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综合小说 > 婚不过时:总裁夫人有礼了 > 第六十八章 枕着他的手
    “姐夫……”

    原本就急火烧心的陈欣娆看到拨开人群走来的男人的时候,就把希冀的目光投向了他,原本以为他会替自己说什么的,没想到他竟然还在替慕晚安那个女人说话!

    “姐夫你怎么可以偏心这个女人!明明是她先欺负我的!”

    她扶着马桶摇摇欲晃地站了起来,巴掌大精致的小脸上全是伤心和不解,一旁围观的有些男士倒是生出几分不忍,他站出来打圆场道:

    “算啦算啦,她们两个女人在里面,还不知道是谁打谁呢……这位先生你还是先把她们都带回去吧。”

    躲在宋秉爵怀里的慕晚安忍不住抬起头看了说话的人一眼,却没有急着去反驳他,只是脸上的泪水越发斑驳了。

    尽管知道她脸上的泪水都是假的,宋秉爵脸上的表情仍旧很难看,他轻轻地抚了抚怀中女子的脊背,在感受到她一瞬间的僵硬后,对着陈欣娆的脸色也越发发沉:

    “丢脸都丢到陈家外面的地方来了……看来你陈家的家教,的确不怎么样。”

    说完,在陈欣娆恳求而又怨恨的目光里,他拥着怀里的女人离开了,围在那里的人群也都四下散开了回到自己的座位上。

    看着男人不怎么好看的脸色,慕晚安有些发懵,思索了一下,然后凑近他低声道:“……我真的没事,我身上的水是我为了对付她自己弄上的。”

    从空姐手里接过毛巾,宋秉爵开始替她擦拭着满头的水迹,力道稍微有些大,看来是还没有从怒气中醒过来。

    这……有什么好生气的吗……

    慕晚安觉得自己压根就不懂眼前这男人的脑回路,只能老老实实坐在那里,一动不动地接受着男人的大力。

    看到手拂过的皮肤都在微微泛红,宋秉爵这才意识到自己的情绪未免太外露了些,见着她身上的水都干得差不多了,这才把毛巾往旁边一丢,冷淡地把头转到了一边。

    “宋……秉爵?”

    试探着叫了一声他的名字,慕晚安不明白哪里惹他生气了,见他一副冷冷淡淡的模样,有些无辜地眨了眨眼:“你生气了?”

    还知道来讨好自己?

    宋秉爵不冷不热地看了她一眼,然后道:“没有。”

    他是说没有,可是瞧着那股别扭劲儿怎么着都是一副“我很生气你现在立马来哄我”的样子,慕晚安想了想,认真解释道:

    “今天的事情是我擅自做下来的,原因是她在我面前说了一些关于小斯的不好的话。你如果觉得我做错了、不应该对她出手,那我以后也不会这样做了。”只不过前提是那个女人别在她面前咒小斯……

    默默地把那句话咽了回去,一想起陈欣娆说的那些话,她现在就还有气,恨不得冲上去好好教训教训她!

    虽然知道她不会无缘无故地对陈欣娆出手,但是有了这么一句解释总比没有好多了。宋秉爵的脸色稍稍好看了一些,“以后她的事情就交给我。”

    听到这样的话,慕晚安越发惊讶了,她不可置信地看着他,他这是在心疼陈欣娆?可是就之前的态度来看……不像啊。

    注意到她瞬间郁闷的脸色,宋秉爵稍稍一思索,就明白了她的想法。他不由得有些好笑,方才因为她不顾危险地跟陈欣娆对上的恼怒都消失了。他微微一笑:

    “我生气,是因为你不了解陈欣娆这个人的可怕之处。她心思深沉报复心强,又会在我父亲面前演戏……你那样直接跟她对上,我着实担心你。”

    他说的那句“我着实担心你”,真是又撩又温柔,慕晚安本能地就想逃避,她把头扭到了一边含含糊糊地应了:

    “知道了……我之后多注意点就是了。”

    说完,她佯装困极了,打了个呵欠,“我有点累,先睡一觉。”

    闭上眼后的她心乱如麻,感觉到事情似乎在不按她的预料发展:明明说好了这只是一场契约……怎么感觉他却是乐在其中呢?!

    宋秉爵看到她颤颤的睫羽,心下有些无奈,他刚才是不是有点太急切了?这样就吓到她了?他从空姐那里要来了一张毯子严严实实盖在她身上,见她的眼睫抖得更厉害了,不由得轻声笑出来。

    真是可怜的小东西。

    在空乘人员的帮助下勉强清理好自己的陈欣娆回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宋秉爵给那个女人盖被子的模样,她精心做的美甲几乎快被她折断了,一泡泪水在眼里摇摇欲坠……那个女人凭什么能得到姐夫这样的特殊照顾?

    被嫉妒和怒火冲昏了头脑,她几步冲上去,正想拉起那张毯子叫慕晚安那个女人起来的时候,却被宋秉爵一个眼风吓得愣在了原地。

    “姐、姐夫……”

    陈欣娆觉得自己很委屈,她哪里都比不过这个女人?自己要家世有家世要容貌有容貌……而且这次明明是这个女人先欺负自己的!

    “这次真的不是我先动手的……我只不过说了小斯有病的事实,没想到她就炸了!拼命地把我往水里面摁……”

    都不敢说出来她是把自己往马桶里面摁的,一想到当时的情形,陈欣娆觉得又快要被气哭了,不管自己喷了多少香水,自己总感觉身上有一股子怪味儿……

    “嫌不够丢脸的话,你还可以在这里闹。”

    冷冷地看着她,宋秉爵的眼里没有丝毫动容,“不过你们陈家和宋氏集团的合作,也就到此为止了。”

    听着男人不带丝毫感情的话语,陈欣娆总算知道了害怕。如果陈家在生意上失去宋氏集团的助力,在市哪里还有自己家里说话的份?

    “……我知道了,姐夫你别生气,我、我现在就回去乖乖坐着……”

    她嗫嚅着退回了自己的座位上,只是一转头看到对慕晚安呵护有加的男人的时候,一种不甘心就涌了上来!

    等着瞧吧!她身后可是有宋老爷子的支持呢!相信飞机一落地,宋老爷子的人就开始行动了!

    虽然是借着睡觉的借口躲避宋秉爵,但是这样合着眼,慕晚安也很快便睡着了。已经到了目的地,宋秉爵看着怀里睡得香甜的女人,都不忍心把她叫醒。

    从经济舱过来的韩修看到光明正大地靠在总裁怀里的女人,嘴角都忍不住抽了抽:“总裁,咱们什么时候……”

    一句话都没说完,他就看到总裁朝他抛过来的眼刀,赶紧识相地闭了嘴。但是慕晚安还是睁开了眼,她迷迷瞪瞪地看了一眼已经没人的机舱,嘤咛道:

    “怎么一个人都没有了……”

    说完她立马又清醒了点,从宋秉爵的怀里坐直了身子,揉着眼睛道:“是不是我睡过头了?”

    看到她脸上露出来的迟缓的后悔之色,再看看总裁脸上的宠溺纵容,韩修默默地闭上了嘴。

    果然,他听到总裁“漫不经心”地道:

    “也还好,飞机也是刚到……不过,我的手有点不舒服。”

    想起自己应该是枕着他的手臂睡了一路,慕晚安脸上的内疚后悔就越发深重了,她十分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

    “你的手还好吧?都是我的错,我睡得太死了……”

    他站起身来,动了动手臂,发出了不轻不重的一声抽气声,韩修适时地插话道:

    “总裁的肩膀之前受过伤,所以不能提重物……如果慕小姐有时间的话,可以给总裁揉捏肩膀,按摩一下。”

    听到他的这个消息,慕晚安越发内疚了,她郑重道:“今天的事都是我的错,我会找医生学按摩的。”

    得偿所愿,宋秉爵脸上的痛苦都消减了几分,他微笑着应下了:“好,那我就等着你来给我按摩。”

    回到别墅,刚一打开门慕晚安怀里就扑过来一只小团子,宋小斯眼睛眨也不眨地望着她,然后指了指自己的脸蛋。

    慕晚安瞧着他玉雪可爱的模样,旅途的疲惫都被抛到脑后,冲着他的小脸一边吧唧了一口,看得一旁的宋秉爵脸色都黑了,他上前把那小子从她怀里接了过来,大眼瞪着小眼:

    “……你想爸爸吗?怎么只跟妈妈亲亲?”

    妈妈是爸爸的!不许上嘴亲听到没!

    宋小斯高冷地把头扭到了一边,看起来是十足十地嫌弃,气得宋秉爵牙都在痒痒,只是看到微笑着站在一旁看着他们的小女人,话到了嘴边又变成了:

    “来,和爸爸来亲亲……”

    那股子咬牙切齿的意味,慕晚安听不出来,宋小斯却是听出来了,父子之间的默契让他立马

    就知道此时的男人很危险。他眼睛滴溜溜一转,身子就往慕晚安那边靠了过去,搂着她的脖子要抱抱。

    慕晚安把他接了过来,抱着往房间里面走过去,细声温柔地跟他说着话。跟在身后的宋秉爵和宋小斯两人的目光在空气中几番交战,过了好久才算是消停下来。

    宋秉爵:离我女人远点儿!

    宋小斯:离我妈咪远点儿!

    宋秉爵:不孝子!

    宋小斯:臭爸爸!

    ……www.gebiq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