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综合小说 > 婚不过时:总裁夫人有礼了 > 第八十九章 落井下石
    “她现在跟着你回去那倒没什么。要是等会儿程先生找我要起人来,我可招架不住。”

    心里一面腹诽着对不住了程无双,慕晚安一边淡定地对这个领班道,然后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

    “你这么急着把她带回去,是不是在害怕什么?怕我把人弄丢了吗?”

    领班额头上已经冒起了细细密密的汗,这宋夫人看起来性子绵软,没想到跟宋先生一样,是个不肯输半分的,他之前小瞧她了,眼下也只能退一步:

    “宋夫人你看你说的这是什么话?人交到你手里,那我是一万个放心。”

    说着,他立马让开了路,“你出来这么久,宋先生也十分担心你,夜欲虽然安保工作做得好,但是也架不住有人有心谋害。你说呢?”

    不甚光明的走廊里,慕晚安闻言,脸上也浮起了一个深以为然的笑容,她点点头:

    “多谢领吧提醒,看来我的确该回去了。”

    说着,她就领着林未海快步朝着包厢那边走去,领班脸上挂着的笑容也沉了下来,如果是跑了别的上品货,都无所谓,只不过这个林未海可是上面指定要求的人……

    走出很远之后,见后面没有人跟上来,慕晚安这才松了口气,她回头看了一眼额头上也浮着一层汗的林未海,“我们现在还是回包厢吧,看来他们是盯着我们的行踪的。”

    继续在外面游走,只会逼得领班越发不放心,甚至提前把林未海弄回去。

    林未海点了点头,她默默地跟着慕晚安回到了包厢,里面的一切都没有什么变化,男人们似乎没有意识到外面发生的事情,仍旧喝酒聊天高谈阔论。

    刚在宋秉爵身边坐下来,慕晚安拿过桌上的一块水果正欲送进嘴里,却听到身边的男人问道:

    “怎么去了那么长时间?有人为难你?嗯?”

    “怎么会……”

    一边用软软的语气回道,她一边把手里的西瓜放进嘴里:

    “我现在好歹也是你承认的宋夫人,哪里有那么多不长眼睛的人。”

    说完,她瞄了一眼坐在程无双身边一脸无所适从的林未海,心里不由得有些同情她,明明还是在读高中的年纪,却落在了这种地方……便给她也拿了一块西瓜。

    林未海看到出现在面前的水果,先是一愣,然后心绪复杂地接了过来,低声地道了谢。

    看着身边的小女人的心思全被那个女人勾过去了,宋秉爵心中竟然涌起一阵子的醋意,虽然知道他眼下的想法和行为都是极其不理智,他还是闷声问道:

    “小斯睡了吗?这孩子闹腾,不盯着他就不睡觉。”

    “……”

    看了一眼一脸严肃的男人,慕晚安只觉得莫名其妙,她不客气地道:

    “小斯那么乖,怎么会闹腾。我之前就给黎叔打电话问过了,小斯都已经睡下了。”

    “也不知道小斯会不会踢被子。他一睡熟了就不安分。”

    压根不在意自己讲的话是不是事实,宋秉爵眨了眨眼,脸上的高冷也是一如既往。

    小斯会踢被子?慕晚安带着他睡过好几次了,他每次都是乖乖地贴着自己睡的,一动不动的,小小的一团缩在她的身边,别提多可爱了。

    她狐疑地看了宋秉爵一眼,然后凑到他面前嗅了嗅,又伸手抚上他的额头,另一只手搭在自己的头上,疑惑地喃喃自语:

    “你没发烧啊,怎么在这儿讲胡话……”

    带着沁人凉意的小手搭在他的头上,软软的,宋秉爵微微颔首,看着面前终于把全部注意力都转回到自己身上的女人,扬起了一丝得逞却又欢喜的笑容,对比起平日里的那副不苟言笑的模样,现在的他和之前简直是判若两人。

    坐在昏暗地界里的男人的手缓缓地在握着的水晶高脚杯的边缘上滑动着,时不时有微弱的灯光从他这边掠过,在一瞬间照亮了他俊美的脸,还有那双深邃的眼眸。

    自从搬进来就一直被老女人的凌厉声音所统治的许家新别墅,好不容易安静了几天,结果又迎来了她的身影。

    在警察局被关了几天的蒋春梅比起之前的上蹿下跳已经安分了不少,她没想到自己都已经是王家的亲家了,竟然还能被人弄到局子里面!

    “都怪慕晚安那个惹祸精!”

    把一杯水牛饮进肚,蒋春梅又开始唠唠叨叨大骂起来,她丝毫没意识到自己的错处,只知道自己新买的小polo车坏了,全拜那女人所赐:

    “攀上了高枝竟然连我这个婆婆都不认了?竟然当着那么多人说不认识我?我当时、我当时要不是……我要不是有点涵养,我当时就冲上去给她几个大耳刮子!”

    “妈说什么呢!那种女人怎么会和我们许家有关系?”

    瞧着坐在一旁的新任大嫂的脸色不对,许菲菲赶紧出声阻止她,要是再不拦着,她这个糊里糊涂的妈不知道还能说出什么话来:

    “再说了,前面当过婆媳,你现在难不成还想把她接回来受气?我们许家可不能要这种攀龙附凤的儿媳妇。”

    “你说得对!”

    注意到女儿给自己使的眼色,蒋春梅看到跟没骨头似的躺在主位的沙发上的王思怡,恨不得打自己两大耳刮子,赶紧转了口风:

    “我当天就是故意去找茬,要让这小浪蹄子看看我现今过的生活……一个下堂妇,我就不相信真有人能看得上她。”

    闻言,在一旁佯装专心地盯着自己的美甲的王思怡这才满意地抬起了头,她喜欢许烁是一回事,但是许烁的这些个担心不足蛇吞象的家人又是另外一回事。

    “都住嘴吧。”

    她慢悠悠地发声,虽然她对慕晚安没什么好感,可是许烁这个点儿还在休息呢,蒋春梅这么大声音,也不知道把他吵醒了没。

    蒋春梅还想再说点什么,却被手疾眼快的许菲菲瞪了一眼,她只好讪讪地低下头。

    满意地看了一眼本分了不少了的“婆婆”,王思怡站了起来,朝着卧室走了过去。

    等她一离开,蒋春梅立马冲着许菲菲问道:“怎么的?你如今也贴着她那边去了?连说话都不让我说?我在这个家里一点地位都没有了?!”

    “你还真有脸说。”

    不以为意地从桌子上拿了一包零食过来吃,许菲菲翻了个白眼,“刚从警察局出来就想在家里作威作福?你怎么不想想你这次给家里带来多大的祸事?”

    “什么祸事?我能带来什么祸事?你的意思是要看着你亲妈待在警察局里是吧?”

    被气到浑身发抖,蒋春梅不可置信地看着自己这个从小宠到大的女儿,王思怡是给家里人灌了什么**汤?!一个一个怎么都偏向她?

    “得得得,就你没错。家里就你最大。”

    深知自己母亲的脾性,许菲菲把手里的零食往桌上一扔,朝着自己卧室去了,任由蒋春梅在身后如何跳脚也没回头。

    “我做错什么了我……”

    越想越委屈,蒋春梅转身也回了房间,坐在床头呜呜地哭,不一会儿,许父回来了,他在公司里遇到了点事情,本来就心气不畅,回到了就看到这婆娘哭哭啼啼的,烦躁得不行,直接把公文包往床上一砸:

    “成天哭哭啼啼的烦不烦?一个家好好的,愣是被你给哭衰了!”

    没料到丈夫也如此对自己,蒋春梅眼泪都顾不上擦,大声吼道:

    “我辛辛苦苦为了这个家,做牛做马才换来今天!要不是我把慕晚安那个赔钱货赶出去,你老许家哪里能搭上王家?啊?”

    现在许家的公司全靠王家的支撑,许父生怕这女人口无遮拦地再说出些什么不该说的话,赶紧把卧室的门关上了,一脸不悦地看着她:

    “你做牛做马?你也不想想,你给家里带来的损失有多大?!为了帮你把这件事摆平,你知道王家花了多少钱吗?快接近一千四百万了!”

    说起这件事来,许父仍旧觉得心疼,那是一千四百万!许家的公司起码也要花一年才能挣这么多钱,就让这婆娘给败了!

    “什、什么?!”

    一听到那么大的数字,蒋春梅只觉得眼前一黑!她软倒在床上,过了许久才在许父骂骂咧咧的声音中缓过神来:

    “天哪……他们真的说给就给……那是一千四百万哪……”

    “不给的话你就在警察局里过日子吧!”

    说到底,许父也看不上蒋春梅这幅得了便宜还卖乖的行径,他厌恶地背过身:

    “要不是进了警察局会叫人看笑话,有损两家的形象,谁会管你?自己犯蠢惹出来这些事情,平白叫家里人替你背锅!”

    “你……”

    在家中作威作福多年的蒋春梅被气得差点连肝都要炸了,却没办法反驳,只知道委屈地哭。

    许父冷哼一声,转身离开了。蒋春梅哭了许久,手机响了起来,还以为是老头子给她道歉来了,看也不看地接通了电话:

    “喂?现在知道给我打电话来了?”

    “看来许太太的生活过得多姿多彩啊。”www.gebiq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