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综合小说 > 婚不过时:总裁夫人有礼了 > 第187章 万事有我
    两人亲密的举动,让旁边看着的人都一惊,那个小民警看了看眉心紧蹙的陈欣娆,又看了看一脸无所谓的姜柠,有些疑惑:

    “这……”

    慕晚安那个女人竟然能够跟宋秉爵这么亲近!

    陈母拍了拍怀里女儿的肩,无声地宽慰着她,然后又满眼仇视地看着站在宋秉爵身边的女人,啐道:

    “你只不过就是一个照顾我外孙的人,往好听点儿说是家庭教师、是保姆,说得不好听就是个倒贴的。”

    “看来陈先生应该要再找一位能够配得上你如今的地位的妻子了。”

    不咸不淡地看了一眼兀自阴沉着脸的陈父,宋秉爵冷笑一声:“都到了现在还有人在做着靠嫁女儿发家的美梦?”

    “宋秉爵!你说话放客气点!我们欣娆喜欢你那是你的福气!”

    说这句话的时候,陈母明显地有几分底气不足,她明显地察觉到了来自陈父阴沉的目光,但是却还是壮着胆子把话说了出来。她说完之后,四周安静得可怕,竟然是没有一个人敢说话。

    “这、这……我又没说错什么!就不说农村,就算是在城市里,一个离过婚的男人总是更加难再找,更何况我的女儿这样优秀!”

    一想起自己的女儿,陈母又壮了壮胆子,她飞快地抬头看了一眼似笑非笑的宋秉爵,把陈欣娆搂得紧了些,不甘心地喃喃自语道。

    身前猛然投过来一片阴影,看到自己面前地板上那双价值不菲的鞋,她本能地屏住了呼吸,一动也不敢动,如是才过了一小会儿,陈母就已经满头大汗,她死死地咬定了嘴唇,过了许久,她都差点撑不下去的时候,听到他开了口:

    “有趣。”

    这一句话是什么意思?

    陈母手脚都在发麻,她战战兢兢地抬起眼,看到的却是已经转身离开的宋秉爵,他身旁的慕晚安跟着他一同离开了,两人的背影依偎在一起,竟然是出奇地和谐。

    看来是放过自己了……她猛然松了一口气,身子也瞬间瘫软下来,她抹了一把头上的汗,正大口大口喘气之际,却听到姜柠幸灾乐祸的声音:

    “陈太太该不会以为,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了吧?”

    陈家三人,都看向抱着胸倨傲地站在那里的姜柠,陈父沉着脸色道:

    “姜小姐要什么补偿?只要我陈某人出得起,我都愿意拿来补偿你。这次的确是小女不懂事,给你带来了麻烦。”

    “你们陈家能给我什么补偿?”

    陈父那种“有钱能解决一切”的态度,让她很是恼火,姜柠脸上有着不容商量的嘲讽之意:

    “你以为你们陈家有点破钱就可以为所欲为?我偏偏要告诉你,这次,你们陈家的人脉救不了陈欣娆、你们陈家的钱也起不了作用。一个人如果心思不纯,那不管有多少钱都无济于事。”

    “姜小姐,你还是太年轻了。”

    万般话语,都只能化作这么一句不冷不热的话,陈父只觉得是奇耻大辱,要不是碍于她的背景,他早就拂袖离开了,哪里还轮得到这么一个毛都没长齐的丫头跟他叫板?

    “警察同志,他们的态度你也看到了,宋总刚才可是说了,你们必须要秉公执法,就算宋总不盯着、我也会好好关注这件事的。”

    给警察留下了这样一句话,姜柠又吩咐了自己手下的助理几句,就先行离开了,只留下阴沉着脸色的陈家人。

    慕晚安看着身侧的男人,他的唇紧抿成一线,眉头微微蹙起,并不是十分开心的样子,她想起刚才陈母说的那些话,无论是哪个男人听了都会生气的吧?于是试探性地问道:

    “秉爵?你是不是在为他们刚才的话生气?”

    他心中有事,听到她的声音,脚下的步子微微放缓了些,他看着她,眼中带着和煦:

    “嗯?”

    “你千万不要因为他们不开心。”

    鼓起勇气,慕晚安抬头仰视着他,因着身高的原因,她颇有些吃力,却还是努力地直视着他的眼睛:

    “他们说的都是带着求而不得的嫉妒的话,你要是因为他们闹不开心了,这才是真正的损失。”

    她竟然以为自己因为那几个人的话生气了?不由得挑了挑眉头,宋秉爵有几分戏谑地道:

    “是啊,我的确在为他们说的话郁闷,仔细想想,陈夫人说的话倒是有几分道理,我已经是结过一次婚的人了,在这方面的确没什么优势。”

    “你怎么能这么说自己?”

    看着他仿佛蔫了几分的神色,慕晚安急忙安慰道:

    “他们都是信口胡说,你千万不要听他们的。如果你真的那么不值得,我又怎么会和你在一起?再说了,他们的女儿也不是一直在追求你吗?”

    “你真是可爱……”

    看到她急得涨红了脸,宋秉爵就觉得十分有趣,他拿过她的手放在嘴边吻了吻,然后道:

    “我骗你的,小傻瓜。他们那群人说什么我都不会放在心上。”

    “那你刚才皱着眉头……是有什么烦心事吗?”

    一想起刚才他皱着眉头若有所思的样子,慕晚安就知道一定是有什么事。

    “也不是……”

    原本不想告诉她,但是这件事也跟她有关系,宋秉爵犹豫再三,还是道:

    “我把事情告诉你,但是你也不要因为这件事过多担忧,万事都有我。”

    看着他神情凝重的模样,慕晚安不明所以,却还是笑着道:

    “什么事情这么严重?离婚那样大的事情我也走过来了,我还有什么可怕的?”

    “你呀……”

    叹了一口气,宋秉爵也不知道是该夸她乐观还是没心没肺,他带着她走到了一处露天阳台,“之前有人在你的咖啡里动了手脚,那件事你还记得吗?”

    “可是咖啡里面并没有伤害我的成分啊?秉爵,会不会是我们想多了?”

    这件事已经发生了有一段时间了。慕晚安不明白,他怎么还在为这件事担心,“秉爵,你不要想太多了。我前二十几年的人生都是风平浪静的,也没得罪什么人……那杯咖啡说不定只是有人想跟我开个玩笑而已。”

    “我原本也以为只是一场恶作剧。”

    他垂下了眼眸,“要不是你们工作室开业那天匿名送来的玫瑰,我也差不多快要忘记这件事了。”

    “玫瑰?”

    突然想起了那么多空运过来的花篮,慕晚安也有一阵犹疑,是谁会这么大手笔地给自己送上这么多花篮?而且还不署名?

    “我手下的人去追查这件事,但是很可惜,一无所获。”

    想到今天手下给自己发来的调查报告,上面除了一些常规的信息,其余的竟然什么都没有,连是谁送的都没有查到。

    “这说明了一件事,他的势力,远比我想象的要大。”

    如果有一点头绪,还不至于这点东西都查不出来,宋秉爵眼眸一暗:

    “这种连目的都不知道的对手,才是最值得深究的。”

    “如果你说的都是对的,那我也有一件事想要告诉你。”

    想到今天自己坐在车上原本要离开的时候那个好心提醒自己的服务员,慕晚安看向了他,眼里也有着疑惑:

    “我今天原本是打算先行离开的,但是有一个服务员走过来,他告诉我,这上面即将发生对我不利的事情,建议我还是亲自出面……他还说帮助我这是他主人的命令……因为急着上来,所以我没有去深究他的身份,现在想来,有没有可能跟前两次事件是同一个人所为?”

    “还有这样的事?”

    看来这个人对慕晚安的关注,远远超过了他的想象……宋秉爵不由得紧蹙起了眉头,他身后不远处的韩修见状,赶紧道:

    “我现在就去调查酒店的服务员!”

    “不用了。”

    抬起手来示意他不必去了,宋秉爵道:

    “那个人敢堂而皇之地出现在这里,就说明他的身份具有一定的隐蔽性,这次的调查结果势必会跟前两次一样。”

    现在唯一能让他松口气的,是背后的那个人似乎是想保护晚晚,而不是为了伤害她……

    “好了好了,与其在这里为了可能根本不存在的敌人担心,还不如好好地休息呢。”

    看他忽而担忧忽而凝思的模样,慕晚安虽然内心甜蜜,但还是不忍心看到他这样伤神,便哄道:

    “为了这样的一件小事就把你叫过来,你肯定没有好好吃饭吧?要不我们现在一起去?”

    她的柔声细语,倒是让他从思绪里回过神,他反手握住她的,就这么牵着她的手走着:

    “听你的。”

    男人的手宽厚温暖,把她的手都包在里面,两人如是并行,走出了酒店,一路上有不少人都在盯着他们两个,她被这些灼热的目光盯得脸上都有些发烫,把头微微转向了一边,正想把手抽出来的时候,却被他惩罚性地紧了紧,正慢悠悠地往前走着的他说着同他高冷的表情极不相符的话:

    “不许松开……就这样紧握着手走下去。”

    “难道开车的时候你也不放开我的手?”

    不由得有些好笑,慕晚安睨了他一眼,眼里满满都是笑意。www.gebiq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