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综合小说 > 婚不过时:总裁夫人有礼了 > 第193章 一环
    那个护士离开了,陈欣娆把视线投向了眼前并不怎么起眼的男人,他的眼里并没有歧视之类的情绪,看她的眼神也极其的平静,齐医生从门口的推车里拿出一瓶药膏,递到了她面前:

    “这个药膏一天擦三遍,要是脸上痒起来了、或者发热什么的,及时涂。”

    “这个……”

    看着摊在自己面前的药,她迟疑地抬起头来,盯着这个自从进监狱以来第一次对自己散发善意的人:

    “不会把我的脸毁了吗?”

    “不会。”

    她那副迟疑的模样,实在是让齐医生心生怜惜,他在这里也当了一段时间的狱医,对于监狱里的事情也知道个大概,她在这里过的生活,他想想也知道:

    “我是一个医生。你不用怀疑我。”

    犹豫再三,她还是接下了那瓶药膏,有几分木讷地道谢:

    “谢谢你……”

    见没什么事了,齐医生正要转身离开的时候,衣角却被牵住了,他诧异地回头,却是一直都表现得极其畏惧他的女子柔柔弱弱地握着他的衣角:

    “我、我……”

    她低垂着眉眼的模样十分可怜,配上精致的眉眼,越发令人心生怜惜,齐医生不免有些心疼,他叹了一口气:

    “这几天你好了之后就来帮我整理档案吧。我会跟上头管事的打个招呼。”

    “谢谢你。”

    自己都还没说什么,他就主动说了,陈欣娆嘴角扬起了一个隐秘的笑容,面上却还是楚楚可怜地道:

    “我、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谢谢你才好了……”

    “没事,举手之劳。”

    面前的这个女孩子尽管脸上有伤,但是还是能窥探到她容貌的精妙,齐医生有些难以自持,他把头扭到了一边,在确认她没有别的事情之后就离开了病房。

    他离开之后,陈欣娆看着手里的药膏,不由得露出了些许得逞的笑容,从食堂打完饭菜回来的护士看到她手里的药膏,还有她脸上的笑容,忍不住把饭菜重重地放到了桌上,没好气地道:

    “你该不会以为自己在拍偶像剧吧?就你现在在监狱还想勾搭男人?我告诉你,齐医生可不是你的,如果你想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好过些,我奉劝你最好是离他远些!”

    “看来你很喜欢齐医生啊。”

    虽然早就猜到了这护士八成是对齐医生有那么点意思,但是听她亲口说出来,陈欣娆却觉得莫名的有意思,她饶有兴趣地看着眼前一脸戒备的女人,嘴上道:

    “你在担心些什么呢?我现在的脸都变成了这样,哪里能够把他抢过来?看来,你对自己很没有信心啊。”

    “像你这种稍有姿色的女人,在监狱里就会显得格外不同。”

    厌恶地瞟了她一眼,护士把药膏从她手里抢了过来,不无恶意地道:

    “最好的方法就是彻底让你彻底毁容。这瓶药膏,我先收回去了。”

    对于她的行为,陈欣娆没有再像以前一样直接大喊大叫,而是淡淡笑着地看着她,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

    她知道,自己越是不在意,面前这个脾气暴躁的护士就越会生气。

    果然,看到她这个样子,护士干脆把她放在桌子上的汤汤水水全部扫在了地上,得意地道:

    “亏我还给你打来了鸡汤……不过现在看来,这鸡汤还不如喂狗了好!”

    许多个碗打碎的声音十分刺耳,原本只是路过病房外面的齐医生有些疑惑,走了进来,他看到的就是坐在床上一脸委屈的女孩子,还有背对着他语气咄咄逼人的护士:

    “你如果再敢跟齐医生多说一句话,那就不要怪我给你的病号生活再多添几分乐趣……她们的手段,你也见识到了吧?我做的,只会是她们的十倍千倍!”

    “胡小姐!”

    忍不住皱紧了眉头,齐医生极其不悦地叫住了护士,他的语气极其严厉:

    “大家都是医护人员,应当以病人的安危为己任!我和她之间的交流属于医生和病人之间的正当来往。我希望你能够摆正自己的位置,而不是凭借自己拥有的那一点点小小的权力威胁病人!”

    听到齐医生的声音,护士身体忍不住一僵,然后明白了为什么刚才这女人会突然露出示弱的表情,她有苦说不得,只能转过身去内疚地低下了头:

    “齐医生……是我错了,我是以为她故意勾引你所以才这样的……你千万不要生气!我其实也并没有对她怎么样……”

    她的声音越来越低,齐医生的目光转到了她手里握着的那瓶药膏,对她的话已经是不相信了,面上却还是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地道:

    “既然这样,你把药膏还给陈小姐吧。”

    “是、是……”

    被他这么一提醒,护士才发觉自己手里的药膏,此刻它就如同烫手山芋一样,她忙不迭地送到了陈欣娆手里,低着头走了出去。

    自始至终,陈欣娆都没有说话,她只是微微低着头,有几缕松散的发丝遮住了她的眼睛,越发显得她楚楚可怜。

    “你……”

    看到洒落一地的饭菜,齐医生心中不由得喟叹一声,他正想上前几步,问问她有没有受伤,却被她出声阻止了,她低声道:

    “我知道齐医生你是关心我,但是……刚才的情形你也看到了,匹夫无罪怀璧其罪,我实在是不想得罪胡护士。”

    “你说得也对,的确是我没有深思熟虑。”

    她说的有道理,齐医生这才发觉自己的行为的确是有点逾矩了,他苦笑一声:

    “要是需要拿药膏,来医务室直接找我就行了。真的遇到了什么解决不了的事情,你也大可以来找我。”

    “谢谢你的好意……”

    她伸出莹白如玉的手,抓紧了那支药膏放到胸前,齐医生心里怜意更甚,却只能按捺住自己的心绪,转身离开了。

    等病房里彻底清静下来的时候,陈欣娆脸上的哀意渐渐消退了,她方才那一刻,差点连自己都骗过去了,可是只有骗过自己,才能成功地骗过别人。

    现在的她终于明白,为什么她屡次都在慕晚安那里碰壁,她以为自己有一点小聪明、以为自己的手段已经够狠毒,但是,从今天的事情里,她才明白,自己做的,还远远不够。

    “你还好吗?”

    把一个保温盒轻轻放到了桌上,齐医生看着落寞地背对着他坐在床上的女孩子,她松松散散的栗色长发披在背后,纤细的身影显得格外脆弱。

    “啊……是齐医生。”

    早就知道了有人进来了,陈欣娆却装作一副刚刚从神游里醒过来的样子,她露出了一个十分歉疚的笑容,“抱歉,我刚刚走神了。”

    脸上的皮肤已经恢复了以往的光滑,女子不施粉黛地回头一笑,脸上洋溢着青春的气息。

    齐医生眼神一滞,在意识到自己的失态之后,他忍不住轻轻咳嗽了一声:

    “我给你带了饭,你赶紧趁热吃。”

    “嗯……”

    陈欣娆踩着家居拖鞋,来到他的身边,他不自觉地露出了一抹宠溺的笑容:

    “今天给你带了鸡枞菌汤,很补身子。”

    “你这样天天给我准备吃的,我实在是……你不要对我太好了。不然我欠你的真的就是一辈子也还不清了。”

    看到她愧疚地低头的模样,齐医生清了清嗓子,“我对你的关心只是出于医生对病人的照顾。你不用为此觉得欠了我什么。”

    捧着保温桶的陈欣娆抬起眼看了他一眼,小声嘀咕道:

    “才不是呢。”

    说完不等他反应过来,她又主动地道:

    “这样吧,我以后帮你整理档案、药品什么的好不好?监狱的医院里只有你和胡小姐两个人,你们要忙的事情一定很多。”

    “真的要是觉得过意不去,你就来吧。”

    私心里也是想要跟她多相处,齐医生也没有多想,温柔地答应了。

    见自己计划的第一步完成了,陈欣娆温温柔柔地笑了一笑,然后捧着保温桶小口小口地吃了起来。

    她吃饭的时候,察觉到落在自己身上的两道视线,一道是来自在自己对面的男人,和煦温柔还有一道……应该就是来自正在外面偷窥的护士吧?那么不甘心、那么阴毒……

    为了刺激她,陈欣娆刻意抬起头,羞涩地朝着正专注地盯着她的齐医生笑了笑。她的嘴角沾着一粒米,齐医生自觉地帮她摘了下来,笑道:

    “慢慢吃,不会有人来跟你抢的。”

    在外面看着的护士差点没把自己手里端着的药品摔在地上,这个狐狸精!要知道齐医生可是有洁癖的人,自己每次去他的办公室都要戴鞋套,更不用说摸她的脸什么的……

    她强自压抑着怒气,知道这个时候不是自己去教训这狐狸精的时候,先离开了。

    “嗯。我吃饱了,齐医生你还是先忙吧,等下我会把保温桶洗干净给你送过去的。”

    自己的目的已经达到了,陈欣娆乖巧地道,齐医生也才发觉自己这一天竟然都是围绕着陈欣娆打转,也就没有说其他的,把自己揣在口袋里的药递给了她,然后就离开了。www.gebiq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