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综合小说 > 婚不过时:总裁夫人有礼了 > 第一百一十六章 吃醋
    “你……”

    正想对她说点什么,但是突然想起来自己并没什么立场在这里唧唧歪歪,慕晚安干脆调转了头对宋秉爵道:

    “你有什么要说的就跟她说吧,这次把话说清楚了,以后也没那些误会。”

    说着,她抱起自己修剪了一上午的花就想离开,把这空间腾给他们,没想到陈欣娆却像是发了疯,一把死死地攥住了她的手:

    “不许走!慕晚安你不许走!”

    不明所以的慕晚安抬头看着她,她红着眼睛,“你以为事情走到今天这一步你就没有责任吗?!我告诉你,今天我的不幸,全都是因为你!都是你!”

    慕晚安挣了两下,却没有挣脱,她眼神平静地看着她:

    “凭什么你要把所有的不幸都归咎于我?”

    被她的问题问得愣了一下,陈欣娆抹了一把眼泪,眼神狠厉:

    “难道不是你的错?如果没有你,现在站在姐夫身边的应该是我!整个市也只有我才配得上他!可是……现在有了你,不仅我要躲着别人的眼神,我们家也要遭受这些横空飞祸你没出现之前,我们家里从来没有遭受这么大的挫折!”

    原来这些也要算在自己头上……慕晚安收回了之前对她的那么一丁点儿怜悯,她把花瓶往桌上一放,连带着花枝都颤了颤,空出了双手就把陈欣娆攥住自己的手拉了下来:

    “你怎么不说你们陈家佣人生病了也赖我?”

    “你咒我们家出事?”

    头脑里都成了一片浆糊的陈欣娆根本没听出她话里的意思,慕晚安也是目瞪口呆,谁跟她说这个了!

    她不由得扶额,正巧眼角余光瞟到了宋秉爵,明明说的就是他的事情,这厮却是一副坐山观虎斗的模样,看得慕晚安好笑又好气,“宋秉爵,你可就在这儿看戏吧!我不跟你们浪费时间了。”

    “你对姐夫是什么态度?!”

    听她那么随意地使唤着宋秉爵,陈欣娆心中越发忿忿,她从桌上随便地拿起了一朵修剪后的百合花:

    “你修剪的这些是什么?你什么都不会,无论是园艺还是时尚……你能够给姐夫带来事业上的助力吗?你能够帮他维护社交关系吗?你能够站在他身边不给他丢脸吗?你……”

    听着她的意思,还不知道有多少个“你能吗”,慕晚安可受不了这些。她急忙喊停:

    “停停停停停”

    她觉得莫名其妙,此时她只想从这场无休止的纷争里跑出来:

    “我不能,我统统不能……我也不明白为什么他就看上了我,你不如问问他?”

    一说完,慕晚安赶紧离开了,也顾不上自己的花朵了,只冲着黎叔使了个眼色,让他等会儿帮自己收拾一下花朵。

    看着慕晚安飞快地离开了,陈欣娆这才带着几分怯怯几分试探地看向了宋秉爵,“姐夫……”

    刚才她冲着慕晚安发火,一部分是她不敢直接把火气撒在宋秉爵身上,另外一部分也是有意气走她,好留下来单独跟姐夫说说。

    “我记得,刚才告诉过你,她是我的夫人吧?”

    慕晚安一走,宋秉爵脸上的些许柔情就消失了,又变成了平日里的高冷,甚至更有寒冰之意:

    “看来陈小姐的脑子的确不怎么好使。”

    “她、她……她明明只是小斯的保姆,姐夫你在说什么笑话?”

    没想到姐夫到了这个时候还在强调慕晚安的身份,陈欣娆有些慌了,她泪痕未干的脸上都是虚假无力的笑容:

    “再说了,她宋夫人的身份,有人承认了吗?宋爷爷会答应吗?程无双宫骐他们都愿意有这么一个嫂子吗?”

    “这种事情,只要我宋秉爵承认,她就是反之,如果我不承认,就算有老头子捧着,也一样进不了我宋家的门。”

    听了他的话,陈欣娆算是彻底地愣住了,他对慕晚安的维护之意是如此明显,甚至还在警告自己就算有老爷子替自己撑腰都不行,她脸上的惊愕掩都掩盖不住,脸色也极其难看:

    “我只想知道,姐夫你喜欢她什么?她有什么值得你喜欢的?”

    “与你有关系吗?”

    把那本印着法文题目的书放回桌子上,宋秉爵抬起头来寡淡地看了她一眼,“今天本来是不想让你进来的,如果不是宋夫人,你连站在这里的机会都没有。”

    “……她怎么可能这么好?就算是她让我进来的,那也是为了看我出丑!”

    一点都不相信宋秉爵的说辞,陈欣娆恶毒地想着慕晚安此时说不定就躲在二楼的哪个窗帘后悄悄地看着自己的模样,她立马转过身,眼神在二楼的窗帘后逡巡着:

    “她一定就在哪个窗户后面!一定在等着看我的笑话!”

    站在一旁静静地看着这出闹剧的黎叔,心中对陈欣娆的看法越发地坏了,这样脾性的陈欣娆,也不知道是拿什么方法讨得了老爷子的欢心。

    “黎叔,送她出去。”

    淡声地吩咐道,宋秉爵不欲再跟她纠缠下去,往前他也把话说得够明白,可是陈欣娆从来都不死心,他径直站了起来往屋子里面走去。

    “不许走!姐夫你不许走”

    眼看着他就要走了,陈欣娆赶紧就几步冲过去,想要抓着他的手,却被黎叔伸手拦住了,她眼见着闯不过去,急得往黎叔身上踹了几下,黎叔也不愿意跟她太过纠缠,揪着她的手,他往四下吹了三声哨子,四下立马就出来了几个训练有素的下人:

    “把她送到陈家的车上。”

    宋秉爵刚走进书房,就看到了窝在沙发上的女人,他面上浮起一丝丝暖意,正想走过去,却被慕晚安一句话给叫停了:

    “你就站那儿,别过来”

    “怎么了?”

    不明所以地低头看了看自己,宋秉爵有些疑惑,他的衣服也是干净的,穿的也是室内鞋,怎么就不让过去了。

    “你的小姨子那么漂亮,你不动心?”

    慕晚安还不知道陈欣娆已经被撵了出去,她没好气地把刚才找出来的一本书往桌上一扔:

    “这会儿没闹腾了,看来还是我们的宋大总裁厉害,能哄得住人。”

    明明是吃醋的话,却被她这么轻描淡写地说出来,宋秉爵微微一笑,也顺着她的意思往下面说:

    “的确,论起容貌而言,我这位小姨子在市的确是首屈一指,不少的青年才俊都跟在她的身后,尽管她脾气娇纵,但追求者还是不少。”

    “既然你这位小姨子这么好,干脆你自己收用了呗。”

    听他那话的意思,对陈欣娆还是很欣赏的,慕晚安明知道自己不应该妒忌,心里听了却还是不可抑制的难受,像是有人在揪着她的心,“不过陈欣娆的确长得很漂亮,她那张水灵灵的小脸,我可是自愧不如。”

    “长得漂亮,家世也好。她不缺老公人选。”

    看着慕晚安注意力没怎么放在自己身上了,宋秉爵缓步走到沙发旁坐了下来,他饶有兴致地看着她白净的小脸上纠结过来纠结过去的神色,又道:

    “不过,我是看不上她的那个臭脾气的。”

    “你要是喜欢她那张脸,索性让她直接住进来吧,我估计着你吃饭都能多吃上两碗。”

    面上颇为大度地道,慕晚安却不愿意继续在这里听他讲陈欣娆的好,她一边酸溜溜地想着心事一边往外面走去,在经过宋秉爵的沙发旁边的时候却被他拉住手腕,一时不察,她直接来了个天旋地转

    她倒在宋秉爵的怀里,整个人的重量全部压在了他的身上,两人四目相对,“你……”

    “小傻瓜。”

    伸手刮了刮她的鼻子,宋秉爵叹了口气,心中却是欢喜非常,“你这么傻,我以后怎么放心让你一个人出门。稍微不留神就得被别人拐走了。”

    “你又是夸她漂亮又是骂我蠢……”

    她直接坐起身来,一边整理着衣服一边从他的怀里坐起身来,面上虽然看着无他,但是绯红的脸色却暴露了她此时的羞赧:

    “你要真这么中意她,直接让她跟你结婚算了。反正我今天也是听着了,我家世也不能给你助力,也不能得到老爷子的认可,长得也不如她漂亮。你们亲上加亲也挺好的……”

    话还没说完,慕晚安就被他一把又拉回了怀里,她正想问他想干什么,一个温软的嘴唇就贴了上来。

    刚才不是还说陈欣娆什么都好的吗……慕晚安心里一阵委屈,她微微用力挣脱了这个吻,倔强地把头扭到了一边:

    “我长得丑,你吻我还不如去吻陈欣娆呢。”

    “乖……”

    看着她扭过去时显得越发修长的白净脖颈,宋秉爵的眼神越发幽深了,只是顾忌着她此时的心情,耐着性子哄道:

    “刚才那些话都是为了骗你。”

    “你现在还想着骗我了。”

    听他一说,慕晚安的脑子也回转过来,只是面上仍旧别扭着,她使劲地抹了抹嘴唇:

    “我现在不想跟你说话,你就好好在这儿反思反思!”

    “好好好反思,绝对反思。”

    看着她那孩子气的模样,他亦有几分好笑。www.gebiq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