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综合小说 > 婚不过时:总裁夫人有礼了 > 第六十九章
    远在法国的宋老爷子在收到国内送来的有关慕晚安的信息的时候,不由得十分疑惑:

    “这个女人就这么一点信息?”

    在他身边伺候已久的忠叔点点头,他也看了有关慕晚安的调查,“慕晚安的经历都在这里,我梳理了一遍,没有什么可疑的地方……老爷您看?”

    “竟然连亲生父母都没有,这样来路不明的离婚女人竟然也想进我宋家的门?”

    重重地用手杖捶了捶地面,宋老爷子冷冷一哼:“既然她只有一个前面的夫家,就给她的那个前婆婆施加点压力!让她管好自家的下堂妇!没得坏了我宋家的门风!”

    思索了一下,宋老爷子又道:

    “大棒加金元,在她不堪其扰的时候,再派人去谈判,这次我给她一千万……这么大的数字,是她一辈子也挣不来的,我就不相信看她不离开!”

    在心里叹了一声老爷子的手腕了得,忠叔恭敬地应了一声之后退下了。

    “妈!你一定要给我报仇!”

    一从浴室里出来,陈欣娆再也忍不住心中的委屈和怒火,自出生以来她还从未受到过如此奇耻大辱,在外面谁不是捧着她?没想到竟然在一个小小的慕晚安那里吃了这么大一记委屈!

    看到伏在被子里呜呜大哭的女儿,陈夫人一颗心都要碎了,自家女儿一回来什么话也不说就冲进去洗澡,快两个小时了才出来,她轻柔地拍着她的肩:

    “囡囡你说,到底是谁让你这么伤心?谁欺负你了?快告诉妈妈!”

    “还、还没有谁?”

    哽咽着抬起头,陈欣娆心里射出冷锐毒辣的光:“都是慕晚安那个贱人!她把我按进马桶里面……”

    说到这里,她的声音都低了八分,陈夫人也怒不可遏,她立马就站起身来,一双眼里火冒三丈:

    “她竟然敢如此对你?!那宋秉爵呢?他没有替你说话?”

    “姐夫现在被这狐狸精迷得只怕都要忘了自个儿姓什么了,哪里还会帮我?”

    想起宋秉爵那冰冷的眼神,陈欣娆忍不住打了个寒颤,“妈你一定要帮我!你要是再不帮我、我都不知道会被这女人磋磨成什么样子!等到姐夫真的爱上她了……哪里还有我们陈家生存的余地!”

    心疼又生气地抚了抚女儿湿漉漉的头发,知道了事情的来龙去脉之后,陈夫人一颗心也定了下来,她微微眯着眼:

    “这件事,我得和你父亲商量商量。务必要一劳永逸……让这女人从宋秉爵身边完完全全消失!”

    听到了母亲的承诺,陈欣娆的心也终于放了下来,她乖巧地依偎在母亲怀里,一想到那贱人的下场,脸上的喜悦就无法阻挡地溢了出来:

    “我都听妈妈的!”

    终于在餐桌上见到了自己那十天半个月不着家的儿媳妇,蒋春梅的脸色都是铁青的。

    她看着穿着一身勾人的真丝睡袍的坐在那里的女人,脸色简直都要结成冰了:

    “你还知道回来呀?我还以为你不到寒冬腊月、快过年的时候是不会回来的。”

    听着婆婆阴阳怪气的话,原本昨晚就玩了一通宵、晨起后十分头疼的王思怡火气堵也堵不住,她把碗筷往桌上一放,两道长眉高高竖起:

    “大清早就在这儿吵吵,怎么?又想在我这里捞油水?”

    看着这个儿媳妇发威的模样,蒋春梅心里一颤,但是想到她再怎么厉害,也是自己儿子的女人,就不怎么害怕了,她把碗筷往地上一砸,做足了气势:

    “看来你是在外面浪得连婆婆都不认了?你孝敬我那是应该的!那么多钱等着撒给你的野男人吗?”

    被她这么一说,王思怡稍微有点心虚,但是一想到如今的许家算得上是全靠自己养着,便也不害怕什么了,她冷冷一笑:

    “我给的那是我给你们的!许菲菲去我房里偷首饰被我带来的佣人抓住了好几次吧?还有你!仗着你是许烁的妈就在这儿摆谱?谁给你的勇气?!你吃我的用我的,有什么脸在我面前大呼小叫?只要我愿意,现在你们就得滚出去!”

    女儿做的丑事被她点出来,蒋春梅一张老脸通红,她气得捶胸顿足,跟这个女人比起来,慕晚安简直太良善了,她恨恨地看着仍旧悠闲地吃着饭的王思怡,往她的方向唾了一口:

    “你这个小娼妇!哪里有慕晚安一半好?!我儿子头顶上不知道被你戴了多少顶绿帽子!整个市的人都在看我许家的笑话!我这就去把慕晚安找回来!你等着,我儿子才不会喜欢你这种烂货!”

    说完,看到王思怡瞬间难看的脸色,蒋春梅心里一阵得意,把自己从王思怡那里得来的名牌包提上,转个身就离开了。

    在房间里的许烁听到了两人的争吵,在蒋春梅已经离开之后,这才推着自己的轮椅从房里走了出来,他看着脸色极其愤怒的王思怡,佯装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怎么了思怡?你的脸色怎么这么差?”

    一想起蒋春梅竟然口口声声说自己比不上慕晚安,王思怡的心情就坏到了极点,她没好气地把碗往桌上一摔:

    “你妈说了,我比不上慕晚安,她现在已经出门了,说要把她给请回来!”

    “那种女人,就是倒贴给我我都不要。”

    听到慕晚安的名字,许烁心下狠狠一颤,脸上却无波无澜,甚至还有些隐隐的厌恶。他将手搭上王思怡的,温声宽慰道:

    “我妈这人向来无法无天惯了,恨不得所有的人都依着她。你不用管她。”

    一直暗地里观察着许烁的脸色的王思怡心里终于松了口气,许烁心里怎么可能会有那个女人?!自己都是被蒋春梅给气傻了!

    “不过……许烁,我这样经常不回来,你会不会也对我有意见、会觉得我不是什么好女孩儿?”

    有些慌乱地盯着许烁,王思怡生怕自己在他眼里看到嫌弃的神色,不料许烁神情温柔又有些落寞地笑了,将她的手握在自己手心里:

    “思怡……我这个身子,又不能满足你……如果我是个健康人的话……算了,你只要知道,我爱你,我愿意包容你的一切。那就够了。”

    被他的话感动得无以复加,王思怡眼泪都快出来了,她含泪点头:

    “阿烁你千万不要这样说自己……你在我心里永远都是最好的!我已经跟父亲说过了,让你去我们家的公司做事,父亲也很欣赏你的能力……等到了那个时候,谁还敢瞧不起你?!”

    “思怡……我何德何能,能娶到你!这简直就是积攒了前半辈子的好运气……”

    许烁脸上的感动也看得王思怡十分满足,虽然自己和许烁不能圆房,但是自己也可以去追求“性”福,只需要把自己的精神爱恋完整地留给他就行了……

    已经从她嘴里得到了自己想要的消息,许烁笑着将她搂到了自己怀里,王思怡享受着他难得的如此的温柔,只是在她看不到的地方,许烁脸上的温柔立马换成了无限的冷意……

    走出家门的蒋春梅一想到王思怡那个小娼妇脸上的表情就觉得洋洋得意,自己因为有这么个骚浪的儿媳妇受了不少贵妇的嘲笑,这次也算是替自己找回点颜面!

    她哼着小曲儿,心情十分好,刚走到一家常去的品牌店,就有两个黑衣人拦在了她的面前,她不明所以,又往身后看了看,也是同样高高大大的两个黑衣人。

    “你们干什么?!你们、你们是不是王思怡那个小娼妇派来的?!”

    蒋春梅腿脚都在一阵阵发软,她惊慌失措地搂紧了自己的包,眼神警惕:

    “王思怡那个毒妇!竟然敢对她婆婆出手!不想活了吧?!我回去后一定要叫我儿子跟她离婚!”

    “蒋夫人,请先上车。我们车上聊。”

    一个黑衣人指了指停在马路边上的黑色小轿车,声音冷淡地邀请。蒋春梅吓得抖若筛糠,她一屁股坐在原地,大声嚷嚷起来:

    “没王法啦!青天白日的!儿媳妇请人杀婆婆啦!”

    她如此不配合,为首的一个黑衣人冲着其余三个使了使眼色,一人捂住了她的口,另外两人直接把她抬到了车里。

    蒋春梅被捂得气都快喘不上来了,又见到已经被送上了车,只能老实了下来,她讨好地看着车里唯一的一个人:

    “这位大老板,你行行好,我就是一个无知的市井妇人……你要是要钱的话,多少我都给你!只求求你千万不要我的命……”

    “行了!安静点儿!”

    不耐烦地吼了一声,那那男人上下打量着蒋春梅,然后拿出了一张照片给她看:

    “这人是谁你认识吧?听说她是你前任儿媳妇?”

    蒋春梅一看,上面的女人就是慕晚安,她略略一思索,这难不成是慕晚安那个女人给自己招来的祸患,赶紧哭天抢地起来:

    “这位大老板,你可千万弄清楚,这女人是被我许家赶出去的!慕晚安现在跟我们什么关系都没有!”www.gebiq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