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综合小说 > 婚不过时:总裁夫人有礼了 > 第八十一章 冷淡
    早上起床之后,宋秉爵照例是晨跑半个小时,等他回到宋宅的时候,没想到一大一小已经端端正正地坐在餐桌前了。

    “早。”

    他打了声招呼,慕晚安也抬起头,不咸不淡地问了声好。

    看着她的这个态度,宋秉爵不由得挑了挑眉,他明显能感觉到她的态度前后发生了变化,比起昨天来要冷淡了不少。

    就这么一个晚上的时间……她这是怎么了?

    看着毫无知觉的吃着鸡蛋的小斯,宋秉爵朝着他使了几个眼色,他都是一副假装没看到的模样。

    看来这臭小子是指望不上了,宋秉爵干脆自己出手,他端起一杯牛奶喝了一口,佯装不适地皱起了眉头:

    “晚晚,今天的牛奶是不是有点问题?”

    “牛奶?”

    虽然今天早上起床的时候她就想好了要坚守自己的内心,秉承不跟这个人说一句话的原则,慕晚安端起牛奶喝了一口,没发现有什么异样:

    “没什么啊……你再尝尝。”

    看着她冷淡的反应,他心中有些许挫败的感觉,面上却还是拿过牛奶又喝了一口,若无其事地道:

    “的确没什么问题,是我的味觉一时间出错了。”

    今天是周日,暂时没什么安排,她拿着一本书坐在沙发上,一边翻看着一边注意着坐在地上玩积木的小斯。

    身旁的沙发猛然陷了下去,她扭头看向坐在自己身侧的男人,几经犹豫却还是问道:

    “你……今天不用处理公司的事情吗?”

    “嗯。”

    放松地在她身边坐了下来,他膝盖上也放着一本书,他眼中含着轻快的笑意偏头看着她:

    “好久没有好好地过一个周末了,以前总是被公司这样那样的事情缠住了,我突然觉得这样轻轻松松地和家人一起……也挺好的。”

    他眼中柔光似是一瓮浓酒,她只不小心看了一眼就觉得自己只怕是要醉了,带着几分自欺欺人意味地挪开了头,语气有着刻意伪饰的冷漠:

    “的确。作为父亲你能够多陪陪小斯,我想他一定会很开心。”

    她的话把她撇得干干净净,竟似乎是要置身事外,宋秉爵眼眸一沉,意味不明地道:

    “以前和小斯在一起,天天都是一样的过。无论周末还是工作日,并没有什么不同。”

    他的言下之意,是她来了之后,生活于他而言才有意义。

    没想到自始至终她都不领情,连眼都没有抬过,只是垂眼冷冷淡淡地看着自己捧着的书:

    “哦?是这样吗。”

    见她如此冷淡,宋秉爵心中有说不出的郁郁和失落,面上也褪去了面对她时的温柔,恢复到了平素在公司里的高冷,“你就没有其他的话想跟我说?”

    “我们之间……还有别的什么可以说的吗?”

    他的话语里的意思,慕晚安隐隐能体会到,却还是鸵鸟似的回避开了,她收敛着眉眼,不让一丝一毫的情绪外露,“你如果有什么话想说,就直说吧。我不碍事。”

    听听!

    听听她这置身事外的话!

    宋秉爵只差没把鼻子给气歪了,他那双冷静的眼里折射出些许冷漠的光:

    “你确定?”

    看了一眼认真地玩着积木的小斯,她不免又有些动摇了,毕竟是成人世界里的东西。她不想让他受到伤害。

    “那……等会儿书房里见。”

    得到她的回答,宋秉爵这才满意地点点头,只要她来找自己,一切……都还在自己的掌控之中。

    中午吧小斯哄着去睡觉之后,慕晚安带着些许的忐忑不安坐到了书房里的沙发上。

    都说一个人的书房最能体现他的品位和性格。宋秉爵的书房就如同他这个人一样,高冷之余,还带着不容忽视的奢华清贵,刻意做旧的深绿色的都尔绸料的窗帘,朴实无华的黄梨木桌子和木纹棉麻面料的沙发自成一体。

    书房的主人端坐在书桌后面,自始至终都没有抬过头,只是在她坐定在沙发上的时候淡淡地道了一声“你来了”。

    如此长久的沉默,她有些无所适从,便主动开口:

    “关于我和你的相处……我想了很久,之前那样有点太过亲密了。这样并不好。毕竟你是……我是一个刚离了婚的女人,可能会在心理上不自觉会对你产生依赖心理。我觉得这是我的失误。”

    “你的失误?”

    她开了口,他也就把手上忙的事情都停了下来。他一头雾水,根本不明白她的说法是什么意思,也根本不想改变现在的相处模式。

    “我不知道你是什么意思,但是我并不想改变眼下的一切。”

    看着他认真的神情,慕晚安几乎要控制不住自己,答应他提出的一切了。可是一想到昨天晚上她无意间提起陈欣雪的时候,他瞬间冷淡下来的神色,她就觉得自己去同一个跳梁小丑,那份**裸的心意一旦被自己发现,她都觉得无地自容。

    她掐了掐自己的手心,竭力使自己保持理智,面上故作轻松道:

    “虽然我们是在孩子面前唱一出戏,但是假戏唱久了,难免会有些假戏真做……我不想我自己陷进去,所以我觉得,我们还是要保持距离。”

    “那如果,我想呢?”

    宋秉爵从椅子上站起来,悄无声息地接近她,他从高处看着她瓷白的脸,她远没有说话时的那般有底气,睫毛也不安地颤动着,一看就是无比紧张。

    “你、你说什么……”

    没想到他竟然是这般反应,慕晚安的舌头都大了起来他说他想,他想什么?是他也不想陷进去,还是他想假戏真做?

    看着她抬起头慌乱地瞟了自己一眼,复而很快又把头低了下去,宋秉爵在心里叹了一口气,她如此自欺欺人,他也少不得直接些:

    “慕晚安,我想知道,你在怕什么。”

    与此同时,他握住了她的肩,逼迫着她把头抬起来直视自己的眼睛,他认真地看着她,不放过她脸上的任何一丝表情。

    “我没有、没有怕什么……”

    他的目光有如实质,她心虚地垂下了眼睫躲开他,不让他看到自己眼底的情绪,“而且……我说的本来也就是事实。”

    “你说你不怕……可是你为什么不敢看我?”

    他步步紧逼,看着她回避的神情,握着她肩膀的力气也越发大了起来:

    “听话,告诉我”

    慕晚安心烦意乱,又被他的大力弄得疼了起来,索性把他的手挥到了一边,快步走到了窗前,借着窗外的冷色景致缓和自己的心跳。

    她要告诉他什么?

    告诉他自己的心竟然乱了?

    在这场五年的交易中才一开始她就已经沉迷其中?

    告诉他……自己竟然会因为他对前任夫人的态度而不高兴?

    不不不,这不是她。她不能容许自己这样失去理智。

    陈欣雪是他儿子的亲生母亲,是他挚爱的已故妻子。

    而她,只是一个买回来的符合小斯“母亲”想象的存在。

    如是一想,原本因为思虑过重而不停欺负的胸脯都平缓下来,冷静下来的她正想转身对他说明白,下一秒却被他揽入怀里重重地吻了上去。

    他怎么可以?!

    她瞪大了双眼,看着这个近在咫尺的男人,他眼神深邃,似是平静得不能再平静了,动作却是无比地凶狠,一举一动,似乎都是要把她拆吞入腹。

    他一只手搂住她的腰,另一只手则是按在她的头上,将她不停地压向自己,她只要有丝毫的反抗挣扎,迎来她的是更加激烈的吻和更加大力的怀抱。

    几经推拒无果,她索性也就不再挣扎,只是任由他抱着自己,他的唇舌在她口中肆意妄为,带着浓郁的**的气息,她简直避无可避。

    她终于老实下来了,宋秉爵缓缓放松了拥着她的力道,唇舌上的掠夺也变成了轻轻的吻,令她产生了一种错觉似乎她是他失而复得的宝物,他疼惜着她,珍重着她……

    一吻事了,他将腿脚都有些发软的小女人抱到了沙发上,高大的男人蹲在她面前,竟也和她的视线持平。他看着她水润的眼眸和嫣红的脸颊,不禁莞尔:

    “这就是我想做的事。你明白了吗?”

    “自、自然明白了。”

    稍微平复了自己的呼吸,慕晚安一双仍旧带着水的眸子看着他,嘴里说的却是极其无情冰冷的话语:

    “在宋总的世界里,大约男欢女爱是常事。不过想想也是,大概是我太天真了,性对于成年人而言,顶多算一件玩具……不是吗。”

    方才还沉浸在两人的甜蜜里的宋秉爵宛如被人从头到脚地淋了一桶冰水,将他所有的柔情蜜意全部浇灭了,他炯炯有神的眸子也一寸一寸地暗了下去,叫看了的人只觉得连星辰都黯淡了。

    他冷笑起来,“玩具?慕晚安,你未免也太看得开了。”

    “难道不是这样吗?”

    尽管此刻的他十分骇人,但是慕晚安还是梗着脖子不怕死地继续道:

    “就算明面上宋总是个洁身自好的人,但是按照你方才的表现……谁知道你私底下是怎么回事呢?”www.gebiq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