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综合小说 > 婚不过时:总裁夫人有礼了 > 第224章 失踪
    “宋秉爵!你难道要跟侮辱你父亲的人继续来往?!”

    好不容易平复了心情的宋镇国在陈欣娆和助理的帮助下服了药,整个人才好了一点,他恶狠狠地瞪着这个华服公子:

    “难道你要为了那一丁点利益、为了这么一个不知所谓的女人出卖你的父亲?”

    这是给宋秉爵扣了一顶大帽子。

    如果宋秉爵一意孤行,那么在众人眼里,他的形象会有极其大的损坏。

    不过,他从来也没在意过这些东西就是了。

    他看着几近于无理取闹的宋镇国,直接带着慕晚安离开了这里。

    这个态度很明显了。

    “宋哥真是有骨气。”

    嘿嘿一笑,程无双又看了一眼被气得全身都在发抖的宋镇国,眼珠子滴溜溜地转了转,高声道:

    “我还真是没见过这样的父亲!别人父亲有什么事情都是关起门来说,偏偏就这位,非得把这些事闹到台面上来,这不是坑儿子吗?”

    话音刚落,有几个人也觉得有道理,纷纷点头,“今天这件事,的确是宋老爷子太过火了,这年头都已经是自由恋爱了……再说了,就算是商业联姻,那陈家算是什么有钱人家?很一般嘛!”

    站在人群里,陈欣娆搀扶着宋镇国,只觉得脸上一阵一阵的难堪,今天来这里不仅目的没达到,还硬生生叫人看了一场笑话!

    “伯父,我们先去休息室坐坐吧。”

    尽管心里恼恨宋老爷子态度太过强硬,搞砸了一切,但是陈欣娆还是不得不妥帖地扶着他先往休息室去了。她眼下唯一的助力,也只有这位老爷子了。

    “是宋秉爵配不上你!”

    喝了几口水又休息了一会儿的老爷子总算缓过来了,他不住地喘着粗气,过了许久之后才突然冒出来这样一句话。

    陈欣娆心中一惊,不知道他这是什么意思,便低着头道:

    “伯父,你在说什么?感情这种事,哪里有什么配不配得上的……我喜欢秉爵哥哥,哪怕他不喜欢我,我也愿意追随着他。”

    “他现在身边可是一群莺莺燕燕!什么慕晚安什么姜柠……我看着都来气!”

    想起他为了慕晚安,竟然在这么多人面前落自己的面子,宋镇国就忍不住来气,更不用说陈年旧事被翻出来,他在众人心里的地位,只怕是又要跌了一重!

    “秉爵哥哥现在也已经是成年人了,你继续这么强硬地要挟他,尤其还是在这么多人面前,他为了彰显自己的能力,肯定是不会乖乖按你说的来的。”

    从宋镇国助理手里接过来一碗人参燕窝,陈欣娆脸上写满了体谅和宽慰之意,她劝说道:

    “我不认为秉爵哥哥是真心对你不敬,所以,伯父,一切都急不得,徐徐图之才是真的。等到秉爵哥哥再经历一些事情,他就自然明白你的苦心了。”

    “也就只有你,才能这么乖巧懂事了。”

    听着她的话,宋老爷子长叹了一口气,他不明白自己为宋秉爵选的陈欣娆哪里不好了,温柔体贴识大体,“我看他是被人下了降头,才会这么痴迷于那两个狐狸精!”

    伺候完老爷子用了人参燕窝,陈欣娆从休息室里走了出来,距离刚才已经过了一段时间了,那些看戏的人倒也没有跑过来落井下石,陈欣娆心里松了一口气,从侍者手里接过了一杯酒,然后在人群里搜寻着宋秉爵的身影。

    看着他带着慕晚安跟程无双一同聊天的样子,陈欣娆是多么希望陪在他身边的是自己!可是有程无双那个说话不留情面的男人在那里,她也不好过去。

    过了一会儿,慕晚安竟然先行离开了,陈欣娆瞅着这个机会,也跟了上去。

    尾随着她一路到了卫生间,陈欣娆刚进卫生间就把门带上了,她看着一脸惊诧的慕晚安,微微一笑:

    “怎么?看到我出现在这里很惊讶?”

    “是啊,毕竟这个时候你应该要照顾宋老先生。”

    看着面上柔和的陈欣娆,慕晚安心中却骤然升起了更大的不安的感觉,她说着客套话:

    “比起我,你的脾气真是好了太多,宋老爷子的脾气我反正是招架不住的。”

    “哪里,如果你能够用真心换真心,就会发现,宋伯父不是你想象的那样。”

    对着慕晚安,陈欣娆也一改从前的趾高气扬,她温温柔柔一笑,从自己随身的的小包里拿出口红,对着镜子细致的补妆,似乎她尾随她来这里,真的只是为了化妆。

    这番话说得很有意思。

    不禁莞尔一笑,慕晚安道:

    “我这个人,无欲无求惯了,也不愿意去宋老先生那里去讨个没趣。我既然对他无所求,自然也没想过以心换心地相交。不过陈小姐的为人处世,倒是让我很欣赏。”

    这是在暗讽自己是别有所求才对宋老先生这样好?

    脸上的笑容僵了僵,她正想说点什么,她面前的慕晚安身子却突然一歪倒在了地上,正吃惊的时候,她的脖颈上也被大力一敲,很快她也不省人事地晕了过去。

    把怀中的女人放在了车后座上,柳子澄绑住她的手脚之后,这才放松下来,满是痴迷地看着这张令他魂牵梦萦许久的脸,他伸手在她的脸上抚了抚,那种光滑的触感简直令他欲罢不能。还是前面的司机有几分看不下去了,提醒道:

    “少爷,你赶紧回宴会上面去吧,你出来时间过久了,夫人一定会生出疑心的。”

    “按照我交代的去做,知道了吗?”

    还是有些不放心,柳子澄再三嘱咐这位手下:

    “……上船的时候……”

    看到那辆车驶离自己的视线之后,柳子澄的心不知为何却越发的不安起来,他揪了揪自己的领结,让自己放松一些,然后这才朝着宴会厅一步一步走去。

    “……水、水……”

    慢慢醒过来的陈欣娆眼前仍是一片混沌,她感觉到自己的脖颈处一阵巨大的痛楚传了过来,过了好一会儿,她才看清楚自己所在的地方。

    是克莱蒂亚海湾酒店的休息室里。

    在旁人的搀扶下她坐起身来,看着围在自己身侧的人,眼泪立马就掉了下来:

    “伯父、姐夫,为什么在这里还会发生这样的事情……我好害怕、真的好害怕……”

    “慕晚安呢?按照监控显示,你跟着她走了一路,你们两个人的身影一起消失在通往厕所的那个走廊。为什么现在只有你一个人在这里?”

    根本不管她是刚刚醒过来,宋秉爵眼里没有丝毫的怜惜,鹰隼一样锐利的眼眸紧紧地攥住她:

    “安保这么严密的酒店,根本不可能有人冲进来绑架……只有可能是参加晚宴的内部人员做出来的事情。今天来的人里面,我实在是找不出第二个会对晚晚怀有恨意的人。”

    “你在胡说些什么?明明欣娆也是受害者!她刚刚才醒过来,你这样怀疑她?!”

    看到陈欣娆泫然欲泣的模样,在一边侯着的宋老爷子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然后沉声道:

    “你不要在这里搞什么阴谋论!依我看,是慕晚安打晕了欣娆,然后自己跑掉了!今天也总算是让她看清楚了自己和宋家之间的差距。走了也好,省的我还要亲自出马去赶她走。”

    “不是她做的?那你解释为什么她会出现在这里?她是最后一个见过慕晚安的人!你觉得晚晚会因为你们离开我?真是可笑!”

    知道事情必定不是如同他说的那样,宋秉爵把视线重新移回了陈欣娆身上,一双眸子发红,几欲吃人的模样,吓得陈欣娆情不自禁地抖了起来:

    “姐夫,我说了,我真的不知道慕小姐去哪里了……我和她一起去卫生间补妆,她先出去了,然后我就被人打晕了……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也许、也许她去见朋友了?”

    “你最好是祈祷慕晚安没有事,不然的话,就算宋镇国在这里,也保不住你们陈家!”

    稍微找回了些理智,宋秉爵看了一眼抖若筛糠的女人,又轻蔑地看了一眼脸色铁青的老爷子,“在找到晚晚之前,留在这里,哪里也不许去!”

    他刚刚带着自己的人离开,陈欣娆的眼泪就大颗大颗地掉了下来,看得宋镇国心疼不已,却还是带着些许怀疑地道:

    “欣娆,没人了,你跟我说一句实话,这件事是不是真的跟你没关系?”

    “伯父……”

    没想到宋镇国居然会对自己产生怀疑,陈欣娆不由得怔了怔,立马又掉起了眼泪,她抽抽噎噎地道:

    “伯父,姐夫怀疑我也就算了……可是你怎么能怀疑我呢?我刚刚才醒过来,难不成是我自己打了自己?”

    “真的不关你的事?”

    重复问了一遍,得到的还是一样的回答,宋老爷子这才放下心来,他叹了一口气安抚她道:

    “我是怕你卷进来,如果真是你做的,我还可以为你筹谋、遮掩一二……现在不是你做的,那我也放心了。”www.gebiq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