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综合小说 > 婚不过时:总裁夫人有礼了 > 第一百六十二章 不速之客

第一百六十二章 不速之客

    这人赖皮的模样还真是让她生气不起来,慕晚安把覆在他嘴上的手收了回来,然后道:

    “还不是随便你怎么说?我可不跟你在这儿跟个小孩子似的没完没了。”

    说着,她转身就想离开,宋秉爵抓住她的手,眉梢微微上挑,一副严肃的模样:

    “你还没有好好地赔偿我的精神损失呢,怎么就想离开?”

    “你该不会是玩这个玩上瘾了吧?”

    看着宋秉爵握住自己的手,慕晚安惊诧地看着他,然后又看了看他握住自己的手,然后道:

    “要钱没有,要命一条,先生你自己选吧!”

    “既然你没有钱,那就以身相许,我也是算数的。”

    说着,宋秉爵拿着他的目光在慕晚安身上扫了扫,然后煞有介事地道:

    “小娘子长得甚合我意,如果你以身偿之,小生必定珍之重之。”

    这怎么就说起古文来了?慕晚安只觉得宋秉爵的思维还真是自己没有办法跟上的,她嫌弃地道:

    “抱歉,我是理科生,你这种文绉绉的说法我一点都不感兴趣。”

    “你听得懂,你也能够感受到。”

    看着她本能地逃避,宋秉爵握住她的手越发紧了,一双眼睛也牢牢地盯着她,看得慕晚安颇不自在地炸了眨眼:

    “我看你是工作还不够忙,等你工作忙起来哪里还有时间在这儿跟我玩这些。”

    “真的等到我工作忙起来,我又怕你舍不得我这么辛苦了。”

    她不肯回应自己,宋秉爵心中叹了口气,却还是看着她,一脸轻松地道:“我知道晚晚是一个口是心非的人,嘴上越是不在意,心里越是在意得紧。”

    “行行行,就你最厉害!你现在把我所有的缺点都知道了。”

    看着他那副志得意满的你,慕晚安方才开始的一点的紧张都消失了,她看着宋秉爵,轻松一笑:

    “行了别拉着我了,我还要去书房里面查点资料呢,后天我就要开始上班了,我都好久没有碰过这些东西了,还不知道能不能上手。”

    看到慕晚安那腼腆却又带着期待的面庞,宋秉爵笑得越发开心了:“你做的应该是平面设计一类的工作,你除了设计的硬性知识,最重要的还要把握市场风向只有能够把握市场,你才能够真的成为一名优秀的设计师。”

    “你说的我也不否认,可是现在我从哪里去找能教我这些的人?”

    看着笑得一脸得意的男人,慕晚安狐疑地上下打量着他,然后道:

    “你该不会想说,你来教我这些吧?我记得你可不是学习这些的,怎么可能会知道?”

    “我虽然不是专业的设计师,但是我是一个顾客,而且我还是一个主业中有房地产的顾客,无论是专业还是业余,我想,只有顾客的诉求才是第一位的,尽管设计师创造、设计建筑和家居风格,但是在这个领域里面,永远是顾客处于主动地位。”

    说着,宋秉爵看了她一眼,那眼里的意思满满都是“过来请教我吧,说不定我会告诉你的”,慕晚安看着都觉得好笑,然后故意装出一副不屑的样子:

    “那又怎样?我还是坚信,非专业性的意见并不可取。”

    “难道设计师在进行设计的时候不必听取顾客的意见吗?”

    看着她狡黠的眼神,宋秉爵知道她在和自己开玩笑,却还是忍不住回道,然后看着她:

    “我认为,市场风向和顾客意愿是相互影响的。你觉得呢?”

    他那么严肃地跟自己说着这些问题,慕晚安觉得自己不认真都不行了,她也收起了自己那嬉皮笑脸的态度,认真地道:

    “你说的这些理论适用于中低端设计品牌,我认为,一个高端品牌对于这些方面并没有太过看重。如果一味地跟随市场风向走,我们跟那些平价品牌就没有区别了。”

    原本以为她是把这些当成一项打发时间的消遣,没想到对于设计,她竟然有着这么多的见地,宋秉爵认真地看着她:

    “那依照你的想法,应该如何?”

    “佳佳她读了这么多年的建筑设计,又师从国外知名建筑师,对于整个工作室,她的定位应该是比较高的。在这种整体定位高的情况下,我觉得精品路线才是必要的。”

    迎着他询问的眼神,慕晚安微微放松了些,然后把自己的想法全部说了出来:

    “与其年年追风,跟着流行走,还不如打造出属于自己的风格,让我们的设计成为流行。”

    这的确是一个大胆又奇特的想法。宋秉爵看着面前眼神中满是惴惴不安的小女人,伸出手去在她的头顶弄了弄,惹来她不悦的惊呼:

    “你在干嘛……”

    “这是奖励。”

    看着她一天比一天更自信、绽放出名为慕晚安的光芒,宋秉爵心里就越发地喜悦和不安,他希望她越来越好,可是,这样的她却也给了他一种捉摸不住的感觉。

    “奖励你有了属于自己的想法,当你有了一个方向,你才真正算得上是新时代的独立女性。”

    原本因为他突然弄乱了自己的头发有些不悦,慕晚安听到他的夸奖,心里如同喝了蜜一样的甜,她骄傲地挺直了身子:

    “谁让我是慕晚安呢!”

    看了一眼笑眯眯地看着自己的男人,她吐了吐舌头,似乎是觉得自己说得太张扬了,便也把功劳算上了他的一份:

    “当然,也因为我现在是宋夫人了,毕竟也代表着你的面子。我如果不优秀一点,别人肯定会在背地里说一些酸话。”

    她话音刚落,门口就突然传来了一个娇滴滴的女声:

    “慕小姐还在这儿以为自己是宋夫人,外面都已经传疯了,都说姜柠才是正头的宋夫人呢!”

    原本正亲密地说着话的两人心中俱是一惊,宋秉爵不悦地看向了门口,陈欣娆穿着一身碧荷色的连衣裙朝着他们走了过来,她的眼里满是压抑的愤怒和嫉妒。

    “你又在外面听了些什么消息?”

    慕晚安看向这个不速之客,分享工作的喜悦被人打断了,她也很是生气,黎叔这是怎么了?怎么会放这个人进来?

    “姐姐可别怪我多嘴,我是看你不喜欢出门、对外界发生的事情不知道,怕你被那些惯会演戏的女人给骗了,别人都上门挑衅来了,你还当作客人一样敬茶呢!”

    一想起姜柠那个最近大出风头的小贱人,陈欣娆就恨得牙痒痒,明明那天都那样教训她了,她竟然还能翻起浪来,她看着站在宋秉爵身边的女人,问道:

    “前几天姜柠可不是才来了这里?”

    “是啊,姜柠前几天来了我这里。”

    眼看着陈欣娆要发难,慕晚安便出口责怪道:

    “也不是我说你,陈欣娆,你的事情实在是做得太过分了,这种事情你非得闹到明面上是不是?说出去谁的面子上都不好看。你想想,这件事一旦传出去,大众势必同情弱者、也就是被你打了的姜柠,你家的公司说不定也会因此受到影响。再说了,姜柠犯了什么错,还值得你这么大动干戈的?”

    “我……”

    自己还没说呢,所有的好话都让她给说了,陈欣娆实在是委屈,她眼睛滴溜溜一转,眼圈立马就红了,“你还在这里说我?我要不是为了帮你,怎么会落得这么悲惨的地步?”

    “你又是怎么了?我看你好好的呀?什么事都没有!”

    不知道这陈大小姐玩的又是哪一出,慕晚安只能一副什么都不知道的模样:

    “难不成你又在姜柠手上吃亏了?”

    “那你就要问姐夫了。他不知道是不是暗地里给了姜柠一些资源,原本我为了姐姐好,已经让人把姜柠手上的资源全部挪走了,没想到她手头上又多了好多戏!”

    一想到自己被好姐妹问姜柠是不是有宋秉爵罩着的时候,陈欣娆就觉得分外丢脸,她眼中含泪地看向了姐夫:

    “姐夫如果真的喜欢那个叫姜柠的,我倒也不能说什么,但是还请姐夫事先吱个声儿,免得叫我欺负了你心尖尖上的女人!”

    “你又何苦跟你姐夫置气呢?”

    眼看着陈欣娆把枪口对准了宋秉爵,大有一副要从他这里得到一个准信的意思,慕晚安赶紧出来当和事佬,她劝道:

    “你姐夫的事情,别说是你了,连家里的人都是不知道的。你这样逼问他,他就会说吗?”

    “姐姐你还真是软弱,姜柠都快到你的头上拉屎拉尿来了,你还在这里装烂好人。你这又是何必呢?”

    看着如此软弱的慕晚安,陈欣娆差点都要忘记了在飞机上她是怎么对自己的了,她不由得多看了她一眼,苦口婆心地劝道:

    “与其在家里这样苟且偷生,你还不如跟着我一起,咱们联手把姜柠这女人的真面目撕给姐夫看。这样一个不择手段的心机女,怎么能够弄进家里来?”

    “我从来只听到你骂别人,倒是没听到别人这样骂人。”

    正当她喋喋不休的时候,一直没有开口的宋秉爵插了一句话,瞬间让她的脸色难看起来。www.gebiq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