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综合小说 > 婚不过时:总裁夫人有礼了 > 第七十章 花瓶和更年期的区别

第七十章 花瓶和更年期的区别

    他早就知道,面前这个女人除了有一张好看的脸就一无是处!也不知道平素里英明神武的总裁是哪门子不对劲,竟然被这么一个肤浅平庸的女人迷得七荤八素!

    “你拿着这录音尽管去!如果宋氏集团的总裁就是这么一个色令智昏的人,那就当我陈胄跟错了老板!”

    “你的脑回路还真是清奇。”

    丝毫不在意陈胄的言语,慕晚安微微一笑,“我只不过是替我们组组长来送文件的、你说了什么,我当然要一字不落地录下来,才好回去禀报她啊。”

    事实上,刚走出办公室,耳朵极其好使的她就听到背后隐隐传来的幸灾乐祸的笑声,也算是一路紧绷着,直到这刻才稍稍轻松起来,虽然陈胄出言不逊,但是这人倒是个直性子,有一说一有二说二。

    “你们组组长做了这么多年的翻译,怎么可能在这种小事上出纰漏?”

    陈胄原本不相信她说的话,但是见她脸上的神色坦坦荡荡,也不由得生出了几分怀疑,他极其不耐烦地挥了挥手:

    “出去吧!别处了什么事就往别人身上推!就你那点本领,拿到我面前出丑都不够!难不成是进入更年期了脑子都会不好使?”

    他都开口赶人了,慕晚安觉得自己再不走,只怕要把他气炸了,她落落大方地晃了晃自己的手机:

    “行,陈总你放心,我一定好好地做一个称职的花瓶,你的这番评语,我一定给我们组长带到。”

    听到她这番“恬不知耻”的话,正在喝水的陈总差点没一口水喷出来,等他收整好自己的仪容的时候,那个女人都已经走了,只剩下空气里一股子若有若无的甜香。

    回到办公室的慕晚安脸上一片宁静,丝毫看不出来在陈总那里受过气的模样,端着茶杯在外面走了好几趟的组长终于按捺不住自己的好奇心了,她语气冷硬地问道:

    “你去了陈总那里,没什么要说的?”

    “有什么要说的……”在他们八卦的热切眼神里,慕晚安饶有兴味地重复了一遍组长的问题,见成功地引起了所有人的兴趣,才恍然大悟道:

    “对对对,我忘了一件大事了!”

    “什么事?”

    虽然觉得慕晚安的态度很奇怪,但是组长一想起陈胄那个只认工作成果不认人的性子,就知道慕晚安一定在他那里讨不了好!

    “陈总啊,有话让我带给你。”

    说着,慕晚安就点了手机的播放键,陈胄那不客气的话就一股脑地出来了:

    “……怎么可能在这种小事上出纰漏?难不成是进入了更年期脑子都会不好使?”

    播放完毕,办公室里有人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陈胄骂人的话又毒辣又到点子上,关键是他职位高能力强,翻译组哪里敢得罪他……

    “……你确定他是在骂我?”

    又被这小贱人给摆了一道!强自忍着怒气,组长问道。

    “难不成这是在骂我?”

    无辜地眨了眨眼,在组长恨不得冲上来咬自己的目光里,慕晚安又漫不经心道:

    “陈总说我是花瓶,花瓶就是年轻好看的意思他骂你进入了更年期……这怎么看,都是骂的两个人啊!”

    你是花瓶你还骄傲了是吧?!

    这句话组长没有骂出口,她的脸色如同隔夜饭一样难看,强行挽尊之后,她灰溜溜地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

    应对完这一切之后,看了一眼时间,已经快要下班了……慕晚安心下叹了口气,因着这些防不胜防的事情,她的工作进度都被严重搁置了。

    今天不用去接小斯,她拿着自己的公文包,刚走出宋氏集团的大门,就看到了站在不远处的蒋春梅。

    她倚在一辆车的车身上,神情倨傲,脖子上挂着一串金项链,两只手上都戴着玉镯子,似乎是来刻意显摆的。

    她身边经过的员工也看到了一身金玉的蒋春梅,出声嘲讽道:

    “刚才我还以为有金店的模特过来做活动呢!穿成这样迟早要被抢!”

    金店的模特……

    这个比喻倒是挺恰当的。

    慕晚安脸上扬起了一抹笑意,原本因为又见到蒋春梅生出的几分不悦都被驱散了,她直接无视掉了像个笑话一样站在那里的中年妇人,往不远处的公交车站牌走了过去。

    “慕晚安、慕晚安慕晚安你这个女人!给我站住!”

    眼尖的蒋春梅看到了穿着一身白色干练套装的慕晚安,她刚才明明看到了自己,竟然都不过来好好地跟自己问好!

    把豹纹墨镜狠狠地摘了下来,蒋春梅几步小跑着过去,想要追上慕晚安,只可惜年纪大了、只能眼睁睁看着这死妮子一下子就跳上了一辆公交车。

    “真是反了天了!”

    郁闷至极的蒋春梅把墨镜往地上一砸,挺着胸脯生了好一会儿的气,末了还是舍不得这才买的大牌墨镜,又把墨镜捡了回来,灰溜溜地回到了自己的车上。

    在车上看到一切的慕晚安心情大好她回到宋家别墅,刚一推开门就被扑来的宋小斯撞了个满怀,他眨巴着葡萄一样的大眼睛,把一张画举得高高的,示意她看。

    画上有一座大房子,有花有草,应该是宋宅,旁边有两个大人,用“a”“”标记出来,他们牵着一个小男孩画的是一家三口的幸福生活。

    “这是小斯画的吗?真好看!”

    看着这张画,慕晚安的眼眶不由得湿润了,她神情温柔地抚了抚小斯的头:“现在爸爸妈妈都陪在小斯身边,小斯也有爸爸妈妈。”

    听到她这样说,小斯的脸上露出了一抹高兴的神色,只不过很快又消失了,他低下了头不去看她,一副不开心的模样。

    小孩子的情绪跟六月的天一样,说变就变,慕晚安不知道小斯是怎么了,她着急地弯下身子想仔细看看他,不料小斯转身就往屋子里跑去了。她心下焦急,也跟着跑了过去,刚到楼梯处,就看到小斯正拉着宋秉爵的手,正带着他往这边走过来。

    男人看到了她,挑了挑好看的剑眉:“怎么才回来?小斯一直在等着你。你还是直接坐我的车回来比较方便。”

    在慕晚安的强烈要求下,宋秉爵勉强答应了晚上让她独自回家的要求,只不过早上她必须跟着他一同去上班不过眼下看来,宋秉爵看来是又改了主意。

    叹了口气,慕晚安没有说公司里的那些事,她只是随便搪塞道:“公交车晚点是正常现象。”

    她在公司里遇到的那些事他都知道,只不过一方面是因为韩修说的有道理,而另一方面,他也想看看,她会怎么应对这些情况。

    就今天的表现来说,他十分满意。

    原本以为她会一味委曲求全,没想到她竟然能如此漂亮有力的还击,真是出乎他的意料。

    慕晚安没有意识到短短的一瞬男人的脑海里竟然翻涌过那么多思绪,眼下她的眼里只有小斯,她走过去,语带关切:

    “小斯,你还没告诉我你刚刚是怎么了。”

    牵着宋秉爵的手的小斯总算来到了她面前,小斯又拉住了她的手,然后郑重地把自己手里的两只手叠放到了一起,然后眼睛一眨不眨地望着她,虽然他没说什么,但是慕晚安却从里面看到了许多……

    “乖……”

    感受到自己大手里包裹着的那只柔软的小手,宋秉爵心情愉悦,面上却还是一派沉着冷静,他面上染上了几分无奈:

    “小斯,不要无理取闹。慕阿姨还没答应当你的妈妈……”

    话还没说完,小斯脸上就染上了几分急切,他冲过来拉着慕晚安的手摇了摇,泫然欲泣的大眼睛里布满了泪水,仿佛只要她摇头,她就要哭了一般。

    看着这样的小斯,慕晚安心下犯难,宋秉爵给的一周的期限还有几天,她原本想好好考虑的,可是小斯这样黏着自己,她根本就没办法认真去想这件事,只恨不得自己就是他的母亲才好。

    “妈妈。”

    见她迟迟没有表态,脸上的表情又是那般犹豫不决,小斯害怕极了,他结结巴巴地重复着这两个字:“妈妈、妈妈……”

    “小斯不哭,妈妈在这里。”

    小斯很少开口说话,每次都是抱着自己开口叫妈妈,慕晚安的心都融化了,也顾不得什么了,她蹲下去把小斯抱起来,轻轻地拍着他的背哄着:

    “爸爸妈妈都在这里呢,小斯不哭啊……”

    这也是变相地承认了,她会答应和宋秉爵的五年之约。

    一旁的男人眼睛瞬间亮了起来,然后看了一眼趴在慕晚安怀里的小鬼。

    把头枕在她的脖颈处,小斯轻轻地抽噎着,在慕晚安看不到的地方,他瞪了一直盯着自己的爸爸一眼,然后更加肆无忌惮地伸出了手、抱着慕晚安的脖子不撒手。

    “小斯有点重,我来吧。”

    看不得自家儿子那副扮猪吃老虎的样子,宋秉爵伸出手去想要把揩自己老婆油的小鬼弄下来,同时又瞪了不安分的儿子一眼,眼里满满都是警告。www.gebiq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