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综合小说 > 婚不过时:总裁夫人有礼了 > 第一百七十七章 折返
    跟着程无双快步走着,慕晚安着实有些吃力,他身材颀长,走一步就是她两步的距离,实在是追不上了,她只能站在原地,喘着气道:

    “你、你走这么快干嘛……”

    被她的声音唤回了神,程无双立马停了下来,他虽然还沉浸在怒气之中,但是对着无辜的人却没什么火气,他折返回来,脸上也勉强露出了一个笑容:

    “抱歉,我刚才有些态度过激了。只顾着生气,倒是把你忘记了。”

    “你在这里生气也是枉然,我看蒋晟并不是真的喜欢那个女人,说到底也是借着这个由头让你好好反省。”

    看着程无双似乎没有那么生气了,慕晚安虽然还有些害怕,却还是把自己的推测告诉他:

    “你把这样来找你的女人推到他那里,他肯定也是不开心的。就算是兄弟,也没有这样麻烦别人的道理。我这样说,你能明白吗?”

    听到她的话,再想想刚才蒋晟的表现,似乎真的是那样,程无双面上有了一丝无措,他茫然地道:

    “我在英国的时候,也是这样做的,我其他的朋友也并没有这样啊……”

    “他不是你英国的那些朋友,你也不能拿对他跟其他的朋友比。”

    也不知道该怎么理解男人之间的友情,慕晚安仔细思索之后,忍不住苦口婆心地劝道:“这件事说到底是你先做得不地道,你不如就先去服个软。你们把话都说清楚,我相信他也不会再跟这个女人有来往。”

    “这样真的可以?”

    虽然不想先低头,但是想起自己的姐姐,程无双也觉得不是那么难受,便有些期期艾艾地道:

    “这个时候回去,还来得及吗?会不会显得我很没有面子?”

    “……”

    看着还像小孩子一样计较颜面的男人,慕晚安倒没有嘲笑他,只是认真地想了想,然后道:

    “这样吧……”

    慕晚安和程无双离开不久,包厢里一片尴尬,一个男人见蒋晟面上郁郁,心情竟然是比之前还要差,便拿着一杯酒递到坐在那里面上笑得十分勉强的女人手里:

    “你金主现在不高兴,还不赶紧好好把他哄高兴了!”

    “我……”

    手上被硬塞了一杯酒,那女人面色发苦,却还是白着脸挪到了蒋晟旁边,喏喏地开口:“阿晟”

    “滚!”

    把她递过来的酒一把打翻过去,蒋晟面色冰冷至极,他看着这个女人,之前她还有用的时候还勉强能够忍她,“不要让我说第二遍!”

    那个女人面上闪过一丝不可置信,前几日的温柔似乎都变成了假的,她仿佛受到了极大的伤害一样地喃喃出声:

    “阿晟……”

    见势不对,一个男人对自己的女人使了使眼色,那女人立马站了起来,把僵持在蒋晟身边的女人拉了出来,蒋晟极其颓废地叹了一口气,不过却也没有再追究那女人的事情。

    正当这哥几个给蒋晟做着心理建设的时候,包厢的门再度被人推开了。还以为是去而复返的女人,蒋晟低垂的脸上闪过一丝厉色,正要发作的时候,一袭深蓝色小西装的女人出现在门口,她拎着程无双的耳朵,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

    “蒋晟,我知道这次的事情是我这个不成器的弟弟做错事在先,刚才我已经好好把他教训了一顿。他刚才也跟我说了,他不想失去你这个最好的朋友……”

    说到这里,慕晚安顿了顿,无视程无双猛然间瞪大的双眼,继续一本正经地道:

    “你们的友谊也已经这么多年了,我想你也只是想让他受点教训,而不是彻底的决裂,你说是吗?”

    那群男人原本对“程无暇”的身份存疑,现在看着被她乖乖地拎着的程无双,都信了七分,对着慕晚安的时候神色也恭敬了许多:

    “表姐说得对啊,蒋晟也就是正在气头上,哪里能真的怪罪程无双呢?”

    “各位,今天因为无双的事情打扰大家玩乐了。”

    程无双一直把身子往她身后面缩着,一副不想面对蒋晟的模样,慕晚安睨了他一眼,他倒是很快就老实了,低着头让人看不清楚表情,她这才继续道:

    “看今天他们两个人的样子,是没有办法一时半会儿就说清楚的,不如……”

    “咱们几个的事情算什么啊,重要的是能让无双和蒋晟和好!”

    其中一个人精听出了她的言外之意,又看了看喝着闷酒、对此不置一词的蒋晟,顿时明白了,赶紧给自己的兄弟几个使了眼色,一大帮人瞬间就走完了。

    把他们送走之后,慕晚安把程无双拉了进来,对蒋晟道:

    “他脾气向来傲,以前也从来没给人道过歉,刚才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更不可能跟你心平气和地认错。”

    “谁要认错了……”

    程无双不满地小声哼哼起来,慕晚安慢悠悠地瞟了他一眼,他情不自禁地缩了缩脖子,又露出些许委屈的神色来:

    “我哪里能想到他这次会发这么大的火……”

    听到他说话了,蒋晟抬起眼来,面前这个男人就像孩子一样,还保留着些许不谙世事的天真,每次遇到了事情都想着让别人来擦屁股……眼神不由得暗了暗,他看着他,满是嘲讽地道:

    “怎么?这次换找她来帮你解决这些事情了?你还真是什么事都想着依靠别人。”

    “你在这里胡说些什么!”

    原本就有些心不甘情不愿,听到这样的话,程无双气鼓鼓地瞪着他:

    “你以为你是谁?你以为我是来求你的吗?蒋晟你给我听好了,没有你我程无双一样的过日子!你可真是疯了,我这样来道歉,你还这么高的架子!”

    “你道歉……还真是难为了你,我们尊贵的程少爷,纡尊降贵地来给我这么一个小小的商人之子道歉。”

    听到他的话,蒋晟忍不住冷笑连连,他把酒杯重重地砸在桌上,“看来还真是委屈了你。程少爷!”

    “你、你!”

    听到他这样说话,程无双的眼睛都气得发红,秀致的眉眼都有几分变形了,他把慕晚安的手挣脱了,气冲冲地就往外面走,慕晚安有些不知所措,正想追上去的时候,蒋晟总算是又出声了:

    “怎么?就这样说两句你就受不了了?”

    这句话迫得程无双硬生生地停下了脚步,他看着近在咫尺的门,把胸中的气忍了又忍,僵硬地转过身来:

    “你到底想干什么?”

    “这里有五瓶酒。”

    指了指桌子上还没有开封的洋酒,蒋晟好整以暇地看着他,“只要你把这五瓶酒全部喝完,这次的事情就一笔勾销。”

    “……”

    看着眼前满满当当的五瓶酒,程无双心中打起了退堂鼓,他的酒量不怎么好,平常喝酒的时候都是拿着果汁混过去的。

    看出了他的犹豫,蒋晟挑了挑眉,表情里满满都是挑衅之意:“怎么?不敢了?”

    “你说谁不敢?!”

    慕晚安原本还想劝两句,可是程无双赌气地应了下来,她也只能担忧地看着他,程无双全然未察,她只能又看向蒋晟,可是他竟是连头都没有抬起来过,一双深邃的墨色眼瞳定定地盯着拿起酒瓶子就开始喝的男子。

    程无双的脸上很快就浮起了一丝红晕,似乎是因为不胜酒力,长眉已经紧拧成一线,显得格外的……柔弱。

    他的目光紧紧地攥住正仰头喝酒的人,看着他这样拼尽全力,蒋晟不知道心里是该高兴还是应该生气,正当他思绪难定的时候,程无双已经解决了一瓶酒,他得意洋洋地把空酒瓶放到了桌上,虽然喝的时候很艰难,此刻面上却还是带着轻松的笑意:

    “怎样?把那一瓶拿过来!”

    他的目光聚焦在剩下的几瓶酒上面,蒋晟看着他,他白皙的脸上明显地出现了丝丝酡红,酒劲已经上来了。

    “……”

    虽然不认同这样的赔罪方式,但是他们两个是多年的好朋友,应该也没什么事。

    慕晚安无声无息地从房间里退了出来,一走到外面,冷空气顿时席卷了全身,对此之前在包厢里带着暖意的黏腻感,倒是意外的清爽。

    她才在外面站了不到五分钟,经常过来接待她的领班就悄无声息地出现在她的身后,脸上带着显而易见的讨好笑容:

    “宋夫人,还好您来了,蒋少爷都连着好几天来这里了。照着蒋少爷这势头,咱们夜欲只怕是酒水都会供应不及。”

    “哪里会,他也不是那样不知道节制的人。对了,林未海现在有空吗?”

    今天的事情太多了,慕晚安直接省过了跟领班虚以委蛇的步骤,“如果有空的话就开包厢吧,费用算在程无双那里。”

    “是是是……”

    她态度坚决,领班自然也不会给自己找个没趣。他拿出对讲机,给手下的人吩咐了一下,这才笑眯眯地把她带到了程无双常用的包厢里面。

    一个人呆在包厢里面,慕晚安仔细打量着这里的装潢,比起一般包厢千篇一律的装饰,这里显得典雅许多。www.gebiq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