稀泥:“经理,慕小姐能来肯定另有安排,公司也不可能什么事情都说出来……”<p>

    “对对对,说不定有什么特殊任务……”<p>

    慕晚安脸色不变,目光坦诚地看着陈胄。<p>

    陈胄不为所动,听着周围人的劝解,唇角勾起一丝冷笑:“最好是这样,我进宋氏,是因为宋氏素来公平公正,而不会私权滥用。”<p>

    随即,他一顿,最后睨了慕晚安一眼,道:“希望慕小姐除了传说中的暖床功能以外,还有别的令人刮目相看的能力。”<p>

    说完,他提起自己的行李,不等众人反映,便率先一步离开。<p>

    陈胄的话毫不留情,所有人都惊愣住了。<p>

    慕晚安只觉得心口肺被他那一通话撩得火气横生。<p>

    她也不是气陈胄的话有多令人难堪,毕竟她和宋秉爵的关系,原本就令人口舌。<p>

    而是她在气自己,气自己不够心如止水,气自己,在面对别人质问的时候,做不到心口相一。<p>

    她和宋秉爵的关系……她甚至做不到,她能底气十足地和别人说,她和宋秉爵绝对没有关系。<p>

    一边的人连忙反映了过来,刚要替陈胄说些什么,就见慕晚安已经回神,皮笑肉不笑地说了一句:“陈经理心直口快,没什么。你们赶飞机的话,就赶紧跟上吧。”<p>

    说完,不去看其他人的表情,她抱着自己手里的文件,转身离开。<p>

    ……<p>

    德伦公司的人会在早上九点的时候过来接他们。<p>

    为了确保准时,她和韩修约在早上八点半在餐厅见面,她提前十分钟到,并没有察觉到,刚才那一幕,被刚从电梯里出来的宋秉爵和韩修看到。<p>

    陈胄说的话太难听,就连一侧的韩修都觉得有些过了。<p>

    见宋秉爵脸色阴沉,他顿了顿,解释道:“陈经理在公司做了三年,一向心直口快,有什么说什么,所以,总裁……”<p>

    “所以,他就该嚼舌根?”宋秉爵缓缓地开口。<p>

    想到刚才女人面对质问时,那脸上一瞬而过的苍白,胸口莫名发堵。<p>

    显然,这种情况,她面对的不止一次。<p>

    上次他和她的关系,是在他有意下,在公司里公开的,原因是不想再出现和关笑笑那样的刁难,但是他没有想到适得其反,反而让公司的人对她的存在,而有所怪论。<p>

    这是他的过失。<p>

    想到这段时间,她在他面前恍若无事,他的脸色就越发难看。<p>

    见状,韩修立马解释道:“其实也就刚开始会这样,但后来慕小姐处理得很好。”<p>

    也就是这样,他才没有提醒总裁。<p>

    更何况,如果处处都依靠总裁的话,他想,只会让慕小姐更陷窘境。<p>

    “如果总裁想要让慕小姐在公司过好点,那么请总裁尽量做到一视同仁。”见他眸光闪烁,韩修又补充道。<p>

    在发现总裁昨晚实际上留宿在酒店,他是意外的。<p>

    尤其是结合了慕晚安昨晚的反映,他更觉得有些事情,该说的,还是得说。<p>

    显然,他也是误会了什么。<p>

    闻言,宋秉爵一顿,想到这段时间发生的种种,到底是意识到了一个问题。<p>

    这段时间,不管之前他耐性等候了多久,在将慕晚安彻底挥入自己羽翼下之后,他貌似真的有些操之过急,物极必反。<p>

    这,对她,对他,都不是一件好事。<p>

    “我知道。”他启唇,直到考察团的人陆陆续续地离开酒店,他才转而走向餐厅,等看到餐厅里,女人坐在窗边,认真查看资料,分外恬静美好的模样,眸底温柔,开口问道:“德伦那边情况怎么样了?”<p>

    “史密斯被搁置,这次和我们接洽的是……”韩修跟在他身后,汇报。<p>

    ……<p>

    三人在餐厅里吃了早饭,不过一会儿,德伦的人就过来接他们。<p>

    面对宋秉爵,慕晚安努力做到忘记昨晚发生的事情。<p>

    一路上,她兢兢业业,跟在他们身后,不多说一句废话。<p>

    这一次谈判,德伦表现得相当有诚意,作为代表前来的是史密斯的侄子罗伯特。<p>

    相比较史密斯的阴鸷,对方给人的感觉简直可以用如沐春风来形容。<p>

    一看到慕晚安,罗伯特就相当有诚意地道歉:“对于上次的意外,我们感到抱歉,希望慕小姐能够接受我们真诚的道歉。”<p>

    罗伯特下足了功夫,全程都用自己无比生涩的中文与他们沟通。<p>

    慕晚安笑了笑,接受了道歉。<p>

    这一次洽谈由外的顺利,等到旁晚,拒绝了对方共进晚餐的邀请,他们回去的路上,慕晚安还觉得有些不真实。<p>

    要知道,照之前的情况,有关于分利占比德伦迟迟不肯妥协,而这一次,罗伯特基本想都没有想,便同意了。<p>

    “会不会有什么内幕?”现在顺利了,她反而有些紧张。<p>

    宋秉爵没有回答,坐在前方开车的韩修笑了笑,一脸运筹帷幄:“一切都在我们的把控中,之前史密斯赔了夫人又折兵,罗伯特怕有意外,自然不敢拿乔。”<p>

    慕晚安似懂非懂,轻轻地“哦”了一声,看向一侧的宋秉爵。<p>

    结果,正好对上男人宛若星辰的黑眸,心就仿佛被烫了一下,想到之前拥吻的那一幕,她仓促地别开眼。<p>

    窗外的火烧云映着她似火的脸颊,由外的愧丽。<p>

    男人看在眼里,眸底暗了暗,随即想到早上看到的那一幕,心缓缓地沉了下来。<p>

    他扫向前方,手却伸过来,将她的手攥进了掌心里。<p>

    慕晚安心口一跳,急促地想要将手抽开,却被男人紧紧地攥着。<p>

    “宋……”<p>

    “韩修,靠路边停下。”宋秉爵开口。<p>

    闻言,韩修一顿,有些不明所以,但还是将车停在了路边。<p>

    路边的梧桐树一片金黄,远远望去,尤为浪漫。<p>

    “不介意的话,我们走走?”宋秉爵开口。<p>

    慕晚安一愣,等反应过来他是在询问她的意见,看着两个人相握的手,不知道为什么,竟鬼使神差地点了点头:“好。”<p>

    既然难得清闲,是该走走,谈谈。<p>

    <p>

    <p>www.gebiq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