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综合小说 > 婚不过时:总裁夫人有礼了 > 第一百八十四章 报警
    “我为什么不能?”

    看着她的神色,姜柠露出了满意的神色,她从掉在地上的陈欣娆的包里拿出了手机,给她的父母、宋秉爵、慕晚安都发了短信,然后把手机扔到了陈欣娆面前,逼迫她看着屏幕上的内容:

    “我知道你家里很疼爱你,出了这样大的事情一定要通知他们才对。”

    看到消息已送达的字样,陈欣娆面色灰白,她宛如恶鬼一样瞪着姜柠:

    “你以为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吗?我到时候大可以把责任全部推脱!姜柠,你如果不想彻底得罪我,就立马收手!不然,我得不到的东西……你也休想得到!”

    “没想到都到了这一步,陈小姐还是这么硬气,反正今天我的时间多得很,那我们就拭目以待。”

    悠闲地在沙发上坐了下来,姜柠看着这个如同落败公鸡一样的女人,心中的郁郁不平之气,总算吐了出来。

    不到半个小时,陈家父母就赶到了酒店,陈父看着如同犯人一样被押着跪在地上的女儿,心中怒火陡然而生,却还是保持着一分冷静而陈母就没这么好的修养了,她看到女儿脸上的泪痕,立马冲过去想要把她从那两个男人手下救出来,却被在边上候着的两个强壮的男人拦住了:

    “这位太太,你先在这边等着”

    “你们这群人真是莫名其妙!你们凭什么这么对我的女儿?你们难道不知道我是谁吗?啊?”

    看着自己冲不过去,陈母叉着腰就跟那两个男人杠上了,还是陈父把她拉了回来,一脸阴鸷地递给她一个警告的眼神,然后脸色沉沉地看向坐在沙发上一脸悠闲的年轻女子:

    “我还当是谁能够这样光天化日之后强掳我的女儿到这里来呢!原来是新任省委书记的女儿啊!”

    还真是强词夺理。

    “看来陈欣娆小姐的言行举止都是来自二位的言传身教啊。”

    对着这种以势压人、来势汹汹的中年老男人,姜柠也不怕,她耸了耸肩:

    “陈先生什么都不知道就说我仗势欺人,看来你们父女两个还真是亲生的。”

    “我女儿都被按着跪在这里了,难不成还是她欺负你?你有没有搞错啊?”

    看着陈欣娆恹恹的小脸,陈母心中又疼又气,她不客气地瞪着眼前的女子,两张嘴皮子一上一下地开开合合: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是怀着什么心思!你不就是想着把我们欣娆给比下去吗?宋家那种门第,不是你可以高攀上的!我劝你还是死了这条心吧!”

    “士农工商,你们陈家无权无势,靠着宋秉爵给你们的一点订单和机会才能过今天的日子。我真不知道你们有什么脸面说我如何如何。”

    一句话刺得陈母陈父的脸色都变得铁青,姜柠忍不住呵呵笑了起来:

    “别的我不说,我记得陈先生还有几份环保材料还没通过审批吧?”

    “不管欣娆做错了什么事,你也不必让她这么跪着。别人看到了影响不好,也会对你产生不好的看法。”

    勉强把自己胸腔里的火气压了下去,陈父露出了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

    “要不,姜小姐让欣娆先站起来吧?”

    “老公?!你……”

    没想到他竟然对这个女人毕恭毕敬的,陈母不明所以,她竖起眉毛正想说什么,却被陈父一个眼刀吓得一句话也不敢多说。

    “你们可真是教出了一个好女儿。”

    也没让陈欣娆站起来,姜柠意有所指地道,然后又看向了门口,脸上浮起了一丝看热闹的幸灾乐祸:

    “我把宋秉爵也请过来了,我想听听他会怎么说。”

    顺着姜柠的目光看去,陈父看到了一抹颀长的身形,反应过来之后又是愤怒又是害怕:

    不知道陈欣娆是做了些什么,竟然让姜柠兴师动众地请了这么一大帮子人来。

    “宋先生,你来得正好。”

    迎上去两步,姜柠脸上并没有过多的敬畏,就如同对待最普通的一个人一般:

    “这里出了点小事情,可能牵扯到陈欣娆、慕晚安还有我。”

    “秉爵啊,你千万不要只听信她的一家之言。我们欣娆的人品性情你是知道的……”

    见宋秉爵来了,陈母心里又升起了一丝希望,她走过去,一脸埋怨地道:

    “你看,这个女人竟然让欣娆在地上跪了这么久!我们欣娆从小到大,就没吃过这种苦头。你可一定要为我们的欣娆做主啊!”

    “陈欣娆,还愣在这里干什么?还不赶紧把你的所作所为说出来?”

    饶有兴趣地把目光投向了一直不敢抬头的陈欣娆,姜柠挑了挑眉:

    “还是你也知道自己做的这件事实在是说不出口?不如让我来代替你说?”

    “你!”

    要是真让姜柠先开口了,自己就算把责任推到慕晚安身上也没人会相信!

    心中权衡了一番利弊,陈欣娆清清嗓子开了口:

    “这件事我的确有责任……慕晚安怂恿我,让我好好教训一下姜柠,我本来这几天也在为家里的事情发愁,一时间没有坚定立场,就做了错事……”

    说到这里,她还是有些难以启齿,正思索着怎么说才能让自己显得无辜些,陈母就尖叫着开了口:

    “我的女儿受了慕晚安那个贱人的唆使!不管是她做了什么事,你都应该去找慕晚安!在这里为难我女儿做什么?!”

    想到慕晚安竟然让自己的宝贝女儿受了这么大的屈辱,陈母的眼里都在冒火,她转头看向宋秉爵,语气也很冲:

    “秉爵,不是我说你,这种不三不四的猫猫狗狗你也敢往家里带?这种心机深沉的女人要不得啊!这次都把我们欣娆害成什么样子了!”

    “你是在跟谁说话?”

    冷眼瞟了一眼打扮艳俗的老女人,宋秉爵声音低沉:

    “慕晚安是我的女人,还轮不到你在这里说三道四!”

    “你、你……你这……”

    被他这么冷硬地还了回来,陈母脸上顿时有几分不好看,她面色一时青一时红,不过最后到底也没说什么。

    看着直到现在都还在维护慕晚安的男人,陈欣娆心中落差更大了,她看了一眼眼中盛满了看戏的笑意的姜柠,心道她现在没站出来拆穿自己,应该是跟自己统一战线对付慕晚安的,便咬着嘴唇道:

    “我原本想着只要吓唬吓唬姜柠就可以了,但是这个时候慕晚安跟我说,如果想要把姜柠彻底地从姐夫身边赶走,我必须来点大的。”

    说到这里,陈欣娆脸上露出了极其后悔和害怕的表情:

    “她怂恿我找两个社会上的男人,把姜柠给药晕过去了,然后拍点照片,这样就可以威胁姜柠离开姐夫、还可以让父亲的公司事业上面不会受阻。”

    说到这里她难过得都快哭了,她垂下了头,一副幡然醒悟的表情:

    “我当时鬼迷了心窍……不知道怎么就答应了……还好没有成功,不然我一定会内疚一辈子的!”

    听到她没有成功,陈父面上露出了不知是失望还是庆幸的表情,但是他很快就把表情调整过来,一副痛心疾首的表情:

    “原来姜小姐是因为这件事迁怒欣娆,这件事欣娆的确是有错,我不否认!但是,我们现在最重要的任务,还是要把慕晚安这个在背地里做文章的女人揪出来!”

    “陈小姐,你这演技真不错,不去当演员真是可惜就。”

    看着陈欣娆哭得梨花带雨、我见犹怜的小模样,姜柠不禁摇着头啧啧称赞:

    “黑的能说成是白的,我看你还真是厉害。”

    “姜小姐,你这是什么意思?”

    陈欣娆还没反应过来,陈父倒是皱着眉头质疑了:

    “我女儿从小善良纯真,绝对不会撒谎!我知道你刚才受了惊吓,把责任怪到欣娆头上我也可以理解。但是你说的这些话未免也太难听了吧?”

    “你女儿善良纯真?”

    看了一眼坐在沙发上看戏的男人,姜柠故意问道:

    “宋先生,你觉得我们这位陈小姐是不是个不撒谎的人?”

    “我跟她不熟。”

    看着肩膀一耸一耸哭得委屈伤心的女人,宋秉爵眼里没有丝毫动容之色,看她的眼神跟看死物的别无二致:

    “她有没有撒谎,姜小姐心里应该清楚。”

    “秉爵你怎么能这样说?”

    没想到宋秉爵在姜柠这种外人面前也不给欣娆留几分面子,陈父面上有几分挂不住,他狠狠心,便道:

    “既然你不相信欣娆,那我们就找警察来!我的女儿是绝对不可能做出这些事的!”

    他话音刚落,原本还在卖力装哭的陈欣娆吓得连脸都不捂了,一脸吃惊,急急忙忙地阻止道:

    “别报警!”

    说出来之后,她才察觉到自己反应不妥,只能在众人各异的目光中讪讪地低下了头。

    “陈先生提出来的不失为一种好方法。”

    假装没有看到陈父脸上那宛如吃了苍蝇一样的表情,姜柠十分满意地拍了拍手,她笑着道:

    “这种事情性质恶劣,警察介入进来才好。你们觉得呢?”www.gebiq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