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综合小说 > 婚不过时:总裁夫人有礼了 > 第一百七十九章 工作哪有你重要

第一百七十九章 工作哪有你重要

    “真的真的!”

    看他似乎有松动的迹象,林未海忙不迭地点着头,她的眼神里满是恳求之意:

    “也许我现在还不能在经济上回报你,但是等我毕业之后我一定会努力赚钱的。”

    “等你毕业?”

    看着眼前一脸乞求的少女,男人恶劣地戳穿了她的幻想:“就算出去了,你现在还能完成学业吗?”

    看到她瞬间惨白的脸色,他心里竟然升起了一种说不出的快感,“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你的父母已经丢下你了,而且你家里现在应该是背着巨大的债务,你觉得你还能完成学业吗?”

    “我……”

    突然想起来自己家里欠着的那么多钱,林未海气馁地委顿了身子,思索了许久情况,才咬咬牙下定了决定:

    “就算家里欠很多钱,我出去后也会努力挣钱,总有一天会还清的。”

    “总有一天?”

    他看着这个天真的女孩子,脸上闪过一抹深深的夺掠之意,“你知道你家里现在欠了多少钱吗?”

    “……多少?”

    对家里的债务情况也不是很清楚,林未海只知道已经欠了很大一笔钱,应该是有几百万吧……

    “到目前为止,你家里的债务总计一千九百八十一万零三千二百六十九元。”

    话音刚落,他满意地在她的脸上看到了震惊,她听到这个数字,不可置信地喃喃自语:“怎么会这么多?我爸妈只是开着一个小公司,怎么会欠下这么多钱?”

    “为什么会欠这么多钱,这就要问你的父母了。”

    他提起小铜壶,往自己的茶杯里又倒了一点水,悠闲地看着眼前被吓得脸色都染上了苍白的女孩子,“更何况,现在还是在算利息,一天的利息算下来,都要不少钱吧?”

    “我……”

    她羞愧不已,也没有想到家里居然会欠下这么多钱,连带着去恳求他放自己出去都没有了勇气,只是愣在原地,眼神定定的看向了那方矮凳子,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与其出去在外面被那些债主逼债,还不如老老实实待在夜欲。”

    他的声音放轻柔了些,似乎是在诱哄着她,林未海心里乱极了,或许这就是传说中的前有狼后有虎?

    看着少女脸上变换不停的神色,男人温文尔雅地一笑,跟她的话的内容形成了极大的反差:“对于你而言,待在夜欲的生活难道不比在外面好多了在这里你吃喝不愁,还不用担心有上门讨债的仇家。”

    “也许你说的都是为了我好,可是难道我要在夜欲过一辈子吗?”

    听到他的话,林未海鼓起勇气抬头看着他:“也许我爸妈欠的钱我一辈子也还不完,可是我还有我自己的人生。躲在夜欲里面只是一味地逃避。只要我出去了,我就会努力工作、能还一分是一分。”

    “看来你还真的是想出去啊。”

    注意到她紧握成拳的双手,男人冷冷一笑,“我可以先让你出去看一看,到时候你可以再来回答我,你是想留在夜欲,还是出去。”

    回到家里之后,慕晚安越想越不对劲,刚才领班身后的两个侍应生在听到自己提起程无双之后,表情明显的出现了的不自在,似乎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一样……正当她心不在焉地坐在沙发上的时候,宋秉爵回来了,他看着坐在沙发上若所思的的女子,又看了看正摆弄着积木的儿子,脸上的冷峻都融化了些,他坐到慕晚安身边,颇有些好笑地道:

    “怎么了?你怎么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

    “啊?有么?”

    闻言,她摸了摸自己的脸,心中犹豫着要不要把今天的事情告诉他,但是如果只是自己多想了呢?

    “有什么想告诉我的就说吧。”

    她脸上犹犹豫豫的表情简直不要太明显,宋秉爵看得好笑:“你现在就算不告诉我,等会儿我还是会知道的。”

    猛然间想起来他曾经给自己安排了一个女保镖,慕晚安这才有些懊恼地皱了皱眉:“我还以为能多瞒你一会儿呢……”

    “其实也没什么大事,今天程无双找到了我,让我帮他去对付一个缠在蒋晟身边的女人。”

    看着他好整以暇地看着自己,慕晚安咬了咬嘴唇,索性也就不再瞒着他:“不过我看着是让我去当和事老的。说起来那个女人还是程无双推过去的。这下蒋晟生气了……我看他们两个还有的闹呢。”

    “不会。”

    看着小女人一脸担忧的样子,宋秉爵出声安抚她:“蒋晟就算是真的生气了,也不会断掉这份友情。更何况……”

    他说到这里就打住了,听得慕晚安一阵心焦,她的心里似乎有一只小猫在挠,忍不住坐过去:

    “何况什么?我怎么感觉你这句话里面有很大的信息量啊。”

    看着她脸上的急切,宋秉爵伸出手刮了刮她的鼻子,微微低下了头:“何况,他们两家是有婚约的,蒋晟不是一个会因小失大的人,就算他真的生气了,却也不会在这个时候表现出来。”

    他的气息温热地拂过她的头顶,痒痒地,慕晚安有些不自在地动了动,正害羞得不知道怎样才好的时候,却正好对上了坐在地上玩积木的小斯的眼神,他歪着头,一双湿漉漉得如同小鹿一样的大眼睛盯着亲密的两人,似乎在问爸爸妈妈这是在干什么……

    脸瞬间就红得不成样子,慕晚安赶紧推着宋秉爵让他离自己远点儿,“你不是还有工作没有做完吗?”

    “我?工作哪里有你重要。”

    浑然不觉在旁边盯梢的小兔崽子,宋秉爵替她拨弄着松散下来的发丝,他看她的眼神简直能令人融化,小斯呆呆地看了看脸红不已的晚安,又把疑惑的目光转向了宋秉爵,然后露出了若有所思的表情。

    “你在这里胡说些什么啊真是……”

    他难道就察觉不到小斯的目光吗……慕晚安才没有在孩子面前打情骂俏的癖好呢,她没好气地掐了宋秉爵一把,然后走到小斯身边:

    “小斯以后千万不要学爸爸,太油嘴滑舌可是会让女孩子生气的。”

    “……”

    不明所以的小斯捏了捏自己的手指,又抬起头来望着正瞪着自己的宋秉爵,最后迎着晚安赞许而期待的眼神郑重其事地点点头,表示自己一定不会犯这样的低级错误

    宋秉爵:“……”

    夜欲的包厢里,一夜之后,密封的房间里还残留着**和酒精混合在一起的暧昧气息,奢华的深紫色厚重绸料遮住了天光,时刻亮着的暗色灯光令人分不清昼夜,睡在床上的青年**着身体,洁白的身体上青紫遍布,他眼角还有着泪痕,昨夜的这场情事显然不在他的预料之中。

    早早醒来的蒋晟掀开了被子,**着身体走下床来,他向来精明的眼里闪过一丝餍足,随意地拿起一旁放置的浴巾围住自己的下半身,一把拉开房门,早在外面等得战战兢兢的领班赶紧双手奉上了他要的东西:

    “蒋少,这是从日本进口的药膏,抹上去很快就能起到消炎镇痛的效果。您吩咐的衣物,我们的人也已经去采买了……”

    接过药膏看了看,确认无误之后,蒋晟正想把门关上,却突然想起了什么,脸上露出似笑非笑的神色,“昨天宋夫人过来的时候,你应该没有说什么不该说的吧?”

    “没有没有、小的就算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也不敢把蒋少你的事情说出去啊……”

    他拿那种瘆人的目光盯着他,领班背上瞬间就出了冷汗,他连直视他的勇气都没有,只是佝偻着身子道:

    “宋夫人只是担心你们还会吵架,倒是没有其他的怀疑……”

    “我和程无双,昨天也只是在吵架。明白了吗?”

    对他的说法表示很满意,蒋晟点点头,然后把门关上了。

    他刚转过身,就看到了正勉强支撑起身体的青年,他还没有完全地清醒过来,对着眼下的境遇有着十分的不解,直到身体某处的疼痛渐渐迟缓地传来,关于昨晚的记忆才渐渐解锁。

    昨天,他喝了一瓶酒之后,再看什么都有些晕晕的了,可是对着蒋晟那似笑非笑的讥讽神情,他原本是想插科打诨混过去的,却还是硬着头皮又拿起来一瓶酒。

    等他喝完第二瓶后,他难受得想吐,蒋晟给他端来了一杯柠檬水,他就着他的手喝了一口,除了柠檬酸涩的味道之外,还有一种若有若无的苦涩……

    再后来的事情,一切似乎都在半梦半醒之间,被猛然进入的疼痛刺激得有那么一瞬间的清明,后来又被抛入了一个迷迷蒙蒙的境地,疼痛、迷乱、疲惫……一直死死地缠住他。

    中间隐约清醒的时候也不是没有听到过身上那个人传来的低低的喘息声,他连抬眼皮子的力气都没有,只是迷瞪瞪地想着,一切等他彻底醒了再算账。

    他猛然抬起头,看着围着浴巾站在门口的男人,神色仓惶又生气。www.gebiq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