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综合小说 > 婚不过时:总裁夫人有礼了 > 第217章 交换条件
    “以前的时候,你多看小斯一眼,都觉得嫌弃,怎么现在倒是吵着要见他?”

    毫不给他留情面,宋秉爵知道他在这个时候突然提起小斯,绝对是另有目的,便不徐不疾地道:

    “小斯去玩儿了。”

    “去哪里玩了?快把他叫回来。爷爷来了,他难道不应该回家看看?”

    知道小斯绝对不是出去玩了,宋老爷子气定神闲地道,原本小斯这个筹码是他为了彻底弄走慕晚安准备的,但是现在也只能先以此作为要求让他放了陈欣娆。

    定定地看着一副胜券在握的表情的父亲,宋秉爵轻声笑了出来,也不绕弯子,直接道:

    “看来是你把小斯弄走了啊。”

    “你在说些什么?!”

    面上露出惊讶的表情,宋老爷子一副极其无辜的样子,他眉头紧蹙着,“听你的意思,小斯根本就不是去玩儿了?而是不见了?”

    “是啊,你一直以来都十分不待见的那个孙子没了。你现在是不是觉得终于有一件事顺了你的心意?”

    冷眼看着他继续演戏,宋秉爵语气冷淡,“看来上天对你还是不薄。”

    “你在这里胡说八道些什么?小斯虽然有缺陷,但是他也是我的孙子!宋家养他也是养得起的!”

    皱了皱眉头,宋老爷子竭力表现出他对小斯的重视和喜爱:

    “他只不过是不会说话而已!”

    “你又说错了。”

    慢条斯理地打断了他的话,宋秉爵安抚性地拍了拍因为气愤而紧紧地抓住自己的慕晚安的手,然后转头看着宋镇国:

    “小斯会说话,只不过他不跟不喜欢的人说话而已。”

    被他的话气得脸色涨得通红,宋老爷子竭力稳住了自己的情绪,看着他:

    “他喜欢我也好不喜欢我也罢,我是他的爷爷,这一点无可辩驳!难道这年头爷爷连自己的亲孙子都不能见?哪里有这样的道理?”

    “我怎么觉得不对劲呢?听你们的对话,小斯是不见了吗?”

    努力把话题重新引到小斯身上来,陈父一脸震惊地看着宋秉爵,把谴责的目光投向了慕晚安:

    “是因为信任你,因为小斯喜欢你,我们才一直对你的种种行径忍气吞声,没想到你竟然把小斯弄丢了!我可怜的小斯啊他是我大女儿唯一留给我的念想了”

    说到动情的地方,陈父还流下了两滴眼泪,看起来还真是极其感人呢!

    被他指责别的,慕晚安都能理直气壮地回过去,但是唯有在小斯的事情上,她没有办法做到这样。

    她沉默了。

    “我的外孙哟!”

    见牙尖嘴利的慕晚安竟然无话可说了,陈母也知道了小斯是她的死穴,便也挥着小手绢哭天抢地起来:

    “真是倒了八辈子的血霉才遇到这种保姆!享受着这么好的待遇,结果把我的宝贝外孙给弄丢了!我怀疑她是故意的、想上位宋夫人,这才故意把小斯弄丢!”

    “我不是!陈夫人,在没有弄清楚事情真相之前,我劝你最好不要血口喷人。”

    尽管十分内疚自己把小斯弄丢了,但是慕晚安也不愿意让别人恶意揣测自己,她看着哭得极其虚假的陈母,坚定地道:

    “如果你真的担心小斯,现在要做的不是在这里一个劲地指责我,而是想办法,把小斯找到。”

    “你把孩子弄丢了你还有理了是吧?”

    知道自己说不过她,陈母满是鄙夷地看了她一眼,然后不客气地道:

    “秉爵啊,这件事你可一定要给我们一个交代,小斯不仅是你的儿子,也是我们的外孙,你可不能因为喜欢慕晚安,就连自己的儿子也不要了!”

    “一个为了财富连亲生女儿都可以不要的人,有什么资格在这里教训我?”

    对自己的父亲都毫不留情面,宋秉爵更不会给这位“岳母”什么脸面,他只不过淡淡扫了她一眼就重新把视线放回了仍旧在生气的宋镇国身上:

    “看来,那个女人在你心里的地位还真是一如既往的高。如果不是还保留了那么一丝丝理智,你只怕是要把宋氏集团拱手让给陈家。”

    陈父和陈母听到这句话,先是愣了一下,然后彼此对视一眼,都在对方眼里看到了深深的疑惑,宋镇国则是大口大口地喘着气,看着这个把自己不为人知的心思全部说出来的儿子,眼里满满都是被说中心事后的恼羞成怒:

    “你在这里胡说什么?你又以为自己知道了些什么?我奉劝你最好是少管这些事!别想着说这些话来转移话题!”

    看了一眼被他护得紧紧的慕晚安,老爷子冷哼一声,“这个女人弄丢了我们宋家的血脉,无论如何都不能继续留在你身边了至于欣娆,我就问你一句,你到底是放,还是不放?”

    “这个问题,可不是我能回答的。”

    俨然是一副公事公办的态度,宋秉爵缓缓道:

    “她犯了法,这件事要去问公检法,而不是抓着我在这里问。还是说,父亲你以为这里还是你当年一手掌控的市?”

    “不管这里是不是我当年掌控的市,但是你是我的儿子,这一点毋庸置疑!如果你想要继续维持这种相安无事的状态,今天就必须给我一句准话,陈欣娆,你到底是放,还是不放?”

    眼前高大的男人是自己一手带出来的接班人,他如同他想要的一样冷漠、果敢,但是如果他不再听自己的话,那么也没有用!

    看到老爷子眼里折射出来的冷芒,宋秉爵的神色也渐渐冷了下来,他带着漫不经心的嘲讽之意,提出了自己的条件:

    “既然你先让了一步,那我也不要求多的,把小斯送回来。”

    “小斯不是慕晚安这女人弄丢了吗?怎么会在我这里?”

    见他有松动了,宋老爷子犹自不甘心,他脸上露出了一副不关他的事的表情,“一个对你的儿子都不上心的女人,你又何必把她留在身边?”

    “且不说晚晚对小斯上不上心,如果按照你的这种理论,一个对我儿子都不上心的爷爷,那我是不是也要把你赶出去?”

    看着宋镇国瞬间被气得铁青的脸色,宋秉爵露出了一抹微笑,极其疏离冷漠:

    “既然你费尽心思把小斯弄到了你那里,那我也就不接回来了。三天之后,如果小斯没有回来,那你们就等着陈欣娆的事情登上新闻联播吧!”

    “老爷,这要是这样,欣娆可就全毁了啊!”

    听他这么说,陈母吓了一跳,事情发展到了这一步,她也不指望能把这个狐狸精撵走了,反正姜柠什么的都一样有威胁:

    “我们还是答应了吧!”

    “那你的意思是,小斯什么时候找到,你就会什么时候放了欣娆?”

    没想到自己都这样步步紧逼了,他还是护着那个慕晚安!

    宋老爷子眼里划过一丝不甘,可是眼下又没有更好的方法了,他只能答应了:

    “只要欣娆能够平安无事地出来,别的我也不会追究。至于小斯,他等一会儿就会回来。”

    “这么说,小斯还真是你接走了?”

    老头子脸上没有一丝不自然或者羞愧之意,看得慕晚安气愤不已,宋秉爵抓住了她的手,问了出来:

    “把一个孩子丢到潲水桶里带出来,然后以此为要挟父亲,你可真是我的好爸爸。”

    这一番夹枪带棒的话,听得宋镇国刚刚好了几分的脸色又沉了下去,他拍了拍沙发,“要不是你连我的话都不听了,我又何至于出此下策?就算小斯有毛病,那也是我宋家的血脉!”

    “老先生,我之前就说了,小斯没有病。他和所有同龄的孩子一样,会跑会跳,他也会伤心也会高兴,是什么给了你错觉,让你以为他是有毛病的?”

    听到他一而再再而三地强调小斯“有毛病”,慕晚安紧紧地蹙起了眉,她的脸上满满都是质问之意:

    “说什么他有毛病,也是你们宋家的血脉,我看你是根本不想承认小斯的存在吧?”

    “这里的事情,哪里轮得到你插嘴?”

    不想跟慕晚安这样的女人争论,宋老爷子轻蔑地哼了一声:

    “你是怀胎十月生下了他,还是你是宋秉爵明媒正娶的妻子?你什么都不是,有什么立场在这里问我?真是不知所谓!”

    “凭她是我宋秉爵认定的女人。”

    注意到她微微紧绷着的身体,宋秉爵知道她是被宋老爷子对小斯那种宛如对待一个物品的态度气到了,他直接下了逐客令:

    “你来这里如果是想羞辱我的妻儿,那还请你离开。继续让你留在这里,只会让我们都不高兴。”

    “我回国了,怎么,不让我跟自己的儿子住在一起,还要让我去别的地方住吗?”

    没想到他如今竟然这么猖狂地对自己,宋老爷子面子上有些过不去,他正想说自己就在这里哪里也不去的时候,宋秉爵又幽幽地开口道:

    “你回国已经有几天了,不也一直没有回这里?”www.gebiq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