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综合小说 > 婚不过时:总裁夫人有礼了 > 第一百一十章 陈家大乱
    “你再在这里乱说,小心我撕烂了你的嘴!”

    陈欣娆心中一慌,她恶狠狠地瞪了那女人一眼,这女人虽然穿金戴银,但是却眼生,不像是市人。

    “以你们陈家现今的光景,也不知道有什么底气说这些话。”

    面对陈欣娆的威胁,那女子毫不在意,甚至还捂着嘴呵呵笑了起来:

    “瞧你们这不知道天高地厚的模样,还不知道陈家出的乱子吗?你们陈家的公司今天股价跌到底了,之前的几个建筑案也出了问题……这些都不是最要紧的,最要紧的还是,陈氏企业行贿一事,现在闹得沸沸扬扬,全市都知道了。”

    自家的公司出事了?

    陈欣娆和陈母对视一眼,心中都是一凛,收银台上面的大屏幕正在应景播着新闻:

    “……市长王国良已被双规,仍在调查之中,涉事企业也在停业调查……”

    都这个时候了哪里还管得上包,母女两个对视一眼,把手里的包都扔下了往家里赶过去。

    店里的一群女人们都得意地笑了起来,平时陈欣娆仗着宋家那没影子的少夫人名头没少在她们面前显摆,这下总算摔了个大跤。

    母女两个刚刚回到家里,就看到了坐在自家沙发上似是苍老了近十多岁的男人,一天下来,陈父的头都白了不少,整个人又颓废又苍老。

    “爸,家里的公司是不是真的出事了?”

    看着父亲的模样,陈欣娆就知道一定是出了差错,但还是怀着希冀问了一遍。

    “你们都知道了……”

    无力地举了举手,陈父只觉得难以招架今天发生的这一串的事情,他叹了口气:

    “眼下公司出了问题,纪委那边也在调查,我们名下的财产也一并冻结了,咱们这几日还是低调行事。”

    “爸,你去找过姐夫没有?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你怎么不去找姐夫啊!”

    “是啊老公,秉爵肯定能把这些事情都处理好的,你怎么不去求他?还在家里坐着干什么?!”

    听着她们娘儿俩一口一个宋秉爵,陈父心烦不已,他昨天得罪了宋秉爵,今天报应这么快就来了,他就不相信不是宋秉爵搞的鬼!

    “你们两个还有脸说!你们以为今天陈家的祸事从哪里来?都是因为你们两个得罪了慕晚安那个女人,难道你们还不明白?这一切都是宋秉爵给我们陈家的警告!”

    他当然不提自己的错处,陈欣娆听了这话,原本妩媚的脸上顿时白惨惨一片:

    “姐夫、姐夫竟然为了那个女人这样?不可能……不可能,爸,你一定是弄错了,你想想是不是得罪了别的人!”

    闻言,陈母也下意识地反驳着:

    “就是!我看秉爵不是那种不知好歹的人,老公你一定是弄错了,他怎么可能会为了那种女人得罪外家?”

    “你以为他真的看得上我们这种外家?”

    最知道实情的陈父把桌子上摆放的瓜果往地上一扫,他看着不愿意相信实情的母女,没好气道:

    “我们当时把欣雪送过去,他本来就看不上我们陈家这么多年又是我们低头求着人家照顾我们家,你以为他宋秉爵稀罕我们这种外家?”

    一想起昨日去宋家,连黎叔都敢对自己这么冷淡,陈父就气得牙痒痒,他看着自己为情所困的女儿还有一心想往宋家凑的老婆,恨铁不成钢道:

    “你们两个就这么沉不住气!非得在宋秉爵面前对慕晚安下手?这下好了,你们把人得罪了,我就是昨天去伏低做小都不能让人家原谅!”

    只兀自沉浸在宋秉爵竟然会为了那个狐狸精对自家下手的愤慨中,陈欣娆一屁股在沙发上坐下了,然后突然像是想起了救命符一样立马站了起来,从自己的包里翻出了手机,口中喃喃自语:

    “我要给姐夫打电话!我要问问他是不是真的!”

    陈父陈母心里也还怀着一丝希望,他们也没去拦她,陈欣娆拨通了电话举着手机听着,电话却始终没有接通。

    打了好几个,都是这样的结果,陈欣娆终于死了从宋秉爵这边下手的心,转头就给远在法国的老爷子打了过去。

    稍微等了等,那边很快就把电话接通了,只不过接电话的人不是老爷子,而是在老爷子身边伺候的人:

    “欣娆小姐,老爷子最近处理法国这边的事情,精力不济。有什么事情你跟我说吧。”

    陈欣娆也没有含糊,她把事情一五一十地说了,但是把责任全都推到了慕晚安的身上,只说是宋秉爵被她迷了心智,希望老爷子尽快出手棒棒陈家。

    挂了电话,陈欣娆总算松了一口气,只要老爷子出手,陈家的变故马上就要到头了。

    法国。

    似乎有人走过来了,刚刚挂断电话的佣人立马转过头去,原来是管家。

    这时候老爷子正在小憩,管家刚才听到似乎有电话响了,便快步走了过来:“谁打电话来了?”

    “有人打错了,我已经打发掉了。”

    方才接了电话的佣人低顺着眉眼,老实巴结的样子很让人信得过去,管家不疑有他,转身又去别的地方了。

    等着管家离开了,这位老实的佣人这才抬起了一双黑亮的眼睛,内里满是狡黠,哪里有刚才的憨厚。

    他熟练地在座机上面摁了摁,把通话记录删掉了,这才离开去做别的活计。

    这两天如果不出别的乱子恢复得好,慕晚安明天就可以出院了,宋秉爵更是把工作都搬到了病房里。

    慕晚安百无聊赖地拿着手机玩,她去热搜榜瞄了一眼,却在里头看到了陈家的热搜,她瞄了一眼正对着电脑开视频会议的男人,然后坚定地点了进去。

    看着陈家的变故,慕晚安不由得啧了啧舌,股价下跌,陷入行贿风波,还有被爆料没有参与宋家的一个项目……要说这些事情没有宋秉爵的参与,她是打死也不信的。

    “秉爵秉爵,陈家出事了。”

    她笑眯眯地看着他,“不知道这是谁干的。”

    “怎么,觉得很开心?”宋秉爵正开着视频会议,索性也没把耳麦摘下来,他抬起头含着笑意看着她:

    “你觉得这幕后之人如何?”

    “我?我当然是觉得他顶顶的聪明。”

    看着他一副不知情的模样,慕晚安就觉得好笑,她故意也装作不知情的样子:

    “要是让我知道这个人是谁,我一定要好好地夸他。一想到陈家那几个只知道拿钱砸人的人现在没钱了,我心里可痛快了。”

    在她面前一点都不掩饰自己的厌恶,慕晚安把手机一扔,看着脸上隐隐有掩饰不住的自得之意的男人,继续慢吞吞地道:

    “就是不知道是哪位这么有手段,这么聪明……还没见着人我都觉得他一定是旷世奇才。”

    果然,宋秉爵的眼神越来越亮了,那一句“我就是你口中的旷世奇才”简直就要脱口而出了,但是一看慕晚安脸上偷偷憋着的笑,就都收了回去,只正经地道:

    “我也觉得这人十分聪明。”

    “何止是聪明,我觉得他,又有胆识,又有手段,如果我不是跟你签下了五年之约,我现在倒想知道这人到底长什么模样呢。”

    她一脸少女怀春的模样,看得宋秉爵心里竟然有丝丝不爽,尽管知道她说的那个人是自己,却还是有一种她在夸别人的感觉,因此出声打断了她:

    “我觉得这人也不过如此。”

    看着他那副郁闷的样子,慕晚安有些疑惑,自己明明在夸他,怎么他又不高兴了?

    没等她弄明白,敲门声就响了起来,慕晚安皱了皱眉,自言自语道:

    “该不会又是陈家人吧?怎么又找上门来了?”

    说着,她正要下床去开门,宋秉爵却飞快地把电脑一合,自己走过去把门拉开了,原本以为是厚着脸皮来求情的陈家人,没想到却是一大群穿金戴银的贵太太们。

    刚从孟夫人家出来的太太们万万没想到来给她们开门的竟然是宋秉爵本人!

    一阵震惊过后,回过神来的太太们彼此对视一眼,都从彼此眼里看到了笃定,为首的那位便笑着道:

    “前两天因为陈夫人的挑拨,我们一股脑地跑了过来,吵得原本在养病的宋夫人不清净。我们几个也不是那种不懂礼数的人家,所以特地带了些养身子的补品,来看望宋夫人。也算是正式见个面。”

    原本是想把门关上的,但是想到慕晚安现在已经是圈子里人尽皆知的宋夫人了,她迟早也是要见这群人的,宋秉爵便面无表情地让开了一条路:

    “我夫人受了极大的惊吓,你们不要停留太久,她需要静养。”

    “那是自然。我们也不能打扰夫人养身子。”

    见宋秉爵态度有所松动,为首的夫人极其和善地笑了笑,说着便领着人进来了,一个个把手上的礼盒放到了桌上,很快,桌子上就放不下了。

    慕晚安看着眼前对着自己嘘寒问暖的一大群陌生女人,颇为头疼,却只能打起精神来应付她们。www.gebiq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