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综合小说 > 婚不过时:总裁夫人有礼了 > 第209章 “他们”的孩子
    “看在小斯的面子上?”

    玩味地重复了这一句话,宋秉爵原本转头欲走,忍不住回头看着这个软倒在地上的中年男人,他眼里满满都是乞求,“一个从来没有主动抱过他的外公,有什么资格靠外孙得到宽恕?”

    “毕竟是我们老陈家的血脉生养了他……”

    嗫嚅着开口,陈父有些惭愧,更多的则是希望宋秉爵能够饶过他这一回。

    “你还有脸提陈欣雪?”

    听他隐晦地说到了陈欣雪,宋秉爵脸上的笑意越发浓盛,却也越发吓人:

    “世人皆知前一任宋夫人已经逝世,可是我们彼此心里都清楚,谁知道她现在在哪里逍遥快活。”

    “你们陈家做了这么多恶心事情,怎么还好意思一口一个亲情?”

    他厌恶得不想多看他一眼,径直朝着门外离开了。

    宋秉爵很少这么言辞直接地说话,陈父徒劳无益地张了张嘴,最后还是没说出话来。

    “陈先生,请吧。”

    早就准备好了解约合同的韩修笑眯眯地把他从地上搀扶起来,在他混混沌沌迷迷糊糊的时候,握着他的手摁了摁红色的印泥,然后在乙方处摁下了清晰的指纹!

    见事情已经如此,陈父也知道如果再纠缠下去,不知道还会有什么更大的损失,略略稳住心神之后,就颤抖着手签了名。

    他签字之后,看向一直和和气气笑着的助理韩修,颤声问道:

    “韩特助,欣娆是我的宝贝命根子,我就想问问,你有没有什么方法能救救她……”

    “总裁吩咐过,说如果你想要救陈小姐,当然是要从被害人那方切入。”

    把合同规整完毕,韩修给他指了一条明路,“如果姜柠小姐能够不追究、你再花钱打理一下,我想,应该就没什么太大的问题了。”

    花了惨痛代价才买来的出路啊!

    一瞬间,陈父仿佛老了十几岁,饶是如此,他还是强自撑着道了谢,慢吞吞地走出了宋氏集团。

    看着陈父那副肉痛得不得了的模样,韩修忍俊不禁:

    “总裁,你这招未免也太阴了,就这么收回了陈家发财的命脉,以后只怕陈家的地位马上就要一落千丈了。”

    “关我什么事?生意场上无父子,他的东西没有达标,违背了合同,自然不能继续采用。”

    喝了一口咖啡,宋秉爵从顶楼上俯瞰着楼下的景色,路上行人如织车水马龙,一片繁华景象。

    “这倒也是,老家伙的胃口未免也太大了,从前的小打小闹也就算了,这次……”

    “欲壑难平。”

    突然心有感慨,宋秉爵的脸上浮现出了为数不多的迷惘,他的眼里有着疑问:

    “有时候我也会问自己,究竟要走到哪一步才算是完。我曾经以为,接手龙宫之后,我就算成功了,可是后来我知道又要拓展势力范围接手宋氏集团之后,我以为维持这样的经济体量就足矣,后来却萌发了更大的野心……”

    “正如主上所说,野心是永无止境的。”

    看着这一道高大的背影,韩修打从心眼里佩服,他追随他多年,人前,他们是上下级,背地里,更像是相知多年的老友。

    “最近,宫里有没有什么异动?”

    负责掌管“龙宫”内部消息动向的韩修往往是最先知晓一切的人,他犹豫了一下,还是汇报道:

    “宫内有人对主上把十九驱逐出去感到不满。毕竟十九是目前宫内数一数二的高手。她对龙宫的忠诚也是日月可鉴。”

    “不。她忠诚的不是龙宫。”

    想到做错事之后还振振有词的十九,宋秉爵眼神一暗:

    “她忠诚的是我。”

    “主上是龙宫的领导者,这并不矛盾。属下实在想不出来她做错了什么。”

    对于他的话,韩修十分费解,在他心里,宋秉爵和“龙宫”是可以直接划等号的。

    “不。我是宋秉爵,而龙宫的领导人,以后会有更多。我需要的是她无条件听从宫主的命令,而不是事事围着我转。”

    他看了韩修一眼,内里的锋芒惊得他瞬间垂下了头:

    “是,属下明白了。”

    结束了一天的工作,许烁坐在轮椅上,他坐在顶楼的落地窗前,腿上搭着一条厚度适中的毛毯,他看着淅淅沥沥的雨,不少雨水顺着落地窗的玻璃滑了下来,形成一道雨幕,叫人看不清外面的景色。

    “总裁,思怡小姐说她今天要回家,您看……”

    几个月前还粗鄙不堪的司机如今已经穿上了齐齐整整的西装套装,每一颗扣子都一丝不苟,整个人就如同真正的知识分子一样:

    “现在正是王栋保举你进入王氏集团董事会的时候,我建议……”

    “好好安排一下。”

    他知道孰轻孰重,最近王栋对他是越来越赏识,他除了处理自家公司的事务之外。也协同处理王氏集团的事情。他的手段霸道老练,得到的反馈也不错,因此,王栋生出了要保举他进入董事会的意思。

    “是。”

    知道他的这个“好好安排”指的是什么,司机恭恭敬敬地退了下去。

    回到家里,许菲菲已经跟王思怡给她介绍的富二代男友搬出去住了,偌大的别墅里,就只有他和王思怡两个人,倒真的算得上是小两口了。

    今天,王思怡难得地穿上了一件偏向保守的裙子,她和许烁一直没有怎么亲热过,看来许烁并不喜欢这种太过暴露的。

    见到许烁自己推着轮椅进来了,王思怡赶紧从座位上站了起来,竟然是没人推他,忍不住嗔怪道:

    “你怎么不知道叫我呢?”

    今天的她穿着一身柔和的蓝白色连衣裙,一向五颜六色的头发染回了黑色,拉直回来,披散在身后,看起来当真有几分纯真的感觉。

    只可惜因为常年的夜生活,她眼部的皮肤已经松松垮垮了,细纹也很多,看起来老了许多,她仍旧不自知,兀自在那里说话:

    “司机也真是的,明知道你行动不便也不帮你。”

    “怪他做什么?”

    微笑着看了她一眼,许烁被她推到了餐桌旁,厨师等人垂手站在一旁,他扫了一眼桌上的饭菜,里面有一道是王思怡特别喜欢吃的牛肉煲,便亲自用公筷夹了些放到她的碗里:

    “我最近工作实在是太忙了,都冷落了你。要不是你回来,我不知道要在公司里加班加到什么时候。”

    “阿烁,我们现在已经很有钱了,何必这样拼命呢?”

    她的手顺势抚上了许烁的,一下一下地在他的手心里打着转。

    看到她炽热的眼神,许烁嘴角的弧度变得玄妙而又冷漠,他的语气却还是温柔极了:

    “这不仅仅是为了你我着想,我们两个过一段时间就该要孩子了,我想给我们的孩子最好的。只要一想到如果我们的孩子要和那些看不上你的姑姑伯伯们的孩子们享受同等的教育和物质环境,我就觉得心痛。”

    在此之前,王思怡从来没想过自己和许烁会有孩子,她之前也曾经因为追求无上的快感而没带套,怀上孩子都直接打掉了,这次……

    “如果有了孩子,我一定会把这世上所有的东西都给他。”

    看到如是说的许烁,王思怡心里一片柔软,她点了点头,手指更是在许烁的手心里挠痒痒:

    “既然这样,那我们就开始……造人计划吧。”

    他的瞳孔里闪过厌恶之情,恨不得立马就把手收回来,可是却还是强自忍住了,他微微一笑:

    “吃完饭再说。”

    她把他的意思误以为是吃完饭就上床,眼角眉梢都荡漾起了春意,看着他的眸子也变得妩媚多情:

    “都听阿烁的。”

    这种惺惺作态简直要让许烁当场呕吐出来,他掐了掐自己的腿,这才堪堪忍下来:

    “好。”

    “嗯……还要……”

    女人迷糊又欲求不满的叫声在房间里萦绕着,从王思怡的角度看过去,身下骑着的男人正是一脸爱意的许烁,她抱着他的头吻了下去,根本没注意到房间里其余的两个人。

    而在许烁和司机的眼里,一脸迷乱的王思怡正在和一个陌生男人翻来覆去,她嘴里不断地呻吟着,真是放荡到了极点。

    “已经全部拍下来了。”

    看了看手上的摄像机,司机恭敬地答道,他看了一眼还沉醉在药效里的王思怡:

    “这种缅甸过来的药真好使,以后对付这个女人就用它了。”

    “尽量减少和她不必要的见面。”

    一想到自己要频繁应对这种令他作呕的女人,许烁的脸色就变得很难看,等这次他进了董事会接近核心权力之后,王思怡这枚棋子,也到了该丢掉的时候了。

    “这次的男人又是从哪里找的?”

    看着快要被王思怡榨干了的丑陋男人,许烁问道。

    “从大街上找了一个乞丐,把他带到宾馆洗了洗送过来的。”

    拍了拍胸脯,司机给了他一个让他放心的眼神:

    “他神智不清楚,脑子有些毛病。你放心,绝对不会留下什么证据的。”www.gebiq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