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综合小说 > 婚不过时:总裁夫人有礼了 > 第206章 我只想要她
    等她把一切料理妥当、坐到书房里的时候,已经是半个小时之后了。

    他们两个一个人沉着脸色、另一个小心翼翼的经过客厅的时候,黎叔正要上前伺候,却被他制止了,直接按住她的肩膀就把她带上了二楼卧室。

    两人洗澡、把头发吹干之后,已经趋近于凌晨三点多了,宋秉爵看着坐在沙发上一脸乖巧的小女人,忍不住冷哼了一声:

    “慕晚安你现在翅膀硬了啊。”

    她没吱声,这个情况下她也不敢吱声。

    “我说你的脑袋里都在想些什么?遇到这种事情你想的不是去从你的老公、从你的枕边人那里获取帮助,偏偏要找程无双?为此还特地认了一个表弟?”

    一想到她这清奇的脑回路,宋秉爵就十分生气,他敲了敲桌子,一脸严肃地道:

    “更重要的是,你居然瞒着我?这种事情有什么好瞒的?难道你更信任其他人?对了,我忘记了,你连你最好的朋友、宋佳佳都没有告知,又怎么会告诉我呢?”

    听到他这样说,慕晚安心里很难受,她并不是刻意想瞒着他,但是、但是……他一开始跟她说起夜欲里那些女孩子的来历的时候,不是显得很不屑一顾吗?!

    越想越委屈,慕晚安怎么想都觉得这错不是全出在自己身上,她抬起头,看向气得不轻的男人,声音里不可避免地带上了哭腔:

    “要不是你一开始表现得不在意那些女孩子的死活,我又怎么会去找别人帮忙?你根本没有意识到她们背后隐藏的是罪恶的交易,或者说你不在意这些。对你来说这可能是司空见惯了的事情,但是对我来说,这并不寻常!”

    说着,她的眼泪忍不住流了下来,却还是硬撑着道:

    “我知道你只是个商人,改变不了这些东西,所以我也不想连累你。我自己做出来的决定,我不想因此牵连到任何人!”

    听她说完这些之后,宋秉爵看着她,然后反问一句:

    “你说完了吗?”

    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慕晚安傻乎乎地点点头,他拿起一张纸巾,给她擦着脸,语气虽然柔和了不少,却还是能听出其中的怒意:

    “也许你瞒着我的初衷是为我好,但是你有没有想过,我需要的可能不是这样的好?”

    “什、什么意思?”

    听到他的话,她不由得怔住了,使劲地吸了吸鼻子:“那你想要什么?”

    “我想要你真正的信任。”

    握住她的肩膀,他直视着她的眼睛,“比起你处心积虑地为我好,我更希望你能在遇到什么事的第一时间能想到我,就像这一次,如果你能信任我、把自己的想法说给我听,把你想要救林未海的想法告诉我。我保证我不会第一时间就否决,而是和你一起讨论各个方案的可行性。”

    “可是……”

    她还是想说,你不是明明并不在意那些女孩子到底是从哪里来、怎么来的吗?话还没说出口,他就牢牢地攥住了她的眸子,认真地道:

    “正如你所想,我本人并不在意这些,有些事情根深蒂固,不是我去在意就能在一朝一夕间改变的。但是我知道,你在意。为了你,我也会努力帮你去实现。”

    说到这里,他放在她肩膀上的手抚上了她的脸,一下一下地摩挲着:

    “晚晚。你要相信我。真的。”

    她垂下了头,或许真的是他说的那样:她不相信他,所以才会这么坚决地把他推到自己的计划之外。

    自己所找的那些借口,诸如什么要独立、不能把身边的人牵连进危险里面来,通通都只是自私的表现而已。

    过了许久之后,她才艰难地道:

    “其实,就算我现在答应了你,我也不确定自己能否真正地做到这一点。这么多年来,我都是自己一个人,从小时候的小组作业,到工作里面,我都习惯了。”

    在他鼓励的目光下,她叹了一口气,“我知道这次的事情,我其实是带着一种自私的感情去做的。但是,我没有办法控制我的这种自私。遇到事情自己去解决,难道是不正常的吗?……我觉得我要被自己折磨疯了。”

    “并不是说你一定就是错的。”

    他看出了她的煎熬和挣扎,宋秉爵一下一下地抚着她的背,让她放松下来:

    “晚晚,人并不是悬浮于海洋上的孤岛,人是一个与周围息息相关的个体。你不是一个人,你的生活里面,还有我。”

    握住她冰冷的手,宋秉爵蹙了蹙眉头,尽力把自己的话简单化:

    “如果说今天事情败露了,谢宁要找你算账,他会放过作为同盟的那个男孩子吗?他会不针对作为你好朋友的宋佳佳吗?我是你的丈夫。你觉得,谢宁会不来找我吗?”

    “可是……你们事先都不知情啊。”

    她有些不安地想把手缩回去,如果自己费心维持的结果被打破,那又该怎么办?

    “晚晚,不是我们不知道就可以逃过一劫的。这个社会从来不讲究这些事情,他们只会在乎,谁跟你走得近,谁可能帮助你,谁是你关系亲密的人。”

    带着些许怜爱地看着脸色越来越苍白的她,尽管心中有些不舍,但是他要让她知道,这个社会远比她以为的要残酷:

    “如果我今天只是一个普通人,作为妻子的你策划了这样一起案件,尽管从头到尾我都不知情,可是等他们找上门的时候,我也只能任人宰割。相反,如果你能够在一开始就把一切告诉我,有了我的帮助,或许计划就不会出差错。”

    半信半疑地点了点头,慕晚安轻声道:

    “我明白了,以后我不会犯这样的错误了。我保证。”

    “犯错不要紧,天塌下来都有我替你撑着,但是你一定要把事情告诉我。”

    抚了抚她的脸,宋秉爵见她脸上升起了一抹困倦之意,便把她打横抱起,走向主卧室:

    “我知道你今天累了,今天回来的时候我正在气头上,对你凶了点,抱歉。”

    说完,他在她的鬓角落下轻轻一吻:

    “晚晚,你不能离开我……我刚开始以为你是要离开我的。”

    她的困意渐渐涌上来了,一时间也记不清楚他跟自己说了哪些话,就这么靠在他的怀里睡过去了。

    看着她恬美的睡颜,宋秉爵叹了一口气,把她放到床上之后,又在熏香里加了些安神的成分,这才下楼。

    客厅里的氛围显得格外的紧张,穿着黑色紧身衣的十九跪在地上,她面色发白,黎叔应当是从她嘴里知道她究竟做了些什么,也没去理她,兀自垂着眼站在一旁,等候着宋秉爵下来对她做出处分。

    “你还敢回来。”

    语气平淡地说了这么一句,宋秉爵从黎叔手里接过了手帕,擦了擦手,然后在面对着十九的沙发上坐了下来,“说说吧,你到底是怎么想的。”

    “属下、属下……”

    犹豫了一下,十九不知道自己该不该直接说,她盯着自己面前的那块地面,却听到宋秉爵又道:

    “你是怎么想的就怎么说。”

    “属下是认为,慕小姐配不上主上!”

    咬着嘴唇,她无视了黎叔拼命对她使眼色的提示,把自己的心里话一股脑地说了出来:

    “她既没有显赫的家世,也不能在事业上助主上一臂之力。她的容貌、才艺、能力哪一方面都不突出,这样的人,往人堆里随随便便一找,都能找出很多个……我不明白,为什么是她。”

    “为什么是她?”

    重复了一遍这个有意思的问题,宋秉爵微微一笑,带上了些许暖意:

    “按照你给出的条件去找,或许符合条件的有很多人。但是,晚晚就是晚晚,她是独一无二、不可替代的。没有为什么,只是我想要她。”

    他看着面上明显露出不甘心的表情的十九,然后道:

    “我的女人,不需要有显赫的家世,也不需要能祝我一臂之力。只要我喜欢,那就是你们的夫人。十九,你的心思,未免太宽泛了,不管你起了什么样的心思,都给我牢牢藏好!如果以后,我再从你口中听到了对夫人不利的话……”

    说到这里,他意味深长地顿了一顿,然后道:

    “那就别怪我下手无情!”

    跟在他身边的黎叔自然是知道慕晚安在他心里的地位的,他苍老却不失凌厉的眸子环视了一遍在场的人,厉声吩咐道:

    “都听到了没?!夫人就是夫人,她在家里的时候,你们谁要是起了怠慢的心思,可别怪我不顾及昔日的情分!”

    “为什么……”

    跪在地上的十九不可置信地低低喃语,她的美眸里全是失望和心碎:

    “我从小就跟着你一起学武,九岁就开始出任务,那个时候你说过,要我为你战斗……从什么时候开始,你变成了你们,却还是要求我一如既往地效忠?我唯一效力的主上只有你,我也不可能去保护那个半路杀出来的女人!她不是我应该尽心保护的夫人!”www.gebiq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