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综合小说 > 婚不过时:总裁夫人有礼了 > 第一百二十章 尾随者
    出租车司机看着外面围得越来越多的人,也不敢耽误,踩着油门开出去了。

    “到哪里?”

    “御龙湾。”

    报出了宋宅所在的别墅区,慕晚安颇有些疲惫地靠在了椅背上,不料司机却犯了难:

    “这位小姐,御龙湾那里我们只能进到外围,里面是有门禁的,进不去。”

    “没事儿,你就能把我送到哪里就送哪里。”

    慕晚安也不苛求,她想着方才被围住的样子,倒是有些后怕起来,要是自己走得慢一点儿,这会儿应该就会被围在里面出不来了。

    长叹了一口气,她看着窗外转瞬即逝的风景,虽然她一向是个乐观的人,但是突然遇到了这样的事情也难免会觉得有点小失望。

    司机把她放在了御龙湾的进门口,慕晚安提着包,缓缓地沿着这条枫叶路往前面走去,天气转凉,枫叶也红成一片,像是铺满一路的血迹,格外的凄艳绝美。

    这样一个人走着的时候,心情格外的宁静。走到能看到宋家别墅的地方的时候,她听到身后隐隐约约传来的动静,似乎是有人跟着她。

    这里地域宽广,别墅和别墅之间的距离很大,就算她这个时候呼救别人也听不到。她有些慌张地悄悄握住了手提袋里的雨伞,快步往前面走了几步,留心听着后面的动静,果然,后面的脚步声也越发急促了。

    看来真的是冲着自己来的!

    慕晚安握紧了手里的雨伞,她看到前面数十米的地方有一个转角,心中有了些许盘算,脚下也放慢了步子。

    后面的脚步声也轻缓了些,她松了一口气,看来这个尾随自己的人可能不是要取自己的性命,怕是别有所求。

    经过转角的时候,她一下闪身过去,然后迅速地拿出了伞朝着窜出来的一道黑影重重地砸下去。

    “啊”

    被打中的人发出了一声短促的叫声,然后就是抱着自己的头倒在地上,看来并没有晕。

    慕晚安不敢掉以轻心,她双手握紧了伞,竭力保持着镇定:

    “说!为什么跟踪我!”

    “……我、我……”

    头脑被这个女人的一棒打得晕乎乎的,陈皮头皮发麻,也想不出来什么说辞,看起来就更加有问题了。

    慕晚安看了一眼他的穿着,看得出来并不是什么好料子,再看看他脚上的鞋,一双已经开缝的鞋,上面还有陈年老垢,她越发确定了他的身份,朝着他的脖颈靠脊背的地方又来了一下。

    这下陈皮是真的被她打晕过去了,慕晚安心中后怕,匆忙扔了伞就朝着宋宅跑过去,正好在门口遇到了黎叔,也顾不得其他,拉上他就往出事的地方跑:

    “黎叔,你快跟着我来!”

    黎叔见她神情匆忙,也知道必然是出了事,他匆匆跟上了她,待来到陈皮躺着的地方的时候,神情微微变了变:

    “夫人别慌,我现在就让人过来把他先押起来。”

    等亲眼看着他们把迷迷糊糊的陌生男人绑走的时候,慕晚安心里才踏实下来,她松了一口气:

    “黎叔,我觉得这个人跟我这次被人造谣的事情有关系,应该是幕后主使派出来的人。你一定要好好问问。”

    在宋家这么久了,慕晚安也知道黎叔的能力,她和黎叔一起往老宅走回去。

    “夫人,关于这次的事情,你有什么看法?”

    黎叔看着面上并没有特别的忧愁之色的夫人,心生赞赏,却还是不动声色地问道。

    “只要我一天还在这个位置上待着,这样的事情就一天不会消失。”

    慕晚安笑了笑,笑容里面全是坚韧,“黎叔,你放心,我一开始就做足了心理准备,这样的考验,还难不倒我。”

    “夫人说的是。”赞赏地点点头,黎叔也没有再多说什么,他对夫人的看法,已经从一开始的体贴少爷的附庸好感到现在的货真价实的敬佩。

    “今天的事情,还是要辛苦你了,黎叔。我不想让秉爵因为我的事情费心费力。你要是有什么进展了,就先告诉我。”

    想起那天对着电脑屏幕里的评论一脸阴沉的男人,慕晚安决定这件事还是要自己亲力亲为。

    “那少爷问起来……”

    “他要是问起来了,你告诉他也没事。”

    不想让宋秉爵觉得自己是有意瞒着他,慕晚安略略思索了一下便答道。

    不知不觉就回到了别墅,慕晚安还没有进去,一个小小的身影就跑着从屋子里面冲了出来,准确无误地朝着慕晚安身上压过来。

    慕晚安满是无奈地接住了小斯,他仰起小脸,眼里有着货真价实的欢喜:

    “emmm……”

    虽然他没有叫自己妈妈,慕晚安还是觉得暖心,她一把把他抱了起来,朝着里面走去,不料在门口又撞上了一个小萝卜丁。

    她低下头看,是上次来家里玩儿的小女孩亭亭,她头上带着一个花环,慕晚安看着觉得眼熟不已,然后又看了看怀里的小斯,这个不是那天自己给小斯编的花环吗?怎么跑到亭亭的头上了?

    “阿姨阿姨,小斯说我戴了这个就是他的新娘子了,还说这个是你让他送给我的,这是真的吗?”

    小女孩儿穿着米黄色的裙子,奶声奶气地问她,神情认真无比。

    “这个……”

    瞟了一眼满脸无辜的儿子,慕晚安头顶上都有三条黑线,她万万没想到自己给儿子的花环会被他藏起来然后用来撩妹!

    这甜言蜜语说得……啧啧啧……绝对是他爸给带坏了!

    慕晚安蹲下来,把小斯放到了地上,她笑眯眯地对亭亭道:

    “亭亭喜不喜欢小斯呢?如果亭亭喜欢小斯,那么这个花环就是你们友谊的见证。”

    亭亭还没有回答,身后就传来了男人低沉的声音:

    “我看小斯可不想只是友谊的见证。你说是不是,小斯?”

    “你怎么就回来了?今天这么早下班?”

    转身看着正把外套解开的宋秉爵,慕晚安不由得有些惊讶,这个点他应该还在上班的。

    “公司都是我说了算,我偶尔提前下班,谁敢说我?”

    捏了捏亭亭可爱的小脸,宋秉爵脸上的喜欢遮都遮不住,看得出来他很喜欢小女孩儿。

    “是是是你最大”

    看着他一副爱不释手的模样,慕晚安都觉得有趣,她还从来没见到他情绪这么外露的时候,“你喜欢女儿更多?”

    “那倒也不是。”

    男人终于放开了亭亭,回过头来看着她,眼里柔情似水:

    “因为小斯是男孩子,所以没有体会过有一个女儿是什么感觉。我倒还想要一个女儿,今后你要多加努力了。”

    被他这番意有所指的话闹了个大红脸,慕晚安正想反驳一二,在一旁拿着宋秉爵外套的黎叔见机插话道:

    “的确,少爷子嗣的确单薄了些,以前是没人,现在有了夫人,夫人也一定想让小斯多个伴。”

    看着笑得慈眉善目的老人,慕晚安也不好再说什么了,她打着哈哈:

    “这种事情还要看天意,也不是我努力就行的……”

    “看来晚晚是在催我了。”

    还嫌不够宽的宋秉爵一手抱着一个孩子,冲着慕晚安挑了挑眉,眼角眉梢都是得意,然后带着两个往客厅走过去。

    孩子们在他的怀里打打闹闹,笑作一团,空气里都是快活的气息。

    等把亭亭送走之后,慕晚安稍稍犹豫了一下,随即跟着他到了书房,把今天的事情一五一十地跟他说了。

    “你是说回来的时候有人跟踪你?”

    宋秉爵的神情立马紧张起来,他放下手头上的工作走到她身旁,握住她的肩仔仔细细检查了一遍才算完。

    “你没事吧?那个人呢?”

    “我能有什么事?有事的话你还能看得到我?”

    慕晚安看着傻了一样的男人,心中划过一道暖流,嘴上却还是不依不饶的:

    “那个人我把他打晕了,已经交给黎叔了。我本来不打算告诉你的,免得你为了这件事分散精力。”

    “这种事情你怎么能想着瞒着我。”

    一听她说这样的话,宋秉爵的脸色越发难看了,他的眼神讳莫如深:

    “你越是想着要瞒着我,我就会抽出更多的时间来关注你。”

    “我这也不是为你好吗……而且最后也把事情都告诉你了……”

    早知道就不告诉他了!虽然自己一开始的确不想告诉他……慕晚安忍不住跺了跺脚:

    “不理你了!”

    说完她就想往外面跑,却被宋秉爵伸手拦住了,他眼神危险:

    “等等我刚才怎么听到你说什么跟学长李念见面了来着?”

    “是啊,他前段时间去了乡下医院,给我带了些当地的特产,你要吃吗?”

    完全没意识到他语气里的不悦,慕晚安还傻乎乎地道:

    “你应该不认识他吧?他是我的学长,之前我在大学的时候,他给了我不少的建议,不管是学业还是生活,他都帮了我很多忙。他人很好的……”

    听着她在那里碎碎念着另外一个男人的好,宋秉爵只觉得肝都被气得生疼,他不怒反笑:

    “这样啊……”www.gebiq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