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综合小说 > 婚不过时:总裁夫人有礼了 > 第一百一十一章 算计
    这群女人的过分热情实在是招架不住,慕晚安都产生了一种错觉,那就是自己是她们肚子里出来的孩子,她们一口一个心疼一口一个小可怜,又把自己夸上了天……

    过了一会儿,眼见着她们还没有离开的意思,趁着她们没有仔细看自己,慕晚安赶紧冲着宋秉爵使了使眼色,不料他只是慢悠悠地挪开了眼神,看样子是打定主意不帮她了。

    慕晚安心急不已,她胡乱应付了正抓着自己手嘘寒问暖的一位太太,然后拼命地对宋秉爵使着眼色,只不过宋秉爵却把电脑又打开了,似乎是在工作,半天愣是再没抬起过头来。

    几个太太看到了两人之间的互动,彼此相视一笑,一副过来人的样子,笑着告辞:

    “夫人,我们就不打扰你和宋先生了,你安心养伤就是了。”

    没想到这几位夫人还挺会看人脸色的,慕晚安心中松了一口气,面上也笑着同她们道了别。

    很快病房里便又重新变得空荡荡,慕晚安长舒一口气,重重地躺回了床上,然后埋怨道:

    “我刚才向你求救呢,你怎么都不理我!”

    “哦,我还以为你是眼睛抽筋了。”

    宋秉爵抬起眼来看了她一眼,眼里满是揶揄,看得慕晚安一阵气恼,她把枕头往他坐着的沙发那边一扔,“你在糊弄我!”

    没注意到自己话语里满满的骄纵之意,慕晚安气呼呼地瞪着他,那副脸颊鼓起来的模样活生生就像是一只小松鼠,宋秉爵着实觉得好笑,却还是一脸正经地道:

    “是啊,我就是在糊弄你,你是怎么知道的?”

    这人!竟然就这么直接地说出来了,慕晚安真是生气也不是不生气也不是,索性就像以前一样拉高了被子,背过身去不理他。

    这样躺了一会儿,他竟然也就真的不来哄自己,慕晚安心中又是酸涩又是放松,她在心里暗暗地骂着自己矫情,怎么就不争气到了这个地步!

    过了一会儿,她始终熬不住,正想转过身来,却被不知何时走到自己床边俯身撑在床上的盯着自己的男人吓到了,她浑身抖了个激灵,然后本能地推了推他:

    “起来起来”

    正无意间,慕晚安对上了他的眸子,除却平日里的认真,他的眼里还有着丝丝戏谑,似乎看着她出丑是一件很好玩的事情。

    他这样自己明明应该是很生气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她却想起了一句话:男人不坏,女人不爱。

    大概那种性格中带了些痞坏痞坏的男人就是更有魅力一些吧……她盯着他,净在那里胡思乱想起来了,连他撩了撩她的刘海都没有注意。

    看着她滴溜溜地乱转着、不知道又在想些什么,宋秉爵就觉得既无奈又好笑,两个人眼下的姿势都暧昧成这个样子了,她竟然还没有一点自觉?看来不做点什么都对不起自己了。

    他轻轻地吻了吻她的额心,有了肢体的接触,慕晚安倒是很快就从自己的思绪里面回过神来了,她捂住自己的额头,一脸防备地看着他:“你干嘛?”

    “我只是过来看看你,谁知道你这么急切,竟然自己扑上来了。”

    谁急切了?慕晚安脸上一阵红一阵白,她明明是在好好休息,是他突然凑过来的好吗!

    “你说我急切,明明是你过来的,我躺在床上可没动过!”

    看着她一脸的急切,宋秉爵挑高了眉,意味深长地道:“谁主动这个问题没有争论的必要,现在我亲了你,你难道不应该亲回来?”

    “那是肯定要亲回来的!你以为只有你会这样吗!我不仅要亲……”

    嚷嚷到这里,慕晚安才后知后觉地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赶紧闭上了嘴,一边若无其事地躲进被子一边暗骂自己智商掉线,每次都会被他绕进去……

    夜欲。

    所有的**和放纵在夜色的掩盖下都有了释放的出口,借着黑暗的掩盖,无数罪恶的交易得以完成。

    作为夜欲的常客,王思怡像以前一样坐在自己的包厢内,她穿着宝蓝色的吊带裙,裙子极短,她稍稍一动就能叫人看到裙底下的风采。

    “哟,思怡你怎么一个人在这儿?怎么不去玩玩?”

    一个跟她一起厮混的男人过来,递给王思怡一杯酒,王思怡接了过来,也不喝,只是拿在手里轻轻地晃着。

    “思怡,瞧你这样是不是碰上什么事儿了?”看着王思怡那魂不守舍的模样,男人忍不住笑了起来,眼神里满是揶揄:

    “要不要哥几个陪你找找乐子?”

    “滚滚滚。”

    正思索着自己和许说之间到底算是怎么回事,王思怡被他这么一打断,忍不住笑了起来,自己当初看上许烁,不就是因为他的腿还有脸吗?

    她环视四周,却在舞池里看到了一个生面孔,一个面生的男人,他的面孔俊秀,身材也十分修长,从穿着来看,也是一个十分有品位的人……唯一可惜的是,似乎不是个残疾人。

    察觉到王思怡的目光在那个男人身上停留了一下,王思怡的朋友笑得越发暧昧了:

    “那个人,是谢家的二公子,谢宁,来这里估计是为了把他的大哥叫回去的。”

    “谢二?”

    吃了一惊,王思怡对于谢家的二公子,一向是只闻其名不见其人,没想到今天竟然能够在这里见到他。

    “是啊,他今天出现在这里的时候我也吓了一跳。”朋友自顾自地点起了一根烟,吞云吐雾起来:

    “毕竟吧,谁都知道谢二可是个正经人,出现在这里,可真算得上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我去会会他。”

    最喜欢撕碎那些正经人的假面,王思怡把手里的酒杯往朋友手里一塞,也不再去想许烁对自己的意义,扭着妖娆的身姿一步一摇地走了过去。

    她在角落的沙发处找到了正在和谢家大公子僵持着的谢宁,她拿着手指绕着自己的长卷发,贴近了几步:

    “谢二公子好啊,你怎么到这里来了?我记得,你可是从来不往这种地方来的。”

    谢宁没有理她,只是冷着眉眼看着自己不成器的兄长,继续道:

    “父亲说了,今天如果你不回去,家里的财产你一点都拿不到。”

    “老头子在那儿吓我呢!你该不会以为他说的是真的吧?我建议你啊赶紧回去,这样财产就都是你的了。”

    正搂着辣妹的谢家大公子不以为然,他一边往怀里的女人嘴里灌酒,一边满是挑衅地看着自己的弟弟。

    眼见着不能说服他,谢宁也没在这里多做停留,也没管跟自己套着近乎的王思怡,径直就往外面走去。

    眼看着他就要走了,王思怡紧紧地跟着他,等到他走出包厢了,她才亲昵地挽住了他的手:

    “在里面假正经做什么?我就不相信,我这么漂亮,你会不动心?”

    看着这个不知廉耻地用胸部蹭着自己的胳膊的女人,谢宁眼底划过一抹厌恶的神色,但是良好的家教使然,他只是把自己的手抽了出来,继续面不改色地前进。

    王思怡就没看到过这样的男人,她舔了舔自己的嘴唇,又跟了上去,正想再说点什么的时候,原本一直在往前面走着的谢宁却突然停了下来。

    前面不远处一个领班正带着几个面容姣好青涩的少女往前面走着,那几个少女无一不是面容精致,但是身上布料却是少得可怜。

    王思怡只看了一眼就挪开了目光,这群女人只不过就是夜欲养起来的三陪而已,根本不会有富家子弟瞧得上她们。

    她揶揄道:

    “你看谁看呆了?这群女人有什么好的?只不过是一群千人睡万人枕的妓女而已。”

    “看来王小姐是什么圣洁玉女?”

    斜眼晲了一下王思怡,谢宁脸上的嘲讽之意简直要漫出来了:

    “我可不是残疾人,王小姐还请另寻床伴。”

    “你不是残疾人也没关系。”

    他这副冷淡的模样,跟许烁倒是有几分意外的相似,王思怡心里升起一种奇怪的冲动,令她对这个男人兴致大发,他伸手抚上了谢宁的胸前,却被谢宁一把握住了手,他垂眼看着把头贴在自己胸口的女人,语气中有着浓浓的不耐:

    “你是不想活了吗?”

    “是啊……我现在就想让你给我欲生欲死的感觉……”

    舔了舔嘴唇,王思怡眼含魅惑地看着他,眼里满是柔情和引诱,还有意无意地把自己的裙子往下拉了拉,原本就饱满的胸脯这下更是呼之欲出。

    “看来王小姐今天还真是欲求不满。”

    厌恶地看着这个淫荡的女人,谢宁也伸手过去,放在她的头上,王思怡脸上露出了一抹得意的笑容,这世上没有一个男人能够抵挡自己的美丽还没等这抹笑容彻底浮上脸面,她就感觉到自己后颈一痛,整个人就不省人事了。

    “这次宋秉爵算是欠了我一个人情……”

    看着躺在地上的暴露女人,谢宁厌恶地从自己的口袋里抽出了手帕,仔细擦了擦手。www.gebiq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