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综合小说 > 婚不过时:总裁夫人有礼了 > 第229章 露出踪迹
    从椅子上站起来,宋秉爵捏了捏眉心处,他俯瞰着楼下的风景,原本只是想放松一下筋骨,却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

    有没有可能,是自己调查的方向错了?

    自己一直是从自己的敌人开始入手调查,疑心是自己的对手把她抓了过去企图威胁自己,可是现在已经过了四十八小时,如果他们真的要用慕晚安来威胁自己,为什么现在还没有提出条件?

    思及此,他脑海里突然闪过了那艘豪华邮轮,那艘船开往英国!

    “韩修!”

    他高声叫着韩修,等韩修匆匆忙忙地进来之后,他道:

    “暂时中止对西欧那边的调查,我要那天从港口离开的游轮的乘客名单,最好是能弄到它的停靠口岸的监控录像。”

    “总裁你是怀疑慕小姐被人运上了那艘船?”

    皱着眉头,韩修现在都还记得那个港口负责人曾经的介绍,“可是不是说那艘船从半年前就开始对外预订乘客了吗?”

    “那个人既然能肆无忌惮地在大陆杀人,把人弄上游轮又有什么稀奇的?”

    是他太大意了,他以为避开了第一道疑阵就没事了,但是没想到还有第二个盲点!

    “我马上就去调查。”

    得到指令的韩修走了出去,宋秉爵松了一口气,他又重新在沙发上坐了下来。

    等韩修以最快的速度整理好了资料之后,推门进来看到的就是宋秉爵偏在沙发上睡过去的情景,他叹了一口气,正想拉起旁边的毯子给他盖上的时候,他却猛然睁开了眼。

    “总裁,我们已经发现了慕小姐的行踪,你还是先趁着这个时间好好休息吧,我已经调派人手过去了。”

    看着宋秉爵眼下明显的乌青色,韩修不免有些担心,他劝道:

    “已经有了慕小姐的下落了,就不必这么着急了。”

    “对方是什么人?”

    把盖在身上的毯子掀开,宋秉爵转而提起了其他的事情,他皱着眉头问道:

    “是谁这么猖狂?”

    “是蛇头。”

    把手里的影像截图递了过去,韩修有些疑惑:

    “这个人是蛇头里最有名的杀手之一,名叫亚,曾经在国际杀手榜上排到了第四,他把慕小姐带下了游轮。我们跟踪车牌之后,发现他们在伦敦郊区的一座庄园里面。不过,看着慕小姐的举动,并没有太过排斥,是不是她认识、或者之前接触过这个亚?”

    “暂时还不知道。”

    按了按自己的太阳穴,宋秉爵现在并不想知道她和亚到底认不认识,他只想马上把她接回来:

    “马上从法国那边调派一些人去英国。还有,最好是能摸清楚蛇头首领的来历。能够直接调动一个杀手榜上排名前列的人去带慕晚安回法国,想必一定是出自他们首领的旨意。”

    “是。”

    “现在有没有飞往英国的航班?”

    得到了她的行踪,他一刻都不想耽搁,他轻轻敲了敲桌面:

    “如果没有,直接调用私家飞机。”

    半个小时之后,此时已是夕阳西下的时分,宋秉爵穿着一身黑色的大衣,带着一列人马行色匆匆地赶到了机场,正要登机的时候,宋老爷子却赶到了,他杵着拐杖快步走着,脸上满满都是怒意:

    “宋秉爵,你给我站住!”

    在前面走着的宋秉爵回头看了一眼,脚步缓了缓,却依旧没有停下,宋老爷子气得把手上的拐杖狠狠地往宋秉爵的方向扔过去,站在原地跺脚:

    “我原本以为你让那个姓慕的女人出来抛头露脸已经是脑子发晕了!现在你竟然要为了这么一个女人以身涉险!”

    拐杖不偏不倚,正好扔到了宋秉爵身后的地方,如果他停了下来,砸到的可能就是宋秉爵的头里。

    听到拐杖砸在身后的声音,宋秉爵的脚步停了下来,他转身,满眼寒霜地看着也愣在原地的宋镇国,冷冷一笑:

    “怎么,不按照你的话行事,你就要杀了我是吗?”

    没想到自己的准头那么好,宋镇国也愣在了原地,至于追着赶过来的陈欣娆心更是悬到了嗓子眼,看到还差着那么一点点地方,她这才放下心来。

    “秉爵哥哥,你、你千万不要生气,伯父是担心你为了救慕晚安会有危险,才这样的……他并不是真的想要打你……”

    气喘吁吁地跑到了宋镇国身边,陈欣娆情真意切地劝道:

    “秉爵哥哥,我知道你想要救晚安姐,可是、可是,这一趟过去实在是太危险了,我求求你,你让别人去就行了,你千万别把自己搭进去啊!”

    “你真要为了那个女人去英国?”

    看着眼前比自己还高的儿子,宋镇国恨铁不成钢地道:

    “这世上有那么多女人,没了她你就活不下去了吗?你身边哪个女人不比她好?就算是那个干着下九流行当的姜柠,也比她慕晚安好得多!”

    “这是父亲你真实的想法吧。”

    看着眼前满脸哀痛之意的父亲,宋秉爵脸上突然露出了一抹释然的笑容,“如果母亲早点听到你这句话,也不用在病床上苦苦挣扎那么久。”

    “这又关你妈什么事?”

    提起宋秉爵的母亲,宋镇国脸上出现了一瞬间的僵硬和不自然,他提高了声音:

    “你别想着说这些有的没的分散我的注意力!”

    “母亲躺在病床上的时候,你想的也是这世界上有那么多女人,她也算不上什么特别的吧。所以,你把时间用在了应酬上面,连去医院看望她的时候,衬衣上面都还带着口红印子。”

    静静地看着眼前的男人,宋秉爵看着这个被自己称为“父亲”的男人,他沧桑的老脸上并没有丝毫的后悔之意:

    “也许在你眼里,我妈这样的女人除了漂亮以外一无是处,但正是这么一个女人,她给了你完全不一样的人生。没有她,你现在说不定还只是一个打工仔。”

    “你胡说些什么!”

    老脸涨得通红,宋镇国恨不得自己从来没生过这儿子,“我和你母亲的事情轮不到你在这里说道!”

    “那我和我女人的事情,你又有什么资格在这里指手画脚?”

    看着被自己气得跳脚的宋镇国,宋秉爵冷冷一笑:

    “你已经老了,就应该服老,与其在这里像个跳梁小丑一样吃力不讨好,还不如好好待在法国颐养天年。”

    “秉爵哥哥,你怎么能这么说?你以前从来不是这样的……自从你跟慕晚安在一起之后,你整个人就变了!”

    一边拍着宋老爷子的背给他顺气,陈欣娆一边用略略带着谴责和指控的眼神看着他,声音渐渐地带上了哽咽:

    “从前的时候你对我也没有这么冷漠……虽然我知道有时候我会给你造成困扰,可是你也不会这么对我……一切从慕晚安出现在你身边的时候,你就变了!”

    “听听、听听!慕晚安这个女人正在无声无息地影响着你,你自己还浑然不觉,直到现在你心里想着的还是那个女人!”

    略略清醒过来的宋镇国露出了心痛的表情,他摇摇头、一副宋秉爵已经病入膏肓无可救药的模样:

    “你如果继续这样,我只能考虑暂时让你从现在的位置上退下来,你好好清醒之后再回来做事。”

    “你要是有这个能力办得到,尽管拿去。”

    冷哼了一声,宋秉爵不以为然,他不再管他们,径直朝着登机口走了过去。

    “这下该怎么办?伯父,秉爵哥哥还是去了。”

    看着宋秉爵头也不回离开的背影,陈欣娆的手攥得紧紧的,她之前还天真地以为,姜柠出现之后,慕晚安就算不得什么了,结果这一次,倒是让宋秉爵原形毕露!

    “他是时候该吃点苦头了。”

    在这么多人面前,他丝毫没有顾及自己这个做父亲的面子,宋镇国眼睛不由得眯了眯,“一路走过来他都太顺利了,如果能让他吃点苦头,那是再好不过了。”

    “可是……”

    心中还是有几分不甘心,难道就眼睁睁看着他把慕晚安救回来?陈欣娆看着他离开的方向,还是有些不能释怀,她叹了一口气,面上却是一副真心为宋秉爵着想的模样:

    “这样为慕晚安得罪了那些外国的黑帮组织,我怕秉爵哥哥以后会有危险。”

    “你这样为他事事谋划担忧,他却不知道为你多做打算。我看在眼里,都十分为你可惜。”

    看了一眼陈欣娆,宋镇国眼里有着怜爱,他后半生生最得意的事情,莫过于将陈欣娆培养得如此出色、如此接近于她,陈欣娆在眼前,就如同她还生动地存在于他的世界里一样。

    “至少还有伯父知道我是真心爱着他的。”

    露出了一抹惹人怜爱的笑容,陈欣娆低下头来:

    “我还能够帮着秉爵哥哥照顾他的亲人,也能够时不时地看见他……这样我就觉得很满足了。”

    被她这么一说,宋老爷子又有了新的思量,他想了想,道:

    “那个女人一直住在御龙湾的房子里,那里只有他们两个人,日久难免生情。”www.gebiqu.com