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综合小说 > 婚不过时:总裁夫人有礼了 > 第一百四十九章 她算是什么东西

第一百四十九章 她算是什么东西

    不日,由圈中臭名昭著的王记者写的新闻就刊登在了某知名八卦杂志上面,标题是“宋生一掷千金为美人,特意派遣贴身助理为女友打点西餐”,其中韩修匆忙从西餐厅走出来的照片和姜柠一脸幸福满足的照片都被拍得清清楚楚,不知情的人看了还真像那么回事。

    死死地揉着手上这份杂志,陈欣娆脸上扭曲得都快要变形了,一旁的陈母看到女人在泛白的指甲,忍不住心疼地道:

    “何苦为了这么些上不得台面的女人生气?按我说的,你得切切实实把老爷子哄好了,先把正儿八经的宋夫人的名头夺到手里,管他什么慕晚安姜柠之流的,都不能威胁到你的地位。”

    “我又怎么不知道这个道理?可是你也不看看,现在的姐夫还是当时那个受伯父摆布的人吗?”

    本来就十分心急,听到母亲在这里说些没用的东西,陈欣娆脾气越发大了,她死死地盯着照片里笑得幸福而又满足的姜柠,一把将杂志狠狠地掼到了桌子上,胸口重重地起伏着:

    “我就不相信我还斗不过这个姜柠,她算是什么东西,竟然也敢跟我斗!”

    “就是就是,慕晚安好歹还有一个照顾小斯的作用,这个姜柠也不知道是个什么东西,竟然也敢厚着脸皮往宋秉爵身上倒贴!”

    听着陈母话里话外地把姜柠数落了一通,言语之意都是极大的贬低,陈欣娆才稍微开心了些。

    不知道自己现在四面楚歌的处境,姜柠还沉醉在即将迈进宋家的喜悦之中,她刚坐车回到剧组给自己定的房间里,才发现自己的房间咯一个人都没有,昨天她换下来的衣服还是原封不动地摆在那里。

    “真是越来越懒了!找这么个助理有什么用啊!”

    不满地抱怨了一声,姜柠气鼓鼓地在沙发上坐了下来,她给自己的经纪人打了电话:

    “哥,这个新来的小助理是怎么回事啊?我换下来的衣服她都给我撂这儿,不知道给我洗了……”

    听着她满是嗔怪的语气,她的经纪人抖开了杂志,看着杂志上面的头条,语气不咸不淡:

    “你没有什么好生气的,她现在已经不是你的助理了。”

    全然没有察觉到经纪人语气的冷淡,姜柠只以为他因为自己今天上报纸的事情有些生气,连忙小意殷勤道:

    “哥,你该不会生气了吧?就因为小道消息的事情?我觉得,现在保持一定的曝光度是好事儿,毕竟这热度不蹭蹭一下子就凉了,你说是吧?”

    “既然你说是,那都是随你的。我无权干涉你的决定。”

    尽管有些舍不得这根好苗子,经纪人却是已经打好了痛定思痛的主意,直截了当地道:

    “现在我已经不再是你的经纪人了,过两天公司会给你安排一个新的经纪人,我这边也会跟他做好接洽。至于你的那个小助理,她现在也直接跟着我。毕竟我也是带着你走过来的,我也祝你前程似锦日后风光无限。”

    不等姜柠从他的话语里觉过味来,他就把电话掐断了,看着一旁惴惴不安的小助理,叹了口气:

    “以后会怎么样,全看她自己的造化了。你也不要太过担心,偶像偶像,也就是那么一回事儿。”

    呆呆地举着自己的手机,姜柠很过了一会儿才明白过了自己这是被经纪人当做废棋给扔弃了。

    “他怎么敢这么对我?他怎么敢这么说……”

    先是颇为迷惘地喃喃着,姜柠只觉得天斗要塌下来了,一个好的经纪人可以说是一个艺人能否在娱乐圈大放异彩的先决条件。

    思索了大约半个多小时之后,姜柠才算是打定了主意,事到如今眼看就要成功,要不是经纪人拖自己的后腿,自己支配也能够更畅快地成功,她眼神一沉:

    既然你们都这么看轻了我姜柠的本事,那我还偏偏要在宋秉爵身上讨到一点油水!

    看着坐在自己面前的陈欣娆,慕晚安知道这位是无事不上三宝殿的主,含着笑意把一杯花茶放到了她面前,这才款款地坐了下来:

    “陈小姐好兴致,怎么这个时候来找我?该不会是又发生了什么需要我帮忙的事情吧?”

    想起前天自己让慕晚安帮自己在宋秉爵面前说好话,陈欣娆听着慕晚安今天的意思,应当是已经说过了,她面上也和缓了些:

    “的确,我今天来找你可不是为了叙旧。”

    说着,陈欣娆就从自己的包里拿出了杂志,推到慕晚安那边:“这是今天新鲜出炉的杂志,看你这样子是还不知道吧?所以我特地拿来给你看看。”

    什么报道值得她这样火急火燎地找过来,估计也就是跟宋秉爵和姜柠有关了,慕晚安心下了然,先不急着把杂志打开,而是把话题岔开:

    “听说你家的公司已经恢复运转过来,还没来得及恭喜你呢。”

    “我家的公司,只要宋家还有一日的荣光,那就不会倒。”想起自己之前以为自家的事情难免在慕晚安面前跌了份子,陈欣娆说这句话的时候也存了点显摆炫耀的心思:

    “这次也是多亏了姐夫,我们才能这么快地恢复元气。”

    “是啊,我也劝了他,不过秉爵也说了,他跟这件事并没有关系,原本想替你们谢谢他,最后也就不了了之。”

    听到她话里话外都是在极力显示自己和宋秉爵的关系不一般,慕晚安只是笑了笑,淡定地继续道:

    “陈小姐今天来这里该不会只是为了表示感谢吧?”

    “感谢不感谢的,都有我爸爸妈妈打点,我今天来呢,只要是为了让你看看这个。”

    被慕晚安一问,陈欣娆才想起来自己今天来的正事,但是看慕晚安还是没有动手去拿那本杂志的意思,便道:

    “你应该还不知道吧?姜柠不知道从哪里得到了消息,知道了韩修的行踪,拍了照片非得说是姐夫为她整治的。”

    “她这样说,难不成你就这样相信了?”

    知道陈欣娆是想挑动自己去对付姜柠,慕晚安也不接她的话,只是假装大度地宽慰道:

    “你不是都跟我说过吗?宋家这样的人家,可不是什么人都能进的,一个姜柠,就算真的能够在娱乐圈混得风生水起,那宋老爷子也看不上啊。你说是不是?”

    “话是这么说,但是架不住她有手段,我猜着,她只怕是个有背景的,这样如果真的被她算计得手了,那你我,可是得不偿失了。白白地在这里斗来斗去,最后便宜了那个女人。”

    见慕晚安不搭自己的话,陈欣娆也不由得有些着急了,她大胆地劝道:

    “我虽然家里有些权势,但是于手段心机上面比你还是差了点儿,不如你来谋划,我来使劲儿。你觉得呢?”

    真是个会算计的。

    慕晚安都忍不住暗地里啧啧称赞,如果自己真的失去了理智听了她的话“一起”扳倒姜柠,无论最后成功与否,背锅的都只会是自己。

    “我还是算了,毕竟我也没什么野心。多余的东西我也不想要,但是陈小姐你就不同了。姜柠的事情,我也听秉爵提过一两句的。”

    听到宋秉爵曾经说过他对姜柠的看法,陈欣娆整个人都绷紧了,但是慕晚安往嘴里递了一块玫瑰饼,又连着喝了两杯茶,扯了一些不着边际的闲话,就是没有再说宋秉爵到底是如何看待姜柠的。

    “慕晚安,你就直说吧,姐夫他到底是怎么看待姜柠的?你这么吞吞吐吐,是不是故意吊我的胃口?”

    心里焦急得如同蚂蚁在爬,陈欣娆咬咬牙,也不跟慕晚安打哑谜了,她又说尽了好话,慕晚安却还是一副老神在在的模样。

    眼看着陈欣娆脸色都黑得不行了,似乎下一秒就要翻脸不认人的时候,慕晚安才不徐不疾地道:

    “我今天告诉你了,你要是把这些话传出去了怎么办?我可不比你有陈家撑腰,要是倒了霉,第一连累的就是我。”

    “你尽管说就是,我绝对不会把你捅出去。”

    看着慕晚安的态度有松动的痕迹了,陈欣娆心中一喜,连忙追问道:“姐夫到底是把姜柠放在个什么位置?”

    “她?她应该是没什么位置。你想想,从始至终除了第一次的时候是有媒体实打实地拍到过两人同框,其余的时候还有没有?”

    这句话一出来,陈欣娆仔细思索,很快便想开了,脸上也总算露出了笑容,“你既然这么说了,我放心了不少,对付姜柠的事情我也有了些许计划”

    “嘘!”

    一听到陈欣然主动聊起了这些,慕晚安连忙竖起食指放到嘴边,见陈欣娆没继续往下说了,她才微微一笑:

    “你这些事情,无需与我说。本来告诉你这些事情,就是很不应该了。”

    “看来你还真是深谙明哲保身的道理。”

    自己连说个计划她都推阻,陈欣娆知道是为了什么,也识趣地不再说。www.gebiq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