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综合小说 > 婚不过时:总裁夫人有礼了 > 第六十二章 龙宫的人
    德伦的事情一切顺利,除了史密斯,他们也并没有得罪过谁。

    而且上次罗伯特也说了,史密斯被罚面壁思过,一个月都不可能出来,这个节骨眼谁会来针对他们?

    宋秉爵眸底沉沉,见她这么问,半晌,才开口道:“德伦集团并没有你想象中的那么简单。”

    德伦的合作谈判顺利,但眼红的不少。

    不然,史密斯下台之后,罗伯特也不可能那么快地就上位。

    闻言,慕晚安愣住:“所以,你是说”

    “在我们签下合同前,一切都是未知数。”宋秉爵接下话。

    慕晚安噤语。

    她没有想到,只不过是集团之间的合作,会引起那么多是非。

    随即,便听到宋秉爵又道:“德伦公司早年在一战靠战争财发家,发展到现在这个地步,有很多手段,我们未必知道”

    慕晚安眨了眨眼睛,想到她来前查到的资料,问:“一战的时候?可是,不是说他们做珠宝”

    她的话还说完,宋秉爵抿唇一笑,见她杏眸鼓得圆圆的,轻轻捏了一下:“就是做面子,毕竟发战争财并不是什么值得宣扬的事情”

    “不过说是珠宝发家,也是没错的。”

    慕晚安了然,原有的担心也在交谈中渐散。

    宋秉爵总有这种能力,会让人在处于不安定的情况下得到安全感。

    他们足足绕了一个多小时,中途遇到交通堵塞,对方被堵在道路中央,他们才将其甩开。

    慕晚安转过头看向车后方,看着突然出现的大卡车,眨了眨眼睛:“钥匙他们等会儿在追过来”

    “放心,一时半会儿他们追不上。”宋秉爵开口。

    就算追上,估计也要等到晚上了。

    慕晚安不明所以,却定了定神,没有再多问,总觉得事情均在宋秉爵的掌握之中。

    这一头,一辆卡车横空出现,堵住了马路所有的缝隙。

    眼见宋秉爵和慕晚安的车消失在眼前,坐在后座的詹姆斯目光尽是阴霾。

    “什么情况?”他问。

    “领队,这辆车忽然冲出来,我们”小混混一脸苦笑。

    要不是反应及时,踩住了刹车,他们就要翻车被撞成肉泥了。

    “该死的!”詹姆斯低咒了一声,见那辆卡车迟迟不愿离去,连忙下了车。

    “滚出来。”他敲了敲卡车的车门。

    车里,一个金发碧眼,异常俊美的青年听到动静,落下了车窗。

    在看到詹姆斯那张面目可憎的脸,他咧开嘴一笑,轻轻地问了一句:“啧,你是说让我滚?”

    语气阴森。

    碧色的眸嵌着冰冷,就仿佛在看一个死人,那一眼望去,詹姆斯竟然觉得有种刺骨的冷。

    他一顿,等再一次看去,就见青年一脸嬉笑,丝毫不见方才的冷。

    以为自己刚才看错了,刚要开口,忽然,就看到,眼前一道冷光迅速地掠过

    几个小时后,卡车离开。

    道路通畅。

    原本狠厉的詹姆斯却是整个人瘫软在了地上,脖子上,一道浅红色的痕迹赫然在目。

    后面,躲在一旁的混混在确定对方离开之后,连忙战战兢兢地走上前,将他扶起:“领队,刚才那个人”

    话未落,詹姆斯回神,一把巴掌拍向他的头,强忍着刚才的恐惧,大吼道:“还不快去打电话给头儿!”

    龙宫的人竟然出现在法国,这事情对于他们而言,可不是一件好事!

    接下来几日,除去那一日被人跟踪之外,风平浪静。

    和德伦正式签约完合同之后,韩修便定了机票,准备回国。

    临行的前一晚,宋秉爵接到了老宅的电话。

    得知宋秉爵他们要回去,宋镇国立即打了电话过来。

    这一次,并没有拒接,宋秉爵冷淡地接起:“什么事情?”

    一听宋秉爵的口气,宋镇国就来气,刚要怒骂,一旁的陈欣娆连忙上前,轻轻拍着他的胸脯,一脸的希翼。

    他这才将气压下,粗声粗气道:“你明天回去?”宋秉爵抿唇,没有做声。

    宋镇国顿了顿,用命令的口气道:“欣娆来这儿已经很久了,也是时候该回去了,我让人定了和你们一起的机票,明天你过来接她。”

    语落,便听到宋秉爵轻嗤了一声,溢满了嘲讽。

    宋镇国只觉得一股甜腥即将涌上,气得想要砸手机,怒气冲冲:“你想气死我,是不是!”

    “就这么定了,明天你不来,也得来!”

    “还有,那个姓慕的,回国之后,就把她给我辞了!听到了没有!”

    宋镇国这几年在法国修养,脱离权势中心太久,也就只能在电话里耀武扬威。

    一旁的陈欣娆咬唇,眸光闪烁,在他耳边低语了几句。

    宋镇国一顿,气瞬间就消了。

    宋秉爵眸底缀满了冷意,直到宋镇国吼完,听着电话那头粗喘的声音,只是冷冷地回了一句:“明天我不会去,还有,慕晚安是我的人,辞不辞是我的事情,和你无关!”

    不用想,也知道这老家伙被陈欣娆那女人忽悠地有多厉害。

    本以为宋镇国会那头大骂,哪知,停顿了好半会儿,老人语气一软,嗯哼了一声:“让欣娆跟去怎么了?还是你觉得你看上的女人比不过她?”

    宋秉爵只觉得在听笑话:“比不上她?论手段,论恶毒,她确实比不上姓陈的。”

    说话间,敲门声响起。

    宋秉爵走过去开门,入目,便是慕晚安穿着一身素净的连衣裙,抱着文件的模样。

    眼底拂过一丝暖意,他侧过身,让慕晚安走了进来。

    见他在打电话,慕晚安顿了顿,刚要示意她要不要等会儿来,宋秉爵将她拉了进来,关上了门。

    “卡。”

    门在身后轻轻地关上,慕晚安只好闭上嘴,坐在一旁,不去好奇那通电话。

    电话那头,听到宋秉爵的冷嘲热讽,宋镇国大骂:“恶毒!?宋秉爵,你”

    论恶毒,在他眼里,那个慕晚安才叫手段城府深!

    一个离了婚的女人,竟然勾得自己的儿子连欣娆正眼都不瞧一眼了www.gebiq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